倒數時光 第一部 第三十章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第一部 第三十章
教室裡一片寂靜,只聽見魏濟陽吃著犯的餐具碰撞聲,墨俞聽著遠方的蟬鳴耐心的等待。
濟陽吃完後慢條斯理的收拾自己和桌子,隨後直接離開,讓墨俞有些措手不及。
說遲得快,一道身影沖進了教室一把揪住了魏濟陽,墨俞定眼一看發現是一位粗曠的男子,這男子大吼:「魏濟陽你又闖了什麼禍?」
濟陽像隻小貓咪一樣被拎了起來,原本冷淡的神情瞬間崩壞,只能掙扎著說:「你這大叔不要仗著自己高就老是這樣,放我下來。」
墨俞總覺得有種既視感,不禁笑出聲來隨後又有些感慨。
粗曠男子聽到聲音這才轉頭看像墨俞客氣的說:「檢察官先生不好意思,這小子有點沒禮貌,我之後會再跟他談談,但不知檢察官先生怎麼會親自來到學校還到處亂跑,這恐怕也不太好吧?檢察官先生不是應該在校長室等我們請學生過去就行了嗎?」
墨俞認真的端詳一下男子,雖然一開始氣勢洶洶的訓斥了一下濟陽,後面一大串卻明裡暗裡都是在指責墨俞亂跑,酸味十足。
看著男子像護崽子般遮住濟陽,墨俞盯著男子的軍服前的姓名微笑著解釋:「剛剛聽說校長出去參加聚餐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所以就先到處晃晃,剛好看到濟陽小朋友一個人在吃飯就先來關心他一下,順便看能不能問問他一些問題,看您的制服看來您是李建國教官吧?剛剛沒看清楚以為是體育老師呢?」
兩人之間似乎一觸即發,但隨後又掛起文明人的虛假微笑,魏濟陽因為被擋在後頭所以看不清兩人的表情,只好急忙地說:「建國教官,他只是想問一下我的家庭狀況而已,教官你不是等一下還要開會,我簡單說明一下就行了。是吧?檢察官哥哥?」
李建國看了一眼濟陽,隨後讓開的身子,不過他沒有離開的意思,蹙著眉頭兩手抱胸的看著兩人,墨俞打開了手機錄音。
濟陽抹了抹臉才開口說:「那時候我年紀還小,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後來才聽我媽喝醉時自己說出來的以及當時的鄰居們說的。我媽做的行業比較特殊,工作壓力很大,偏偏又遇到許多爛人,所以最終沉迷於宗教,即使我還是個嬰兒也會徹夜不歸,所以有時是聽到我哭的鄰居偶爾會來照顧我,有時是我哥會幫忙泡牛奶,只是後來我哥開始會央求我媽在鄰居照顧我時帶他一起出去,後來聽說我哥在外面亂跑還跟鄰居說有許多奇怪的女人在那些宗教場所惹我媽不高興,我媽知道我哥非常害怕一個人待在家。」
濟陽吞了吞口水繼續說:「為了懲罰他,我媽把我哥單獨留在家,把我抱走以免鄰居又跑來家裡,結果那天晚上鄰居們聽到重物落地的聲音,才發現我哥已經墜樓死了,我媽當時雖然有被調查,但因為她哭得聲淚俱下,加上她有不在場證明排除了他殺的嫌疑,兒虐的部分只有鄰居的證詞,但我媽靠著自己的姿色賄絡了當時的法官,只被判了緩刑,我被送到中途之家一陣子後,因為資源缺僅,法院就判決我媽犯後態度良好就送我到我媽身邊,但回家後發現我媽還是老樣子甚至變本加厲。」
最後他輕輕的說:「上面這些都是我媽喝醉後說的,我後來也有找到當時的鄰居問過,全部就是這些。」
墨俞觀察著濟陽的神色有無異常,最後點點頭看似隨意的詢問:「你知道你媽沉迷的宗教叫甚麼嗎?」
***
結束後,李建國送墨俞出校門。
路上李建國沉默了一會兒後說:「林檢察官,濟陽這孩子的家庭情況不好,我們學校基本上中午是允許學生出校門吃飯的,他有時候會去打些零工賺取生活費有時會稍微遲到,我想應該不算逃學,如果可以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如何?」
墨俞笑咪咪的說:「李教官對學生還真上心,這事學校應該通報給社工處理吧。」
李建國沒有得到承諾咬著牙說:「灣國社工短缺哪顧得來,這孩子是個棟樑之才,他在電腦方面很有天分,家境不好仍有保持學業考上敝校,如果可以希望檢察官能慎重考慮這件事。」
墨俞意味深長的看了李建國一會兒才笑著說:「畢竟貴校是市內第一學府高中,我們當然是盡量配合。」
看著墨俞轉身離去,李建國這才鬆了一口氣咕噥:「明明不是檢察官的權責,手還伸那麼長,還以為我們不懂法律的人呢,事情要是鬧大了我還不舉發你濫用身分。」
***
離開學校後開車前往趙翔的家,探望行動不便又賦閒在家的友人。
一開門就接收到趙翔幽怨的眼神,墨俞聳聳肩問:「看來沒啥大事。」
趙翔沒好氣的說:「醫院說骨頭沒事,但這扭傷就只能等他自己好了。」
墨俞走道趙翔身前蹲下,拿起冰袋後忍不住驚嘆:「腫得可真大!」
隨後拿起手機拍照,閃過趙翔爭搶的手順利的上傳社群媒體。
趙翔的手機隨即收到多條訊息,叮叮咚咚的聲音不絕於耳,伴隨著墨俞的笑聲,趙翔深呼吸後將手機關機,眼不見為淨。
為了堵住墨俞刺耳的笑聲,他無奈地問:「該認真了吧?」
墨俞果然收住了笑聲,轉而用力地戳了趙翔的腳踝,痛的趙翔哭了出來。
墨俞笑咪咪的說:「是該認真討論你為甚麼又受傷的這件事了~」
趙翔這下子除了眼淚和鼻水外,連冷汗都流了出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會員
52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白色沼澤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