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SM沒有香草想的那麼可怕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標題,也是整篇文章的重點講講述的東西。

對於一些人來說,提到BDSM,他們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但單獨說“SM”,其本上所有人都知道在說什麼。

但…是以為自己知道這是什麼,而不是真的了解到這是什麼。

刻板印象,會認為喜歡BDSM的,一定都是不正常的人才會去接觸這個圈子,那……正常、不正常很重要嗎?

若覺得這很重要的人,硬要分類,甚至很在意這點,我必須不客氣的說,這世道可能還真沒有多少所謂“正常人”了……

光是BDSM中的支配與臣服,要比較偏激一點的說法是,大家都在其中。

臣服者、員工、下屬、受薪階層,都在一邊。
支配者、老闆、主管、發薪階層,在另一邊。

差異性在於甘願與非甘願,以及志願與非志願。

我甘願為了生活臣服。
我志願為了臣服而臣服。
這是兩個不一樣的思維。

在BDSM的基礎通用規範中,光是支配與臣服,先決條件就必須在兩造雙方於建立不對等關係前,知情、同意、溝通。

而不是你覺得自己想支配、可以支配,就可以隨便支配誰,會這樣想的,大部份都是智障。

而且還是自以為是的那種智障。

BDSM之中,以有性調教來說,有一套說法是這樣,相較於香草式性愛,BDSM的性愛是更加成熟的一種方式,或者稱為“大人的遊戲”

至於為什麼用更加成熟、“大人的遊戲”來敘述呢?

以下是個人的觀點:

香草圈,或多或少都會使用性玩具吧?
BDSM圈也會,我們用得種類可能更多樣,甚至於我們會挑選、自製,我們覺得適合的“高功率”性玩具。

而有些香草可能會說,他們完全仰賴體力、技巧,根本不需要靠那些工具。

嗯哼,很棒,真的很棒。👍

我是做不到徒手讓我家的奴,持續1小時以上的陰蒂高潮,而且還每天。

有人能做到,我是真的佩服👏

香草偶爾也會玩玩角色扮演,我們也會,只是在於我們不限定在扮演職業,而是包含動物。

香草有些偶爾會玩玩手銬、小皮拍之類的輕度SM,建立於輕微的疼痛並快樂著的感受,我們同樣也會,只是我們對於拘束類、疼痛製造的級數,要求度、接受度、耐受度比較高。

甚至於我們對於“性高潮”,有著更多的獲取方式。

而以上這些,有時候是天生就有的傾向,有些是後天養成。

再說到支配與臣服,首先要提到的是支配者,這跟臉蛋身材、身份背景、社經地位等等,並沒有絕對的相關性。

這是現實世界,不是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那種刻意美化引人遐想到畫面,可以創造,但不是必有的東西。

那畢竟是電影、小說而已……

具備支配者特質的人可能是任何人,無論性別、職業、收入、背景等等…

相對來說,臣服者也是如此。

你以為很攻、很S的霸道總裁,可能是某個鄰居家小女孩的奴。

你以為平時看似溫柔和善的男性朋友、同事,可能是某個女高管的主人。

而BDSM中的主奴關係,隨時時間的演化,慢慢的發展成不同的形式的以下稱呼。

夫妻主奴、情侶主奴、夫妻、情侶皆奴、夫妻情侶皆主、主寵關係、主被關係、主臣關係等等。

而由香草圈走向BDSM圈,可以說是對於性慾的更高、更深入的追求,並不是需要“避之唯恐不及”的壞事。

舉例來說,不論是情侶、夫妻、約炮,你可能有過為數不多,但是卻令你永生難忘的性高潮體驗,那次體驗的強度,甚至讓你爽到事後直接暈睡過去。

回想起來是不是還想再體驗一次?

然而那難得一次的體驗,對我們而言,只是通常發揮,屬於常見的狀態。

也就是你覺得很稀奇,我們覺得很普通🤷

再舉例,現代人生活工作壓力大,有些人是利用做愛來獲得壓力的緩解惑釋放,讓自己能暫時忘卻煩惱、減輕負擔。

而在BDSM中,並不是只有“性愛”能起到這種程度的作用。

BDSM之中的各式“調教”也能對於特定性癖偏好的人,起到相對應得效果。

像最常在香草圈看到的問題:

真的有人甘願做奴做狗?
這樣鞭到都是瘀青真的會爽?

諸如此類的問題,當然答案是有人會,有人不會,而人很奇怪的事,他們不見得願意了解BDSM,但是卻敢於批判別人。

批判自己都不清楚不了解的事物,在懂的人眼裡,只會顯得很好笑。

不是圈內不想說明、解釋整個生態,而是圈外根本就沒多少人能平心靜氣的聽。

甚至當提問的時候,問題都參雜批判性、攻擊性,只會讓人覺得,你不是真的想理解,只是想找個突破口可以攻擊。

網路常見用語:性癖可以冷門,但不能邪門。

這句話還蠻常看到用於香草圈對BDSM圈說的,當然解讀不同,我們即便是冷門,但沒也還沒到邪門的程度。

香草還沒看過什麼叫真正邪門得勒,像是“兩女一杯”之類的(溫馨提醒,請勿在飯後搜尋)

畢竟每個人口味接受度不同,對於邪門的定義也不同,自然也有各自的標準判斷,但不會刻意去批判,最多是以:這我不行帶過。

以性慾的追求為基礎來解釋,香草式性愛與BDSM中的性愛,根源基本是相同的,兩者之間的不同,也就是程度上的差距。

而並非接觸BDSM就得走向口味越來越重才行,就好比速限200的車子和400的車子,並沒有規定說我就一定都得給它油門催到底吧?

BDSM並沒有你們以為的那麼糟糕,以上。

香草圈會以為自己理解到了性慾的全貌,可實際上那只是對於你個人而言的全部,並非所有人。

以上為個人觀點,以及經驗分享,謝謝觀賞。
    9會員
    8內容數
    待在BDSM領域多年,想將BDSM儘可能如西斯一般讓大眾都能理解並且侃侃而談。另外我想將自己的所見所聞,無論好壞、對錯,是非黑白,以我的方式、我的角度,去敘述、去說,甚至進一步的能跟人討論,不同的觀點。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可燃冰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BDSM 社交障礙衍生的傷害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保全真的輕鬆嗎?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