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土場】曾經的機場玄關:時光凍結的東成田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2021年在臺灣防疫最艱困的時刻,日本慷慨捐贈臺灣200萬劑COVID-19疫苗,讓不少國民都對日本懷著感謝之意,希望能早日恢復兩國的觀光交流。在全世界疫情逐漸緩和、國境即將開放的預期下,我預訂了11月初的成田機場來回機票。適逢JR東日本與千葉縣合作推出「Thank You 千葉」區域鐵道周遊券,於是這趟開國感謝之旅的目標就選擇了千葉縣。
周遊房總半島的國境再開感謝之旅來到了最後一天。由於班機起飛時間是在上午11:25,避免出發時趕不上飛機的悲劇重演,一早9點多我就先到機場櫃檯完成報到手續。不過距離起飛時間還早,不少免稅店也還沒從疫情中恢復營業,到底要去哪裡呢?正好在出發前滑地圖的時候,意外發現成田機場內有一座神秘的東成田車站,上頭除了車站的圖例之外,還有一家沒看過的鐵道業者的LOGO,於是我決定前往一探究竟。
通往東成田車站的五號出口

曲折離奇的機場鐵道演變

這座今日乏人問津的東成田車站,其實原本的名稱叫做「成田空港」車站。成田機場的前身──新東京國際機場建設工程在1966年拍板之後,經營千葉到東京之間私營鐵道的京成電鐵公司便提出申請建設機場聯外鐵道。不過,由於機場距離東京有60多公里遠,加上當時適逢東海道新幹線通車不久,日本政府決定由國鐵另闢成田新幹線直接進入機場航廈下方,作為機場的聯外鐵道路線並縮短進入東京的交通時間。爭取失敗的京成電鐵只好另尋第一航廈與第二航廈之間的空地,設置成田空港車站來分一杯羹。這座車站在1972年就大致完工,但直到1978年才正式開業。
前往東成田車站的行人路線
之所以等到1978年才開業,就得提到當時執政的佐藤榮作內閣評估的選址過程充滿瑕疵。當時的選址明明是以富里村(今千葉縣富里市)境內為最佳,但卻憑空殺出完全不在評估選項內的成田市三里塚案。被佐藤內閣突襲決定機場選址,在三里塚當地引發極大的反彈。不少抗議團體在國際粉紅浪潮下,選擇與極左派社運團體合流,以暴力占據公有設施或恐怖攻擊等方式表達訴求,讓機場建設工程進行得相當不順利。經過了漫長的工期,新東京國際機場在1978年正式啟用,京成電鐵成田空港車站也終於能對外營業。
站方特別立解說牌說明東成田的歷史
雖然機場啟用時預留了成田新幹線的建設空間,但新幹線預定地沿線居民強力抗議徵收土地,加上日本國鐵財政惡化,民營化後的JR東日本也拒絕接收爛攤子,成田新幹線計畫就此不了了之。在成田新幹線遭遇挫折之際,聯絡東京和機場的重責大任反而落到根本不在航廈設站的成田空港車站上。當時往來車站和航廈甚至還得付費搭乘接駁公車,部分海外旅遊書因此以"Narita errport"批評機場的聯外交通。為了解決機場的聯外鐵道交通問題,1988年時任運輸大臣石原慎太郎決定將航廈內的鐵道設施轉移給在來線使用,這才讓JR和京成電鐵列車得以在1991年駛進航廈。

前往東成田車站

目前成田機場的聯外鐵道路線可以從下面的地圖來理解。粉紅色的路線是1978年最早通車的京成電鐵本線,終點成田空港車站位於第一與第二航廈之外。1988年日本內閣決定將航廈下方鐵道設備轉為在來線之後,成立了由JR東日本、京成電鐵與機場方共同出資的成田空港高速鉄道株式會社作為路權所有者(圖中紅、藍、綠線),JR東日本與京成電鐵則以支付通行費的方式使用這條路線。京成本線的營運範圍也自駒井野信號場起改走紅線,停靠第二、第一航廈下方的空港第2ビル與成田空港車站,原本航廈外的成田空港車站就此改名為東成田。由於大多數京成本線列車都是直接駛進航廈內,東成田車站便成了班次稀少的盲腸線。
成田機場聯外鐵道路線地圖,粉紅色為京成本線,紅色是1991年後改走的路線;綠線由JR東日本成田線延伸行駛;藍線則是沿用成田新幹線部分路線改建的京成空港線(以底圖Google map改繪)
雖然從第二航廈有地下聯絡人行道可以到東成田車站,不過看友人台中2B月台的遊記,似乎還要穿越京成電鐵的空港第2ビル車站,所以我這次乾脆挑戰從地面走過去。大概是因為沒有人會想徒步走進機場,機場周邊道路基本上是以四輪本位設計,好不容易才在第二航廈的南端找到了可以跨越道路的人行天橋。跨越了天橋之後來到機場的露天停車場,沿著停車場的出口走到一般道路後來到紅綠燈上寫著「空港東通り3」的路口,過馬路直直走穿越高架橋下方,左手邊就出現了東成田車站的五號出口。
五號出口出現了!
東成田車站附近鄰近機場氣象台、警察署與物流公司,即便今日已經卸下成田機場唯一的鐵道門戶的任務,東成田車站仍然維持通勤服務。走下樓梯沿著長長的走廊來到大廳,雖然大廳空間非常寬敞,幾張空蕩蕩的椅子圍繞的柱子排列,但昏暗的燈光和航廈內明亮的車站形成極為強烈的對比。往另一個出口的階梯上還擺著廣告燈箱,雖然字已經掉色了,但仍可以看出是日通航空的廣告。
偌大的大廳空無一人
改札口同樣相當冷清,右手邊就是站務員室和自動售票機,而在售票機後方用隔間圍成的空間是鐵道改線後留下的閒置空間,據說裡面堆放不少改線前的舊廣告和站內標示。我買了張入場券走進月台,東成田車站目前只使用一座島式月台,但隔著柱子可以望見樓上被封閉的隔間後的另一座島式月台。用長鏡頭一看,站名標還留著「成田空港」的名字,真的也可以算是一種舊線跡了。
改札口一景,左邊有聯絡走廊通往第二航廈
目前只有開放一島式月台使用
遠方的站名標是「成田空港」

日本最短的鐵道線

理論上東成田車站應該就是這條機場鐵道的終點站了,然而實際上這條鐵道卻可以再往東延伸到機場外的「芝山千代田」車站。不過,這條從東成田到芝山千代田的鐵道並不屬於京成電鐵,而是屬於由成田國際空港株式會社經營的子公司芝山鐵道。芝山鐵道是當時日本政府為了平息當地居民對於機場阻礙往返成田市區交通的民怨,於是由官民合資成立芝山鐵道公司來經營鐵道。不過,芝山鐵道線的總營業里程才僅僅2.2公里,因而成為全日本路線最短的鐵道公司。雖然這家公司擁有自己的鐵道車輛,但採取和京成電鐵直通運轉的營運模式,所以京成成田往返東成田的列車基本上會再行駛到芝山千代田折返,列車的駕駛、乘務員也都由京成電鐵負責。然而,神奇的是芝山千代田車站不支援電子票證乘車,要去芝山千代田還得另外花200圓買票。
東成田到芝山千代田才2.2公里,因而成為日本最短的鐵道路線
去芝山千代田只能買票,不能使用西瓜卡等電子票證
雖然很想搭車到芝山千代田看看,但畢竟東成田線已經是京成電鐵的盲腸線,平均40分鐘才一班車,如果搭過去大概就要錯過航班了。我只好打消搭車的念頭,趕緊從地下聯絡道路回到第二航廈。東成田到空港第2ビル的地下聯絡道有500公尺,接近空港第2ビル時還是個微上坡,跑起來還真有點喘。走出聯絡道之後還以為會在京成電鐵的付費區內,想不到京成電鐵早已將聯絡道出入口劃出付費區,一旁只留下像是機場海關檢查行李用的檯子。事後查資料才知道,原來以前政府與抗議團體關係十分緊張,當時進出機場的所有人都要先進行安檢,避免抗議團體來機場內製造事端。想當然這項措施非常擾民,人流量大時經常會塞車,於是日本政府在申辦東京奧運成功後,於2015年結束了機場出入安檢措施,遺留的安檢檯算是那個暴戾時代的見證吧。
成田空港遺留的安檢區
探訪時間:2022.11.
完稿時間:2022.11.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1會員
118內容數
隨著日本進入令和時代,日本國鐵分拆民營化已超過三十年的歲月。這段期間不少國鐵時代的路線與車輛一一退場,成為我這個平成人類未曾參與到的旅行經驗。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日本旅行,我希望能在旅途中回味那些逝去的鐵道元素,抓住過去的鐵道風景。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