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一|幸福是...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快點,快點...」這急促的聲音來自一位男子的聲音。

陪同著急診室的保全和醫護人員,推著一位年輕貌美的輕熟女,男子額頭上流著血,全身都有擦傷,而躺著女子好像傷得不輕,已經...不醒人事。

直到手術門口,男子都非常焦慮,急診的護士將男子擋在手術門口,說:「先生,你先到急診室整理你的傷口,還有幫這位女士辦住院,等一下就在等候室等。」

男子在手術室門口止了步,已經無暇顧自己的傷口。

這時,又有另一台病患也像這邊推來,讓本來望著手術室燈發呆的男子,望向了正推過來的這群人...

幾個護士和傳送推過來,還有一位家屬,也是到了手術室門口,護士說道:「好了,先生,你先在這裡等一下,待會會有人叫你進去簽麻醉同意書。」

「我太太....」男子喊著。

「你太太需要緊急動手術,等下有人會叫你,你不要離開。」護士再次交代著。

「請一定要救救我太太...」男子臉上很是擔心的對護士說著。

手術室門開了,護士沒有再回應男子的話,男子望著緩緩關上的手術室門,一個手術室門口,站在兩個焦急的男子。

不一會手術室門又開了,走出來的護士叫道:「舒華的家屬。」

男子趕緊上前說道:「我..」

「進來,麻醉師要你簽一些文件。」又看到剛剛全身是傷的男子,說道:「你..你怎麼還沒去處理你的傷口,你趕快去幫那位小姐辦住院,還有辦完趕快請樓下急診室幫你處理傷口,你也要趕快上來,有些同意書也需要你簽,你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受傷的男子一聽,便趕緊的往電梯方向走去,不敢擔誤。

手術的時間漫長,這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大半夜的,等在手術室門口的兩個男人,除了滑手機,就是看著牆上的手術中的名單燈號。

這一等,天...漸漸亮了。

突然,兩個手術中的燈突然變成完成。

讓兩個男人同時地站了起來,不約而同的走向手術室門口,都預備好等待的人被推出來...

兩人滿懷期待地看見手術室門開了,卻只走出來一位護士,沒別的...就只有一位護士。

兩個男人擠上前,異口同聲地說道:請問...兩個男人對彼此的默契對看了一眼,又同時搶著問~我太太/我妹妹 ....

護士公式般的回應:「兩位別急。請問哪位是舒華的家屬?」

其中一位男子說道:「我..我是!」

「你可以進去看她一下,不過,她還沒有脫離危險期,所以這3天可能都要在加護病房,你先進去吧!」便按了下電動門開關,讓男子進去。

護士又對剩下的這位男子說道:「待會醫生會出來與你說明。」

才說完,醫生走了出來,男子趕忙上前:「我妹妹...」

醫生再次確認,問:「你是江微微的...」

「我是她哥。」男子說道。

醫生便開始說明:「剛剛手術很成功,但病患有傷及腦部,今晚,我們會讓他在加護病房住一晚,觀察情況後,或待他清醒後,就會將她轉入一般病房。」

「那..我是不是可以進去看她一下?」男子問道。

「恩,你跟我進來。」男子跟著醫生再度走進了手術室門裡頭。

兩個男子一前一後地走了出來,受了傷的男子,總是覺得這個男子很面熟,卻想不起來在哪看過,也許...是....算了。此時,因為微微的受傷,也不太有心情去管去顧在哪看過這人。

而加護病房裡面,兩位護理師正在檢查每個床位的儀器,其中一位年長的護理師說:「要每個小時來巡視看看儀器是否正常,這加護病房裡的病人隨時都有可能發生變故,所以千萬千萬要小心。」

被告知的年輕護士,則說道:「我記住了。」

「喔,還有這兩床,剛動完手術,一個是腦溢血,一個車禍也有腦傷處理..哎!現在生病已經不是老人的權利了,年紀輕輕就生這麼嚴重的病。」年長護士又說著。

兩位護士說著說著就離開了。

突然的,那個叫江微微的一個靈魂出竅的坐了起來,而此時,叫舒華的女子也突然靈魂出竅的也坐了起來,正當兩人...互相對看時...

「欸,你靈魂出竅誒...」江微微說道。

舒華看了自己的床位,又看他的,說:「說我?你自己看看,看你自己。」

江微微聽了,看了自己的床位,叫了一聲:「啊~」又緊張的喊道:「怎麼辦?我們應該回的去吧!」

舒華仔細看了看江微微,覺得...好像似曾相似,但又有些陌生,到底...在哪裡看過這張臉...到底是在哪?

江微微又喊道:「欸,你在看什麼?看我嗎?」

舒華對江微微有種熟悉感,說道:「我看過你。」

江微微納悶地問道:「你看過我嗎?什麼時候?哪裡?」

「想不起來,我頭好痛...」舒華想到頭痛。

江微微很是懷疑的問:「騙人,靈魂都出竅了,你怎麼還會頭痛?」

舒華說:「可能...是我還有對痛的記憶吧!」

江微微又聊著:「欸,你說...我們會不會就...醒不過來...」

舒華回應道:「我...我不知道。」

江微微試著躺回原來的位置,卻怎麼...也躺不好。舒華看到江微微的樣子,便也試著躺回自己的身體,竟也是...怎麼..也躺不好。

江微微則又坐了起來,說:「是吧!躺不回去了...」

舒華就這樣的看著自己的身體,安靜的躺著,身上還插著氧氣管。

「不然...我們來聊天吧!...我叫江微微。」微微自我介紹的說。

舒華有些訝異道:「你也叫江微微?」

微微好奇的問道:「怎麼?你也有朋友叫江微微?」

「不是,是我老公的初戀女友叫江微微。」舒華這樣說道。

「你老公?你老公叫什麼名字?」微微問道。

「我老公叫楊函宇。」舒華回道。

「你老公...是楊函宇?」微微提高聲量叫道。

看到微微驚訝的表情,舒華緩緩的一字一字說:「所-以-你-真-的-是-那-個江微微?」

兩人靜默了一下,真的有那麼一會兩人沒話。

舒華先開口的:「你...結婚了嗎?」

微微聳了聳肩,帥氣的晃著腦袋,說:「難吧!」

「怎麼說?」好奇的舒華接著問下去。

「我是換了很多男朋友,但後來都因為相處不來,就分手了。最久的一個,還同居了一年,...這算最久的喔!因為我看不慣他,她受不了我,最終,...還是散了。」微微像是在說別人故事般的輕鬆。

「那...我老公的初戀...」舒華支支吾吾地難以啟齒。

「他才是我的初戀,怎麼我會是他的初戀?」微微回道。

「所以是...」舒華好奇的心讓微微看了出來。

微微不好意思的說著:「我怎麼能...在人家老婆面前說我們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別提了別提了。」

舒華並不討厭眼前這個爽朗的江微微,因為她感覺的到他沒有惡意,不是市面上量產的小三,小四,小五...

「我有個提議...」舒華對微微提出了要求。

「什麼提議?」微微說道。

「我....」舒華吞吞吐吐的樣子看著微微。

急性子的微微奈不及等,直問:「幹嘛吞吞吐吐的...這麼難開口?」

確實是...對舒華而言,這是一個多麽大的...提議。

「我們...交換身份...你說好不好?」舒華終於說出口。

微微先是瞪大眼睛,後反應道:「交換身份?....別開玩笑了好不好?」雙手直在胸前晃。

舒華一板正經的說道:「不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舒華兩個眼珠子直盯著微微,似乎想讓微微理解他的認真。這樣看著舒華的微微,變得有些尷尬....

於是說道:「唉呀...不要說這個,我們再來躺躺看,看能不能躺回去...」迴避著舒華的眼神。

認真的想躺回去,卻是一直躺不回去,微微邊說著:「舒華,你也趕快躺躺看啊,我們回不去可就糟了,我可不想英年早逝,我那麼有錢,又還有很多地方沒去玩。」

舒華則是一動也不動地坐著,喃喃低語道:「可我並不想醒來。」

邊躺也是有在聽的微微,可是有聽到舒華的話,只是...微微此時很是擔心回不去,顧不得其他。

兩人...就這樣坐到天亮。

換了另一班的護士進來,護士們小心翼翼地看著病患旁邊的儀器,舒華和微微也坐在床邊看著這班護士料理著自己....

這...又到了晚上,兩人無聊的緊,又靈魂又不會累的,想閉眼休息,卻又沒有睡意,這...可一點都不好笑...~待續~

81會員
836內容數
以青春為由,寫出不成熟感情的喜怒哀樂微小說故事。故事內容純屬虛構,歡迎對號入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