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言賢語│關於血染白衣我想說的是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raw-image
任何歷史背景都會有道不出的細節

這部短篇小說是我看了紀錄片後,決定著手執筆的一部作品。手法雖然粗糙,但我想表達的是另一種「歷史」看法。

原本我想從另一個「受害者」的角度來撰寫這個故事,但反思後,並非每個時代都對政府的行為表示認同。

儘管故事的結局看似開放,但無論如何收場,宮本早已無法倖免。

宮本是正義的嗎?

不!故事裡,宮本仍舊期望日本打贏勝仗,所以,他並非是正義的,他只是履行自己的道德。

對我而言,厭惡戰爭才是真正的公義。

軍方對他的不滿源於他的道德可能對軍方造成困擾。根據我查詢的資料,當時實驗的醫院是與軍方合作進行相關病理研究的。然而,宮本的態度是不管軍方的作法,他仍堅持履行他的醫治行為。

這也表明了宮本對應召女孩感到愧疚的原因,因為院方採用的是被動式救助,主要是觀察結核菌的效果和病發時間。

透過這段劇情,我想表達的是,他們兩人的房間裡其實是「隔牆有耳」的。

我在這些情節安排中參考了常見於戰爭歷史中發生的事件,作為整體故事的結構參考。

當然,身為一位作家,我並非打算批判日本的行為。事實上,從文中也能看出,戰爭常使人陷入無奈之境,而戰事的延續對於國家、經濟和人民都會產生極大的影響。

為了盡早結束戰爭,政府確實可能做出錯誤的判斷和激烈的手段。因此,我並不認為日本的做法就是一種錯誤,唯獨受到批評的地方在於其「不人道」。

借用戰犯及莫須有的罪名,來給實驗室提供所需的實驗體,確實違背「人道法」。

人道法,顧名思義,就是不得蓄意或無區別地攻擊平民,不得劫持人質,不得為個別人員的行動懲罰平民,不得剝奪或扣留人道援助。

二戰時期的確有許多國家都違背「人道法」,也不能只怪日本有這樣的做法。

回到正題,會在這新的一年寫下這篇關於「戰爭」的作品,仍是希望戰事能夠平息,大家都能和平對話。

尤其是近日,北韓與南韓兩國再度陷入緊張局勢。我真心期望這只是一場口角,最終能和解。相信沒有一個國家願意在戰爭中失去一切,仍舊祈禱這世界能夠實現和平。

願我們共同雙手合十,願世界無災無難。我會繼續透過溫暖而正向的作品,讓這個世界充滿更多愛與溫馨的力量,彼此攜手共創一個更加令人認同的未來。

4.9K會員
156內容數
我是非賢君子,是一個熱愛創作小說的作家。 這裡會有一個專屬討論創作想法的專欄。 有興趣成為小說創作者可以在此互相討論、交流。 希望大家能帶著友善的言語相互鼓勵,謝謝大家m( _ _ )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