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該怎麼體面

2024/01/22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國二的時候因為國文課分組,我和他漸漸有了互動。

那時的他並不高,只多我三、四公分左右。他戴著圓框眼鏡,我總被他那迷人的眼睛吸引,甚至忘了老師講到哪裡。

分組時他就坐在我的旁邊,我是組長,負責帶領組員進行課堂活動,也會輔導組員完成分組報告。在一次次的討論和指導下,我們變得不再陌生。

之後他來到我所在的數學補習班,當我瞥見他的那個瞬間,就像收到聖誕禮物一樣驚喜。

每次補習班下課,他都對我揮著手,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向我說聲再見。

回家後他也會時不時問我補習班的數學作業,請我教他怎麼寫,於是我們傳訊息的頻率越來越高。

不過,請教功課只是他傳訊息給我的理由,因為每次講解完我們都會繼續聊一些有趣的事情。

他總是像個調皮的小男孩,用盡各種方法逗我笑,每次跟他聊天我都覺得很安心,甚至都忘卻了平時的課業壓力。

漸漸地,我發現自己好像喜歡上他了。

他是我的初戀,是我第一個真心喜歡的人。

他經常傳一些曖昧的訊息,例如時間日期都是520的手機螢幕截圖,我問他有何意義,他卻強調這是純屬分享。

有時候,我在補習班待比較晚,他會傳訊息問我需不需要等我,他願意等,也許是出自關心,但這模糊的話語,真讓我捉摸不透,但卻讓我越陷越深,似乎更喜歡他。

但我知道這注定是場暗戀,因為早就聽說過他有喜歡的女生。

我隱藏自己的心意繼續與他相處,但他似乎察覺了我對他的感情,所以有一天他傳訊息直接問我是不是喜歡他。

我否定了他的推測,而他秒讀之後再也沒有回訊息。

從那之後,我們的距離越來越遙遠,不再每天傳訊息,更沒有那些甜蜜的曖昧。

早知道結果會這樣,我當初不如直接告白算了。

但我終究沒有那個勇氣,這段初戀就這樣無疾而終。

國三上學期,我交了一位男朋友,我們小學六年、國中三年都同班,他暗戀我長達七年,而且對我很好,把我當公主一樣捧在手裡,所以我對他有些心動,在他告白之後馬上就答應交往。

可是在兩人的相處之中,我的腦海裡一直閃過初戀的畫面。我總是看見他的影子,也忍不住拿他和男友作比較。

交往一個月後,我才發現原來自己放不下他,於是我選擇了分開。

因為之前我非單身,我和他幾乎沒有互動,但在我分手時,他卻在電話另一頭安慰我,叫我不要難過。我很欣慰,可是心頭卻很苦澀,因為我對他的喜歡過於沉重,完全無法說出口。

我依舊以朋友的身分繼續與他聯絡,我們常常分享生活日常,也每天互道晚安。如今他是單身,我也依舊喜歡著他,然而我不敢告訴他,因為我害怕失去我們之間好不容易失而復得的友誼,最後連普通朋友都當不成。

時間過得很快,三天兩夜的畢業旅行在寒風中啟程,我的朋友因為生病無法參加,所以第一天搭遊覽車時我只好一個人坐。但到了第二天,他竟然在朋友們的起鬨之下尷尬地坐到了我隔壁的空位。

漫長的旅途當中,我們合唱了一首歌,那首歌叫作《體面》。

「分手應該體面,誰都不要說抱歉。」

明明我們從未在一起,我卻深深體會到分手的撕心裂肺。

「離開也很體面,才沒辜負這些年。」

明明知道應該體面,但我的淚水仍然不爭氣地從眼角滑落,我趕緊撇過頭去,迴避所有人「關心」的視線,默默凝視車窗的雨珠。

我用顫抖的嘴角唱完最後一句歌詞:「再見,不負遇見。」

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驟然響起,而我故作鎮定地擦乾淚水,再將麥克風交給下一個要唱歌的人。

他就坐在我的旁邊,但我們始終沒說上一句話,唯一勉強算是對話的就是剛才的歌詞了。

遊覽車繼續前進,原本想在車上補眠的我卻怎樣都睡不著。反倒是他竟然輕輕靠在我的肩上,我想他一定是熟睡了,因為他平時不會這麼做。

等紅綠燈的時候,我偷偷伸手觸摸他溫熱微紅的臉頰,想收手時卻被他握住手腕而動彈不得。

「幹嘛偷摸我?」

「你臉很紅,我怕你跟我朋友一樣發燒。」

「妳手好冰喔,借我降溫一下。」他抓著我的手,讓我被動地摸遍他的臉頰、耳朵和頸部,最後下車時他還牽著我的手不放開。

那天的營火晚會,我們什麼也沒說,就這樣在外套口袋裡偷偷十指緊扣,絢爛的火光在黑夜中照亮了我們通紅的臉頰。

如此體面,卻也如此悸動。

-

原版故事:小魚

改寫:雪桐

上天欠你的好結局,由我來寫。

269會員
367內容數
人活著都會有故事,但並非每段故事都有好結局。於是我們搭乘圓夢時光機,飛往文字建構的平行時空,補足所有缺憾。 儘管訴說那些你想被改寫的故事,不限主題。失戀、曖昧未果、遇到渣、朋友背叛、家庭糾葛、考試失常、錯過末班車、吃泡麵沒調味包、莫名其妙被罵、搶不到演唱會票……都交給我改編成Happy ending喔!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