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透] 拜託!請作者要好好收尾的《來自深淵》

2024/02/03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好久沒有看動漫了,上一次熱烈追求動漫好像已經是中學的事了吧,還差點要學上日文。去年年中因為突然喜歡上打排球所以看了排球少年Haikyu,熱血沸騰的少年動漫一直都是我的唯一選擇,但世界就是如此奇妙,某時某刻就要你體驗與你平日習慣不同的事物。就像突如其來的事故衝擊,讓你想要過更簡單純粹的生活,又可以是獲得意想不到的機會,讓你到新城市居住看到更廣闊的世界,也可以是擦肩而過的某人,卻在你生命裏停留,然後讓你體會到另一套人生價值觀。就這樣我突然發現身邊喜愛的人都在看不同類型的動漫,於是坐車到滑雪場的路上看了虛擬偶像團Starish的演唱會,於是週末的晚上都窩在沙發或被子裏看《來自深淵》。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我很喜歡看電視,只是沒有人分享共鳴。大概從中學時代開始便看著不同國家地區的電視模擬人生,有時候會偶爾發現自己某些價值觀形成或許也是因為小時候看過的那某齣電視劇。

最近幾年喜歡看的都是些比較溫情系的劇目,或者是貪圖以為自己可以就此體會現實生活中罕見的情懷。打發時間看的都是綜藝節目為主,沒有什麼重大意義,節目內容輕鬆,偶爾感到溫暖。(看韓國綜藝節目還可以藉口自己在學習韓文)

故事如果存在在漫畫的世界,好像就不一樣了,在漫畫家的筆下,任何異想天開的世界觀都變得可以接受,任何出人意表的故事和人物關係設定,也有可能合理地開展。於是作者要建立與眾不同的故事背景和人物塑造,也要在每個章節設立吊人胃口的伏筆。讀者會留意畫框裏的構圖,畫畫的風格,畫工的細節。但對我來說更有趣味的是作者在充滿可能性的世界裏,如何展現出自己的價值觀和世界觀,像我這樣的讀者,總是按耐不住要在作者陳述的虛構世界裏找到對現實世界的隱喻,有時候覺得自己過度解讀了作品,但就如任何形式的藝術品,作者有作者的演繹,而讀者有讀者的解讀,甚至對不起眼的角色產生難以形容的共鳴。

《來自深淵》是個充滿爭議性的漫畫,漫畫的畫風可愛,時代背景與別不同,人物刻畫立體,故事情節衝擊人心,但內容情節隨著故事發展事件超越一般人底線,人物角色有時亦正亦邪充滿衝突,對於可愛的小主角有性隱喻的描述。喜歡的人有說不盡的偏愛,而討厭的人有極致的厭惡。我一直都不習慣有明顯的喜好評論,我覺得電視電影也好,漫畫藝術作品也罷,作者的創作背後的推動力和自身經歷提煉,交出他認為最好最合適的作品,陳述他看到的現實,作為讀者全力解讀,看得到看不到的,接受得了接受不了的,享受不享受的,界線拿在自己手裏,合則來不合則去。

故事背景是以奧斯鎮Orth裏的一個七層深淵Abyss作為背景,深淵裏面埋藏著很多珍貴的遺物relics,但潛入深淵有一定的危險,從深淵回到地面一定要承受上升負荷帶來小至嘔吐大至喪失人性的後果。

主角莉可Riko是一個自幼以深淵探索為人生目標的小女孩,她的母親是歷史一個偉大的傳說白笛white whistle探窟家,母親萊薩Liza在一次深潛後沒有再回來,於是小鎮的人都說Riko的母親去世了,而一天Riko獲得一封來自母親的信件說在深淵最底層等著Riko,於是女主人翁的探險啟程。在雷古Reg的陪伴和保護之下,Riko在深淵裏遇到不少的人,因著她的勇氣、堅定和友善,Riko作為小小探險隊的隊長,帶著探險隊收穫了不少友情和庇佑。在旅程中,她認識了母親生前的好友至親,也是white whistle的不動卿奧蘭Ozen,知道了更多關於自己的身世秘密。

Reg是一個神秘機械人,是來自深淵沒有評級的遺物,有一天在深淵的淺層保護了Riko,但失去了記憶,此後跟著Riko到深淵探窟,一路依靠著延伸的機械臂和火葬砲保護Riko,也順便找尋自己的身世之謎,在第六層無不歸之都遇見認識自己的法普妲Faputa卻還是尋不回記憶。

本來只有兩個角色的探險可能有點單調,於是有一天Riko中毒又承受不住上升負荷,從而被Nanachi奈奈祈拯救。Nanachi養著叫Mitti米蒂的好朋友,好朋友在一次人類實驗裏為了自己獨自承受上升負荷而喪失了生命而變成一團沒有人性的hallow「慘劇終末」,而Nanachi存活下來成為一隻有人性的毛茸茸兔子並獲得觀察深淵力場的能力。Nanachi多次想結束Mitti痛苦的生命但卻不成功,最後請求Reg使用火葬砲了結Mitti生命。後來為了讓Mitti的生命獲得意義,決定要找尋深淵的秘密,加入Riko和Reg的探險。

他們在不歸之都又遇見了出生以後一心一意只想為兄弟姐妹報仇屠殺深界六層村莊和解放母親的Faputa,而Reg在記憶喪失以前曾答應Faputa協助他屠滅村莊,最後Faputa在屠滅村莊時吸收到母親的所有記憶,母親要Faputa只要好好生存下去選擇自己要走的路,最後村莊和村民因為Faputa的屠宰吸收和力場消失以後深淵動物的入侵而消失。在Reg的邀請下,Faputa也加入了探險團。

動漫的故事就這樣未完待續,後續在深淵最後一層的探險故事和作者埋下所有伏線的解答都還在出版中。因為作者埋下了不少伏筆,很擔心這樣的故事沒有得到完美的解答,如今看漫畫的人都在紛紛揣測故事發展。曾經也很想寫故事的我,明白創造一個全然不一樣的世界觀大概是如此難做的事,無論故事情節變得多麼暗黑,我還是希望作者能夠按世界觀進展將故事合理推演收尾。

伏筆1:Riko作為被遺物復活的人會如何解開深淵詛咒之謎

伏筆2:深淵的時間運行模式

伏筆3:Liza的生死存亡和召喚Riko的原因

伏筆4:Reg的記憶之謎,為什麼本來就叫做Reg的Reg在失去記憶之後,還是得到Riko命名也是叫Reg

伏筆5:每2000年會發生的是什麼變故

就像是人類想要探索未知的外太空一樣,深淵的探索就是故事描述的時代裏最偉大的歷險。Riko和Reg又得到了最完美的探險理由,他們在乎的不是深淵裏的寶貴遺物,也不是要解開深淵謎底,沒有什麼宏大理想,那些都是隨著探險而來的衍生物,他們最重要非去不可的目的,是找尋自己生命的源頭,為什麼自己如此存在,存在又是所為何事,深淵裏關於生命之源的秘密是如此的個人又彷彿是為著等待Riko和Reg而存在。

每次讀到這樣的故事我都很羨慕主角,從年少時期開始就獲得這樣生命的啟示,而往後幾十年的人生就為著一個目標前進,在旅途中遇到許多有趣的人,建立了許多友情和親密關係,所有的所有都似乎如此理所當然。奈何在平凡如我的人生中,沒有得到什麼生命的啟示,沒有與生俱來的神秘目標,也沒有獨一無二的能力。話雖如此,我有著獨有的成長經歷,進而建立的先天和後天能力,我們都獨一無二地平凡,又平凡地的獨一無二。記得約會的時候,喜歡的人告訴我,我們就如身邊的樹木一樣,生來沒有意義,意義是我們親手賦予的,那是真的,殘酷地真實,我們賦予自己的意義,也可以在下一秒把意義摘去,全都在轉念之間。

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沒有信念的人,想要找尋一套處世做人的方法,然後懶惰地按著方法決定人生,努力了數年還是未能總結出一套決定必勝法,幸好起碼有個大方向,我還是相信愛能解決大部分我們的問題和苦惱。最近卻深深感受到即使出發點很好,我還是沒有可能同時給予所有人,包括自己,所有的愛,有時候需要作出的取捨,難免由愛變成傷害,甚至本著愛的名義卻傷害了最愛的人。原來我們都是綜合的個體,關於善惡我們不能二元分立地評論,惡人不全然最壞,好人都可以偷偷作怪。所以越來越懂得欣賞作者構建人物性格和信念時放入這種善惡共存的概念,在《來自深淵》裏,有著如Riko一樣的絕對好人,似乎每時每刻都可以帶著愛與信念活著;也有著如Nanachi般一直掙扎在愛恨之間,接受了好友最深的愛,卻因此背負最重的情,於是變得孤僻軟弱;有著如Faputa一樣生存只為了復仇,充滿恨地潛伏一生,暴戾屠村,但卻對Reg和Gabourun又情深義重;像Wazukyan一樣為了大多數人的生存,做出了泯滅人性的選擇和行為,背負最大的恨,卻又為了一村子的人放棄自己內心深處探索深淵的夢想;像Ozen維持著冷酷無情的個性獨斷獨行,卻又難以忘懷內心深處舊日與Liza的友情;像黎明卿Bondorudo一樣為了追求深淵探索,放棄人性道德枷鎖,把壞事做盡,甚至放棄自己的身體,就單純為了接近深淵的秘密,用孩童的生命換來深淵的黎明。

原來在現實之間沒有什麼必勝法,在我的現實之中最貼近勝利的作法,可能是你的現實之中最失敗的選擇,我們遊走在不同的現實之中,沒有什麼必勝法,我們愛,我們恨,我們錯過,我們挽留,我們擁抱,我們逃避,每一個選擇都是當刻那一個現實裏我們最合乎常理的決定。

5會員
54內容數
我閱讀的時候習慣抄筆記,看畢整理筆記,順便寫成文章分享,希望能幫助你發掘好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