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你別來-1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陽曜德渾身酸痛的醒來。


身旁陌生的體溫讓他瞬間驚醒。他瞪大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毛茸茸的胸膛——絕對不是女人的!他緩緩抬起視線,見到了那人的臉;他震驚的無法做出任何反應,腦袋彷彿被雷打中一樣一片空白,無法想像事情怎麼會演變成這樣?這完全超出他的計畫!


頭還是很暈,但陽曜德盡可能小心翼翼的離開男人的臂彎,滑下床舖。


「媽的……」黏稠的液體沿著大腿緩緩流下,打破了陽曜德最後一絲的期望:他非常肯定自己被男人上了!那該死的聚餐!但讓他更加驚愕的是:他全身上下都是吻痕!明天要怎麼見人?他完全不敢去照鏡子。


 陽曜德草草的替自己擦了擦,一邊咒罵一邊套上衣褲。他看著熟睡中的男人,沒了平時那股豪邁的氣勢,難得放下戒備的發出鼾聲,不禁恍神。


……但柔和的表情並不代表他是好人!竟然趁機偷襲自己!還沒戴套!阿遠他們肯定是串通好一起敬酒的吧!陽曜德非常生氣,他伸出手來想在男人身上捏出幾個瘀青報復,男人彷彿察覺一般,咕噥了聲,陽曜德抬起的手就這麼在空中停住了。


 按計劃,陽曜德本來就刻意要混到男人身邊,現在這種情況……已經超出他的認知了。將計就計嗎?不對,這犧牲太大了!當初跟童琳談的條件並不包含這一項啊!自己的任務已經結束,是想辦法離開的時候了。還是……利用這種契機,再向童琳多要求一點報酬?只不過自己又沒幾分姿色,萬一白白讓人吃乾抹淨還得不到更有用的資料那不就虧大了嗎?


腦中一片混亂,陽曜德甩頭,放棄思考,決定走一步算一步。他惋惜的看了一眼寬敞的淋浴間,嘆氣,拖著酸痛的身體,先行離開。


 ※


 「天威集團少東紀天祥涉嫌性侵名媛艾蜜莉一案宣告偵破,警方調查指出,名媛艾蜜莉與紀天祥曾有過一段情,因兩人理念不合分手,艾蜜莉心有不甘,便假稱遭到紀天祥性侵,警方以誣告罪嫌將艾蜜莉函送法辦,紀天祥的律師表示,天威集團所受到的名譽損失將在計算過後向艾蜜莉求償……」


 「呼!」熊海斳看到這新聞,放鬆的呼了口氣。這案子總算搞定了……齊家這小子,隨便彈個手指都能賺個幾百萬,卻偏偏要去幫那什麼紀天祥辯護!他怎麼會這麼想不開,跑去天威集團工作呢?而且照兩人的互動看來,這傢伙肯定喜歡紀天祥吧?怎麼就不去挑個好一點的對象呢?但罵歸罵,熊海斳也知道齊家那牛脾氣是說不動的,只能搖頭。


 好在紀天祥沒事,不然熊海斳完全不懷疑齊家會動用金錢來保紀天祥平安,最後還不是要靠自己的人脈幫忙嗎?


「唉……」熊海斳苦笑。他雖然不喜歡紀天祥這拈花惹草的個性,但自己不是也一樣嗎?龍爺好幾次想替他做媒,都被熊海斳用藉口逃避了。自己不是不想定下來,而是……自己的身份不適合定下來。


 熊海斳向手下問了堂口和公司的狀況後,打電話通知龍爺店裡的小姐他要過去;熊海斳可以聽出對方非常高興,但是他向來秉持著「兔子不吃窩邊草」的原則,到店裡消費可以,只不過他絕對不會帶小姐出場,甚至把他們放在身邊——萬一個性不合,分手時讓雙方難堪那怎麼辦?


 忙了整天,該是時候放鬆了。熊海斳閉目養神,讓阿遠載他到「溫柔鄉」去。


溫柔鄉是位於市中心的三溫暖會館,由黑龍幫經營。而黑龍幫幫主龍欽武和熊海斳的老爸熊金旺是拜把兄弟,在熊金旺遇刺身亡後就由龍欽武一手拉拔熊海斳長大,熊海斳也把幫派名稱改為金龍幫——同時紀念自己老爸和龍欽武的恩德。


 溫柔鄉的小姐挺不錯,龍欽武的人脈又廣,條子通常不敢查到這裡來;不過相對的,龍欽武必須保證會館沒有毒品出沒,雙方各取所需,倒一直相安無事。


「熊哥,到了。」熊海斳睜開眼,看著眼前充滿日式風格的會館,下車。「十點來接我。」


「是。」阿遠開車離去,而熊海斳被小姐們簇擁著進入會館。


 「熊哥——今天要不要來『全套』?」小姐的聲音又嬌又媚,熊海斳哪裡聽不出來這背後的含意?他笑了,毫不客氣的捏了小姐軟綿綿的胸脯一把,「全套有些什麼?」


「熊哥你好壞!」嘴上雖然這麼說,但那名小姐拼命的用胸部蹭著熊海斳,熊海斳順勢摸了另一人的屁股,又得到一句嬌嗔,一群人嘻嘻哈哈的進了房間。


 熊海斳愜意的讓小姐幫他按摩,接著小姐們像是古時候的嬪妃般站成一排,等著熊海斳點名;熊海斳並不在意到底跟誰好,只要有女人讓他玩就夠了。


「你叫什麼名字?」他隨手拉過離他最近的一位小姐,讓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其他小姐心有不甘,但非常知趣的退下了。


「柔柔。」那名小姐的聲音很小,幾乎快要聽不清楚了,看來是新人?熊海斳調笑道:「柔柔呀?那熊哥幫你揉揉好不好?」


「……」柔柔沒說話,只是羞澀的點頭。


 溫柔鄉調教出來的小姐有很多種,有的是風情萬種的浪女,而有的是清新可人的年輕女孩,依照客人的喜好指派;熊海斳向來不指定,所以龍欽武每次都讓一大群不同風格的小姐服侍他。而熊海斳小費給得很大方,以至於龍欽武後來甚至不用特別挑選,就會有一群小姐主動要接待熊海斳。


 「熊哥……嗯、人家受不了了……」柔柔已經被熊海斳摸得渾身發軟,不斷的扭著腰,熊海斳看柔柔的騷樣知道他經驗豐富,也就不客氣的將他放倒,丟開下半身圍的浴巾,戴上保險套,準備提槍上陣。


「磅!」門這時候非常不合時宜的被踹開了,熊海斳只覺得額上青筋一跳,回頭看到底是哪個不要命的小子在這時候闖進來!


 來人是個戴著粗框眼鏡的男子,胳膊細得彷彿一折就斷,他慌慌張張的想找地方躲藏,他四處看了看,見到熊海斳和柔柔的動作也尷尬了下,但他沒有時間了,他必須立刻躲起來!


「您、您繼續……」男子拉開衣櫃的門,迅速躲了進去。不一會兒,一群人乒乒乓乓的追了過來,手上還拿著槍!


「呀!」柔柔見狀,抓起衣服就跑了,熊海斳知道這是仇殺……晦氣!熊海斳一身火無處宣洩,他也不害臊,挺著屌,殺氣騰騰的緩步走到那群人面前;他每踏出一步,殺氣就增加一分,當他走到那群人面前時,他強大的氣勢讓那些人變成縮頭縮腦的癟三。


熊海斳抱著胸,居高臨下的看著闖入他房間的人們,倨傲的問道:「龍爺的地盤也敢搗亂?你們是哪個幫的?」


 「……!」


「抱歉打擾、打擾熊、熊哥……」來人認得熊海斳左肩上猙獰的蟠龍刺青,闖進房間的衝勁像是強風中的火苗一樣,「噗」一聲滅了,一群人灰溜溜的離開,還順勢帶上門。


熊海斳見來人離去,也不急著把衣櫃裡的罪魁禍首給揪出來,他老神在在的坐在衣櫃前,點了根菸,緩緩吐出菸圈。


 「吱呀……」好在衣櫃裡的人沒讓他等太久,那名瘦弱的男子不一會兒便小心翼翼的探出頭來,見到熊海斳這興師問罪的氣勢,差點又縮回去,但他還是硬著頭皮出來了。


「謝、謝謝熊哥……」陽曜德很慶幸熊海斳沒有把他供出去!不然即使早就套好招,但阿佑他們肯定要意思一下吧?吃子彈可不是好玩的事!至於怎麼確定對方是熊哥?就跟著阿佑他們叫唄!


「呵,終於出櫃啦?」熊海斳笑了,陽曜德十分尷尬,因為他看見熊海斳甩著他依然堅挺的老二,吐出下一句:「幫我弄出來。」


 「……」陽曜德呆住,熊海斳挑眉,聲音低了八度:「你害我的小姐跑了。」


「呃、抱、抱歉……」陽曜德摸摸鼻子,認命的跪在熊海斳胯間,握住了他的傢伙,不熟練的擼動著。即使隔著保險套,炙手的紫紅色男根還是幾乎灼傷陽曜德的手,他可以深刻感受到上面青筋的每一分脈動。黑社會大哥果然不一樣!這種情況下還能硬成這樣?究竟吃什麼長大神經才會這麼粗啊?陽曜德皺著眉頭思考這問題,手上動作便怠慢了,熊海斳立刻一腳將他踹開:「笨死了……」


 被追殺躲進死角就算了,連擼管技巧也這麼差?這男人到底有沒有自慰過啊?被陽曜德這樣一搞,熊海斳也沒心情繼續玩,他抓起手機,打給阿遠:「過來接我,順便查今天是誰鬧場。」


 熊海斳一邊和阿遠通話,一邊時不時的瞅著陽曜德,瞅得他冷汗直流;好不容易,熊海斳吩咐完了,終於把注意力全部移轉過來,倨傲的繫上浴衣腰帶,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小馬……馬言濤。」陽曜德忍著擦手的衝動,跪在地上不敢起身,擺出卑躬屈膝的態度,低著頭回答熊海斳的問題。還好,這些問題他在出發時和童琳演練過,應該不會出什麼差錯。


「作奸犯科還是殺人放火了?」熊海斳捏著陽曜德的下巴,強迫他抬頭,豈料這時候陽曜德突然朝著熊海斳磕頭:「求熊哥保我一命!」


「哦?」這麼大剌剌的要求熊海斳不是沒見過,不過這小子……「我為什麼要保你?」


「為了海棠生技的祕密!」


 「呵。」事情變得有趣了。海棠生技由海棠幫經營,和自己的嶄新生技是死對頭,這一次由嶄新拿到藥劑的專利,海棠幫那邊肯定會想辦法破壞或竊取下一個實驗結果吧?這時候掌握他們的機密……熊海斳沒有立即答應陽曜德的要求,因為他們這幾個幫派之間或多或少都有眼線,這來路不明的傢伙到底是不是過來竊取資料的也很難說。


「一條命啊……」熊海斳捻熄菸頭,瞇起眼來看著陽曜德,陽曜德知道輪到自己說話了,他猶豫不決的看著不怎麼牢固的拉門,熊海斳會意,笑了:「等一下車上說。」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