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女大人》與《緇衣巫女》:詭異鬼怪小說新作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這次要說的是阿泉來堂的兩部小說《泣女大人》與《緇衣巫女》。



真的有鬼!真的有怪物!

之前曾經在〈人耶?鬼耶?談日本妖怪小說〉這篇文章裡面提到過,妖(魔鬼)怪小說有兩種,一種是沒有妖怪的妖怪小說,不是好人或壞人裝神弄鬼,就是講究除魅:「這世上沒有不可思議的事,只存在可能存在之物,只發生可能發生之事」(By 京極堂);另一種則是真有妖怪的妖怪小說。

阿泉來堂的這兩部小說,真的有(妖魔)鬼(怪),是我近期看到把鬼怪小說和推理小說完美結合的佳作。

故事的場景都發生在偏遠村莊:稻守村、皆方村,也和地方宗教(邪教)的神社有關,但是發生的時間點不像京極夏彥的京極堂或橫溝正史的金田一耕助那麼久遠,至少,還有手機呀。

故事,都和過去有關。《泣女大人》是男主角受前女友的室友請託,要一起去到前女友的家鄉稻手村找失聯多時的前女友,原來,前女友即將成為故鄉祭典的巫女,在祭典上安撫「泣女大人」,但是在故鄉卻接連發生殘酷的死亡事件。

據說泣女大人是某個女子詛咒背叛自己的負心漢,化成怨靈而出現的怪物。她每隔二十三年進入不同女子的肉身,舉行虛假的婚禮,但這真的撫平了她的怨氣嗎? (《泣女大人》98%)

《緇衣巫女》 則是男主角井邑陽介因為小時候與父親關係失和,在知道妻子懷孕後,深怕自己無法當一位好父親,於是逃回到故鄉皆方村,與多位小時候同學相遇,但是在故鄉卻接連發生殘酷的死亡事件,這一切都和12年前皆方村「三門神社」遭火焚、主持與巫女、巫女的女兒(也是男主角小時的傾慕對象)一家三口皆命喪火窟的秘密有關。呃,你知道的,多年後同學重逢,「你不是原來的你,我也不是原來的我」,更何況當初小時候一定有很多祕密要被挖出來的。

原本以為只是鬼怪故事,想不到卻完美結合了本格推理,兩本書裡面還有敘述性詭計。例如在《泣女大人》裡的陳述有許多地方用第一人稱,但這「我」有時候只男主角倉坂尚人,有時候「我」則是指男主角的前女友葦原小葉子。在我和我切換之際,雖然會稍微愣一下,然後分辨分辨這裡的「我」是誰,這倒也不會構成閱讀障礙。倒是因為有故事背景「到前女友的家鄉稻手村找失聯多時的前女友」在閱讀者的潛在意識中,就很容易把這我和我的切換當作是OOOO...(佛曰不可云)。另外,在《泣女大人》中描述倉坂尚人對待小葉子也有兩種不同的說法,我讀著讀著讀著就開始懷疑是我理解力不夠,還是作者亂寫。

當然... 所有的情節終歸要來個大逆轉!!

最讓我感動的,是《緇衣巫女》男主角陽介回想起父親十二年前與他一起看星星時的對話:

「或許你覺得不願意……」

父親難得先拿話做緩衝,仰望著星空繼續說: 

「但爸會陪著你。爸不會丟下你離開。雖然現在遇到困境,處處不順,但這件事爸可以跟你保證。」 

接著他看向我,露出那種表情笑了。 

「直到你說『可以了』為止。」 

我怎麼會忘得一乾二淨?

當時我怎麼想? 看到父親久違的笑容,我有什麼感受? 

我應該很開心,我應該明白比起拋下我離去的母親,我更應該相信父親,但我終究什麼也沒說。 

父親當時的話確實拯救了我。但我無法坦然接受這件事,甚至氣憤地想:不都是你害的嗎?明明父親給了我一直渴望的保證,我卻踐踏了他的關心。 

父親沒有過錯。全都是我害的。但父親沒有把這件事說出口,接受了一切,把我擺在第一。如果繼續待在村子裡,或許有一天我會發現父親丟掉飯碗的真正理由。或許OO會說溜嘴,我也有可能從別人口中聽到。若是那樣,我一定會自責死了。為了避免這種情形發生,父親帶我離開了這座村子。只為了保護我的心。 

而我完全不知情,不斷拒絕父親,陷溺在自己的不幸當中,任意仇視父親,離開了家。甚至沒有向他道別。(《緇衣巫女》92%~93%)

家中的支柱,總是默默地存在,孩子打電話回家,也是跟媽媽說話的多,跟爸爸說話的少。辛苦工作了一輩子,退休後還要被當作巨大垃圾。哭哭。

還記得陽介為什麼要回故鄉吧?雖然「救贖」這兩個字用到爛了,但是我想陽介真的從想起他和爸爸的對話中得到了救贖。

ㄟㄟㄟ~千萬不要忘了, 《泣女大人》和《緇衣巫女》真正的男主角:作家那那木悠志郎!總是喃喃自語說著莫名其妙的話,覺得全天下的人都應該認識他,懷裡總是不小心放著一本專門拿來送人的自己的著作,「我在各地走訪,爬梳媒體未曾介紹的妖魔鬼怪及相關習俗傳說,將由此得到的知識反映在我的作品當中。這就是我的畢生職志。(《緇衣巫女》 14%)」

好像鬼怪推理小說裡面的偵探都喜歡碎碎念,講得落落長之後才解謎~。對啦,我說京極堂。我想,喜歡京極夏彥的朋友們應該也會喜歡這個系列。

甚麼時候要出第三本啦!從X看來,阿泉來堂還有其他系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