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春秋》:鄭忽出奔衛(四)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魯桓公本想調和宋、鄭兩國的不和,豈料宋莊公不領情,魯桓公改與鄭厲公結盟。

raw-image

結盟後不久,鄭厲公與宋莊公在魯國國境內會戰,鄭國有魯桓公和紀國國君助陣,宋國則與齊僖公、衛惠公和燕國軍隊聯手,最後宋莊公率領的四國聯軍戰敗。

過了一年,宋國與齊、蔡、衛、陳四國部隊聯合攻打鄭國,聯軍焚燬了鄭國首都的城門、闖入城中,又攻下鄭國東邊的牛首城,更搶走鄭國祖廟中用來承托屋頂的大木柱,拿來作為宋國城門上的木柱,這對鄭國而言是莫大恥辱。

《穀梁傳》批評齊、蔡、衛、陳四國國君允許部隊參與這次戰事,是輕率地把自己國民的性命交到宋國國君手上,完全不重視自己的百姓。

這時鄭國內部仍是大夫祭仲手握大權,鄭厲公對此多有不滿,他找來大夫雍糾,商議假裝在郊外宴請祭仲,然後趁機把祭仲殺死。

raw-image

雍糾是祭仲的女婿,妻子雍姬知道這件事後,就詢問母親的意見,說:「到底我誰的關係更親密呢?是父親呢?還是丈夫呢?」母親回答說:「每個人都可以是你的丈夫,但你的父親只有一個,怎能相比呢?」雍姬於是告訴父親祭仲,說:「雍糾不在自己家中宴請你,而是選在郊外,我認為其中有可疑。」

在雍糾與祭仲的對決中,誰會取得勝利呢?鄭厲公的君位會否不保?


【原文依據】

《春秋經.桓公十三年》:

春二月,公會紀侯、鄭伯。己巳,及齊侯、宋公、衛侯、燕人戰。齊師、宋師、衛師、燕師敗績。


《春秋左氏傳.桓公十三年》:

宋多責賂於鄭。鄭不堪命,故以紀、魯及齊與宋、衛、燕戰。


《春秋經.桓公十四年》:

宋人以齊人、蔡人、衛人、陳人伐鄭。


《春秋左氏傳.桓公十四年》:

冬,宋人以諸侯伐鄭,報宋之戰也。焚渠門,入,及大逵。伐東郊,取牛首。以大宮之椽歸為盧門之椽。


《春秋穀梁傳.桓公十四年》:

以者,不以者也。民者,君之本也。使人以其死,非正也。


《春秋左氏傳.桓公十五年》:

祭仲專,鄭伯患之,使其壻雍糾殺之。將享諸郊。雍姬知之,謂其母曰:「父與夫孰親?」其母曰:「人盡夫也,父一而已,胡可比也?」遂告祭仲曰:「雍氏舍其室而將享子於郊,吾惑之,以告。」

57會員
151內容數
以儒學、古文字、武俠評論以及書法為主的文化普及工作。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