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春秋》:鄭忽出奔衛(九)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鄭厲公回國重新執政,懲治了祭仲的黨羽。公父定叔一看勢頭不對,就逃往衛國去。公父定叔是公孫滑的兒子、共叔段的孫子,共叔段就是鄭莊公的弟弟,當初曾密謀爭奪國君之位,卻被莊公先發制人,因此篡位不成功。

raw-image

公父定叔逃往衛國,鄭厲公聽到消息,三年後派人把公父定叔接回來,恢復他在鄭國中的地位,厲公說:「不可以讓共叔段在鄭國裡沒有後嗣。」厲公此舉頗有同情共叔段家族的意味,因為厲公並非太子,卻奪取了太子的君位而成為國君,身份與共叔段一樣,不過當年共叔段是失敗收場。

自此,鄭莊公眾子的爭位風波才告一段落,莊公共有四個兒子曾擔任國君,分別是昭公、厲公、公子亹和公子儀,其中昭公和厲公更先後兩次即位,公子亹和公子儀雖曾擔任國君,卻沒有謚號,代表著他們在宗廟之中沒有國君地位。

從鄭莊公克段于鄢,到莊公眾子爭位之亂,可見一方面莊公沒有為繼承君位的兒子作妥善安排,另一方面鄭國內政常由大夫把持,國君的廢黜和擁立全憑祭仲決定,高渠彌也明目張膽地刺殺昭公。厲公在櫟城流亡大約二十年後回到國都,意識到要把懷有貳心的大臣全部剷除才能保住君位,終於成為一個強勢的國君。


【原文依據】

《春秋左氏傳.莊公十六年》:

鄭伯治與於雍糾之亂者,九月,殺公子閼,刖強鉏。公父定叔出奔衛。三年而復之,曰:「不可使共叔無後於鄭。」

57會員
151內容數
以儒學、古文字、武俠評論以及書法為主的文化普及工作。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