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春秋》:鄭忽出奔衛(七)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流亡在櫟城的鄭厲公起兵攻打鄭國首都,借大夫傅瑕之手剷除了當時的國君公子儀。

raw-image

六年前,曾經有兩條蛇在鄭國首都的南門內纏鬥,城內的蛇被城外的蛇咬死。魯莊公聽說有這件事,就詢問大夫申繻,說:「鄭厲公能重返鄭國,是否跟這種怪異的事情有關呢?」申繻回答說:「人會隨着他所顧忌的事情而變得心志不堅定。兩蛇相鬥是由人所安排的,如果人與人之間沒有嫌隙,怪異之事不會自己出現。當人與人之間失去倫理的規範,怪異之事就會出現。這就是所謂怪異事情的由來了。」

公子儀對厲公有所顧忌,時刻防範,因此當城內的蛇敗給城外的蛇時,才會使人聯想到鄭國當時的政治形勢,進而認為它是政局的預兆。人與人之間失去倫理的規範,指的是厲公和子儀之間兄弟失和,假使沒有兄弟爭位,兩蛇相鬥根本算不上是怪異之事。

厲公回到鄭國成為國君,首先把傅瑕處死。其次又派人對元老原繁說:「傅瑕不忠心,我已按照周禮的刑罰處置他了。只要幫助我回歸即位為國君的人,我都答應讓他們成為上大夫,我希望你仔細考慮。況且我在外流亡,沒有聽見你替我送來什麼情報;我現在回來首都,你又不惦記我,我對此不太滿意。」

厲公的話有弦外之音,又自相矛盾,傅瑕是替他殺死公子儀和他兩個兒子的大功臣,可說是免除厲公的後顧之憂,竟被厲公以「不忠心」的理由處死,原繁聽見厲公對他不滿,又會如何回應?


【原文依據】

《春秋左氏傳.莊公十四年》:

初,內蛇與外蛇鬭於鄭南門中,內蛇死。六年而厲公入。公聞之,問於申繻曰:「猶有妖乎?」對曰:「人之所忌,其氣燄以取之。妖由人興也。人無釁焉,妖不自作。人棄常,則妖興,故有妖。」

厲公入,遂殺傅瑕。使謂原繁曰:「傅瑕貳,周有常刑,既伏其罪矣。納我而無二心者,吾皆許之上大夫之事,吾願與伯父圖之。且寡人出,伯父無裏言,入,又不念寡人,寡人憾焉。」

57會員
151內容數
以儒學、古文字、武俠評論以及書法為主的文化普及工作。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