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延聊電影|《石門》|推開世界的《石門》:當代女性的搥胸之痛|院線電影/金馬獎最佳劇情片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raw-image

「你就乾乾淨淨地去吧。」

「下輩子會找到好人家。」

姚紅貴繼電影《笨鳥》之後再度飾演同名的「林森」,設定上已是20歲的女性新角色,處在學校與出社會之間擺盪的狀態,卻因著「懷孕」打亂了原本規劃好的生活。林森挺著孕肚蹲在地上擦拭,看似在做清潔,手中擰出的卻是紅色的血水,鏡頭隱去的是她回到老家第一次開窗所見的「生產/墮胎器具」,她腦中閃過了自己曾想放棄孩子的念頭,為的是男友小龍口中那句「不對的時機」,她上香為手術房內逝去的孩子祈禱,也在為即將出生的孩子給予祝福,這一刻是如此真誠而動人。

raw-image

《石門》作為導演的女性三部曲最終章,圍繞在「捐卵與代理孕母」的議題上講述中國社會新女性的生命陣痛。電影開頭便要她們自我商品化,把「學英文」當成未來必備的工具,把「唸空乘」當作吸引人的賣點,無論林森想去兼職「有償捐卵」,或是後來短暫接手成為新疆代孕女子們的助理,她們的身體都逃不過「被挑選」的命運。「你將來有什麼理想或夢想?」替朋友面試的中年男子如此問著,諷刺的是曾想成為捐卵者的林森,因為懷孕不得不放棄成為空服員的夢想,母親曾在夢中乘上女兒成為空服員的班機,這一願景也不復見了。全片最驚人的故事編排,在於林森藉由「生產」來償還母親不慎讓他人失去孩子的債,母親竟也接受了「將孩子送養」的荒唐決定,看著林森自願成為另一種形式的「代理孕母」,胸前乳房卻一直隱隱作痛,呼應了母親所說的話「一世的牽掛會在你心口」,無法抵擋孩子的哭啼聲,孩子最終的去留已是電影之外的事了,重點在於這十個月裡從懷孕到生產的歷程。

raw-image
raw-image

「疫情」是否成為《石門》電影拍攝的阻礙?我在電影結束後問起了導演夫妻,她們回答到整部作品都是「邊拍攝、邊剪輯、編寫劇本」,好似女主角在懷胎時所面對的環境變化,編導都在創作過程裡潛在地替主角跨越這些障礙,正巧這就是《石門》片名取名的意涵,是女性在社會中受到阻撓的象徵物,要拼命推開那道石頭所製成的厚門,而英文片名的「Stonewalling」則是呈現了一種「阻隔感」,林森或許是出於本能地拒絕與男友溝通,也可能是外界拒絕與她交流,沒有雙向性的對談,問題無法被全然解決,就像父母親在診所內的爭執與對女兒無法全然的理解。

raw-image

幸好參與了這次「女性三部曲」的特別放映場,筆者依照《雞蛋和石頭》、《笨鳥》到《石門》的觀影順序看下來,導演的創作脈絡是如此清晰可見,喜愛度也累積疊加直抵電影當中的那道「石門」,推開了石牆之後,將迎來重生般的女性新世界。特別崇拜黃驥和大塚龍治導演夫妻如此浪漫的創作精神,她們自有一套創作法,我由衷敬佩黃驥導演,願意在故事裡侃侃而談自己作為女性的生命經驗,大塚龍治導演則在傾聽妻子的話之後透過攝影機將其具象化,片中林森則把當初借的「英語補習班學費」還給前男友,她自願報名了「英語體驗營」的課程,將生命的主導權賦還給自己。那麼林森這一路以來承受的「痛感」,彷彿能夠穿透「石門」傳遞到觀眾的身體裡,不痛的時候,我們也能夠好好地深呼吸了。


願這道石門始終敞開著。


🎶延伸聽歌: #楊乃文 《#推開世界的門 》


#石門 #金馬獎 #金馬獎最佳影片 #stonewalling #黃驥 #大塚龍治

96會員
288內容數
主要是個人文章放置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