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民主開放的社會,只會看稿照念的台灣演藝圈,到底是什麼怪獸的產地?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最近的影劇兼社會大新聞,是主持人黃子佼多年來在網路偷拍論壇「創意私房」上購買未成年私密影片,居然只輕判緩起訴處分,引發社會上一片撻伐。在這樣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社會氣氛下,演藝圈一開始只有少數藝人如林予晞發聲譴責,但是這樣一片靜悄悄的狀況實在太詭異了,所以在藝人小S臉書上,出現了一篇由陳文茜執筆、並且有多名藝人共同署名的「聯合聲明」,算是演藝圈對這個犯罪事件的正式回應。但是這篇明顯避重就輕、連黃子佼的名字都不敢提起的弱弱聲明,在這個百家爭鳴的自媒體時代,顯得格格不入,並且最讓人疑惑的是:這些平常在節目中、網路上很敢講、很直接的藝人們,為什麼遇到這麼嚴重的犯罪事件,反而龜縮起來了?

在台灣演藝圈這樣令人失望的表現之後,我們還可以對台灣演藝圈有多少期待?是不是只要加入演藝圈,這些藝人就得收起自己的公民身分,對於犯罪行為就這樣視若無睹,並且睜眼說瞎話的以制式聲明來假裝自己關心社會議題?在戒嚴時代受新聞局、受黨國控制的演藝圈,到了2024年居然還可以保持這樣的華國色彩,難怪在聲明中署名的這些藝人,我一個也看不下去。社群媒體的開放自由,並不一定可以打進這麼病態保守的演藝圈;而這些藝人在節目中、網路上所展現的直接、真實、做自己,恐怕也是優異的演技展現。當了藝人之後就不能當正常的公民,這實在是台灣演藝圈的悲哀,台灣演藝圈到底何時才能真正「解嚴」呢?

還有一個令人非常在意的重點:這些身處保守演藝圈的藝人們,在習慣了大老們「喊水會結凍」的絕對權威之下,恐怕已失去與社會溝通的基本能力,成為與社會越來越脫節的社會弱勢;而這樣的弱勢,會讓他們更難反抗演藝圈的黑暗面。最好的例子,就是在台灣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大罵行政院長「狗官」「臭流氓」的藝人「范范」范瑋琪,這位以空靈系玉女形象出道的歌手,在此事件之後,清純形象掃地,從此一蹶不振。我覺得她最可憐的,是她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在講什麼,完全沒有足以服人的理由,卻以「狗官」「臭流氓」這麼嚴厲的語氣罵行政院長,難怪會被唾棄。台灣演藝圈的立場偏藍不是新聞,討厭民進黨應該是他們的共識,范瑋琪或許是聽了某些圈內人痛罵政府的言論,在同仇敵愾的情緒下,也於臉書上以「狗官」「臭流氓」來響應,可惜她並不具備良好的論述能力,也不是什麼重量級的娛樂界大老,就這樣被人看破手腳,身敗名裂。

在「狗官」事件之後沒多久,由演藝界大老張小燕帶頭的「別再刁難,給我們疫苗」,即使也引發爭議,但是因為訴求模糊,再加上得到國民黨和佛光山的全力聲援,讓張小燕不但毫髮無損的安全下莊,還成為泛藍陣營的英雄。范瑋琪與張小燕如此兩極的結果,對台灣演藝圈來說,是非常不好的示範:只要地位夠高,權力夠大,就算再怎麼胡作非為,也不會受到任何懲罰。這樣偏差的風氣,在黃子佼的新聞爆發之後,讓人更加毛骨悚然:很多圈內人在新聞爆發前,就已經耳聞黃子佼的犯罪行為,但是因為畏懼他的背後勢力,一直沒有人敢去揭發他,也讓他肆無忌憚的持續犯罪,讓雪球越滾越大,黃子佼其實是被這個病態的演藝圈養大的怪獸。

在台灣這個民主社會,對於重大社會事件居然沒有想法、或是不敢有想法的明星,拿著別人寫好的、明顯對犯罪者避重就輕的聲明稿照著念,這樣充滿極權社會色彩的行為,如果還能不受譴責的被輕輕放過,絕對是對台灣民主社會的重傷害。只有被人拿槍指著頭的俘虜,才需要拿著別人寫好的聲明稿在攝影機前抖抖的照著念,以求苟延殘喘;而這些拿稿照念的明星們,到底是被什麼人拿槍指著頭?這個包庇、甚至養出犯罪者的台灣演藝圈,居然還自鳴清高、自以為是什麼社會良知,要去「督促政府」修法重罰性犯罪者,如此「作賊喊捉賊」、視法律為無物的無法無天,更需要社會大眾的嚴厲譴責。

看來除了持續追查黃子佼的犯罪行為之外,也該徹底清查這個處處包庇他的演藝圈,到底背後還有多少「高人」是他的共犯?這些「高人」是否也有不可告人的罪行?在全民關注黃子佼這個案件的時候,檢調單位應該要擴大規模、徹底查個水落石出,務必要終結這樣的共犯結構。就算訂了超級嚴厲的法律,只要這個包庇罪犯的演藝圈持續存在,有心人士就可以繼續躲在裏面安心的犯罪,這樣就算抓了一個黃子佼,還會再滋生出千千萬萬個黃子佼。所謂「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該是好好整頓這個藏污納垢的台灣演藝圈的時候了。


除了自創內容之外,也讓我們用J Premium來打群架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