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組單飛後,更具代表性的樂手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raw-image


單飛不解散,銷量少一半?

樂團闖出名號後往往面臨現實價值、甚至人性的考驗;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樂手離巢背負巨大的外界壓力,需要足夠的信念與勇氣才能夠綻放屬於自己的光芒。單飛不解散,銷量少一半是真的嗎?樂團名氣會是單飛樂手難以掙脫的框架嗎?以下三組單飛後更加耀眼的樂手,你不能不知道!


raw-image

洪申豪


『We are forever young….』旋律一響起,樂迷們肯定不陌生,透明雜誌在2010年代火燒獨立樂團圈,至今已是台日地下音樂圈的傳奇。當年的他們不只在台日兩地造成轟動,甚至一度簽約日本唱片公司,至今仍影響著當代電影大師等後起之秀,可以說是樂團圈最閃亮的一顆流星。


透明雜誌的靈魂人物洪申豪,2001年組成的樂團一隅之秋初試啼聲,解散後2006年組成的透明雜誌取得巨大成就,然而樂團最終因理念不合而停擺。洪申豪的音樂之路沒有因此停擺,他成立自己的音樂廠牌「petit alp records',縮寫PAR」並發行三張個人作品。有別於透明雜誌時期龐克、青春與狂躁,洪申豪的個人作品有更多的實驗性與對話,持續向聽眾訴說自己的音樂故事。


而後組成的VOOID持續在下一個世代創造傳奇,他所創辦的「PAR Store」,更成為了當今台北鮮明的次文化符號。從組團、爆紅再到個人廠牌、重新組團、實體店鋪,十多年過去,洪申豪用他的天賦與努力,證明了自己獨立的實力與野心。


raw-image

高小糕


提起白目樂隊,樂迷們一定忘不了那放在今日仍獨樹一幟的暴女風格。龐克、Disco加上滿滿視覺系的衝擊,2010年發行首張專輯即榮獲22屆金曲最佳專輯設計獎,演出足跡跨越兩岸三地、美國,白目樂隊的魅力與特色在華語樂壇、乃至於國際舞台闖出極具特色的音樂道路。


成軍十餘年,2021年樂隊主唱高小糕宣布單飛成立個人廠牌「SOFT PUSSY」,並在隔年發佈個人EP。從白目樂隊到個人作品,我們可以看到在這些復古、龐克、實驗性的魅力風格之下,高小糕用音樂更近一步的傳達女性主義色彩。


從暴女到妖女,離開團體的設定與制約,高小糕更直率地表達自己的意識形態,情色、慾望乃至於背後所隱含的批判與靈性追求。也許樂隊的光芒本就不應是枷鎖般的存在,而是音樂人及創作者挑望巔峰的基石,持續地表達自我、追求突破。


raw-image

陳惠婷


Tizzy Bac成立於1999年,作為資深天團的他們,二十多年來登上金曲頒獎台、走上國際舞台Fuji Rock,也歷經樂團成員的離世、樂團停擺。獨特的編制、華麗流暢的鍵盤、精準細膩的編曲,不只是音樂上的成就,Tizzy Bac已然是一個世代的成長回憶。


作為Tizzy Bac創始團員的主唱兼鍵盤手陳惠婷,在樂團成立15年之際選擇單飛,以「the Huiting」身分進行個人創作。縱使Tizzy Bac的成就已經非常耀眼,然而創作者的成長與追求是永無止盡的,跳脫舒適圈,the Huiting在個人專輯加入更多元的樂器風格,訴說更細膩的個人音樂故事。


如果說樂團創作具有更豐富的層次,那個人創作則是多了更多重量與溫度。the Huiting第四張個人創作專輯《王國 Darktopia》已於今年3月實體發行,她用努力與才華證明樂手單飛後更加昇華、創造更炫耀火花的可能性。the Huiting將帶著新專輯於5/19在Clapper Studio舉辦the Huiting《王國 Darktopia》專場,邀請大家現場體驗the Huiting的王國,帶領粉絲進入他全新概念的黑暗烏托邦。詳情請見遠大售票系統及主辦單位躁音製造所/氪米厘娛樂。

    1會員
    6內容數
    一群喜歡音樂的夥伴愛探討音樂、藝文的有趣之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