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記 第三章 光與影子(2)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芙洛可接過了蛋糕,小心翼翼地咬一口,蛋糕體配上鬆脆的外殼甜而不膩,蛋香也很醇厚,只可惜,中心的蛋黃並非流質,有點乾,口感與預期差了一點—應該說,因為這是她最愛的點心,所以評分的標準也很嚴格。

布萊克依然是表情鎮定地吃著,他不會用表情的轉換讚嘆食物的美味,畢竟這麼做對平庸的食物來說有些多餘。準確來說,他偶爾會覺得自己的日常生活是多餘的,心裡總有個念頭,試圖將他和現實生活徹底抽離。

「怎麼了?蛋糕不好吃嗎?」芙洛可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在蛋糕之外的別處。

「很普通。」布萊克承認,他其實也喜歡流質的蛋黃。

「因為不是在常去的店買的,味道相比起來差一點吧。」

他小心翼翼地補充,不希望自己太早被看穿。

「啊,那麼你的表情就不必這麼僵硬吧?」她將下巴倚在自己的手上,繼續看著他。

『果然....還是被看穿了啊。』布萊克心裡想著,同時也為她的智慧而會心一笑。

芙洛可僅吃了半塊蛋糕,剩餘的部分則裝進了袋子裡,她空手起身走向客廳裡唯一的複合櫃,從嵌了鏡子的門打開來,拿出了一塊文件夾板。

「還記得我們下周日要去買花束嗎?」她一頁頁地翻動文件夾。

「花束?買給誰的?」

芙洛可質疑了不下10秒鐘,最後勉強擠出了6個字:「就....給你妻子的。」

布萊克舔了一口自己的手掌心,好遮蔽自己有意無意暴露的神色,既是感嘆自己的遲鈍,也是因為它喚醒了憤怒之情,從他的妻子過世之後,他的人生就成為了一個天平,一邊掛著現實生活,而他的亡妻,則是與現實為反方向的其中一個砝碼。

三年多前的某個午夜,當他以最輕柔的步伐溜入九別墅日的妻子的房間時,發現那張雙人床植有床單、被子與枕頭,沒有見到半個人影。所幸他平日的工地和家庭主婦們愛去消遣交流的根據地有好些距離,出了家門,生活的一切也沒什麼大不同,只是每晚在床邊與妖嬈鮮明的她同房時有些空虛。

她沒跟芙洛可說的,妻子的老閨密們每次往家裡寄信,自己都會親手模仿她的字跡與語調,回信,才能放心的。

這樣多心、繁瑣的生活,時間久了也能習慣的,直至一個漏網鏡頭—一個不可理喻之災難之監視畫面—被擺在眼前之後,他的路從此變了調。原來僅將芙洛可當做情婦的他,彼此的關係不再單純,“黑潮組”也從此誕生,就為了將那投他原配於黃泉的穢氣東西送入歷史之長河。

「對不起,我不該提起這個的。」她說。

「總是有需要面對的一天啊。」布萊克將其餘的蛋糕送入嘴裡,輕輕地對她搖頭,表示沒有放在心上。「我們要買多少錢的花?」

「預算80塊,這樣夠慎重嗎?」

「差不多了。」

芙洛可在文件夾上畫了一撇,滿意地收了起來。

同時,布萊克開始掃盡蛋糕剩餘的碎屑,這時,有如收訊不良收音機的細碎雜聲不和諧地從右耳傳入。他向右一撇,千萬個細小的藍紫色矩形由上而下於桌邊的椅子掃過,一個泛著微淡藍光、穿著短T夾克的人形出現在他眼前。它橫握著手機,雙腿蹺在桌面上,不斷以雙手的指頭敲打屏幕,眼神極為專注。

直到他露出滿意的笑臉以單手握拳,將手機放在桌上之後,布萊克拍了一聲掌,他瞬間撇過頭來,讓兩人對上了眼。

「喔!晚上好啊,黑大帥。」那位「幻影」爽朗地張口,點頭寒喧。

「好久不見了,莫向。」

黑大帥同樣ㄉㄢ點頭,但他沒有笑。

莫向是他們三人之中年級最小的一人,也就是“黑潮組”的老么,他是布萊克平常時刻最不想見到的人,他看似無拘無束,對於布萊克的復仇計畫也不聞不問,但芙洛可堅持將他留下——兩人從相遇到今天過了一年,留下莫向的原委卻依然是個她不肯透露的秘密。

雖然他總是高調地將布萊克沒有的超能力展露出來,但布萊克一刻不能喜歡上這位以虛無主義貫徹至今的男孩。他的確很有才華,卻一刻不能贏得老布的掌聲。他高調,卻不能成就完美。

「離開我們的這幾天,你有好好賺錢嗎?」布萊克拉高嗓門,因為知道對方肯定帶著耳機。

莫向摘下耳機,一邊哧哧傻笑。

「你知道我不擅長說謊,大哥。」他一臉輕鬆自在地看著布萊克嚴肅的表情,像在看待一般朋友似的。既使對方的來頭再大,他似乎都是如此。

「當然來不及工作囉。」他的語氣又突然急轉直下,抿緊雙脣,不再輕浮。芙洛可正好從房間回來,被這個表情的突變給逗笑了。布萊克瞪了兩人一眼又立即以手遮起,不願影響到兩人的心情。

「小黑你就放心吧,莫向在我的調教之下,很快就會獨當一面,不會再給我造成困擾了~」

芙洛可露出一彎又輕又柔的微笑,也在說完之後瞬間垮了下來,接著又爆出了一陣笑聲,小黑也形式性地笑了幾次。

「有甚麼新聞嗎,莫向?你一定又偷溜去什麼地方了。」

「嗯,大哥,你想聽地區性的事件,還是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聞軼事?」莫向。

「你每次都用這個型態四處遊蕩,會發生什麼事?別人都摸不著,你也碰不到任何人——別告訴我你又被路人發現,他們把你當鬼魂而嚇著,這個我聽太多遍了。」

「放心吧大哥,這次的事情比那有意思多了!」

莫向用手背擼了一下鼻子,不拐彎抹角大聲說:「凱茲國又要舉辦神官選拔了。」

凱茲國這個名字,讓布萊克的眼神更加憤怒。

「所以呢?」他壓抑著自己的怒火,以自己所能達到最平靜的語調問他。

「沒有所以了。」

莫向伸了大懶腰,拿起了芙洛可吃剩的蛋糕來嗑。

「那天我在那座聖殿附近遊蕩時,看到了一個有金髮的傢伙朝我的殘影衝過來,你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他既然完全無視我,從我的殘影正中間直接衝過去!」

老布眉頭微皺,心想這件事的確反常。一個能夠被看見卻摸不著的物質在眼前出現,即使不大呼一聲恐慌,也會唯恐避之不急或在路過時多看幾眼。

「你覺得他看起來像是哪裡來的人?」布萊克又問。

「我真的不知道。」莫向承認。「我的殘影被碰到就會現形,所以我很快就跑進附近的巷子躲起來啦......但好像還記得一點...」

布萊克將臉貼近對方,無聲地盤問他說出更多細節。

7會員
8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嚴元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告別2023的小文章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閱讀心得】王文興-家變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丫鬟復仇記1今日天氣格外地好,沈延打馬走在馬車前,時不時地還回頭看看郡主,看到好看的花還會摘上一朵插在郡主的髮間,惹得郡主羞紅了臉。 有郡主在的地方他是不會對我表露出一絲情意的。 我也不需要,多親熱親熱吧,過了望天谷可能就沒命親熱了。 望天谷是個漏斗的形式,只有小小的一個谷口讓馬車勉強通過,想要掉頭可是萬萬不能
avatar
petter
2023-04-27
丫鬟復仇記0我家小姐難產死了,被姑爺害死的。 小姐還未下葬,姑爺就要納了我,讓我做第三房姨娘。 我同意了。 畢竟我家小姐還在下面等着姑爺呢。 我家小姐最怕孤單了,從小身邊就離不得人。 我得早些讓姑爺下去陪她。   一 夜黑風高,偌大的院子裏只有我一個人跟一口棺材。 我用身體擋着風,一邊專心地燒紙,一邊自言自語說
avatar
petter
2023-04-27
[影評]《花漾女子》-悲傷復仇計畫《追殺夏娃》導演艾莫芮德芬諾詮釋復仇的精彩作品《花漾女子》。
Thumbnail
avatar
阿茲
2023-01-20
🌏 王子復仇記的一週國際大事(2023.1.1~1.7)|石川カオリ的國際新聞電子報本週新聞精選:🇺🇸 美國眾議院經過15輪投票終於選出新議長/🇩🇪 路透社:親俄人士試圖改變德國對烏克蘭政策/🇮🇱 以色列新科國防部長走訪聖殿山惹議/🇰🇪 肯亞同運人士遭殺害/🇲🇽 墨西哥毒梟集團第二代被捕/🇬🇧 英國哈利王子出書爆秘辛
Thumbnail
avatar
張郁婕(CHANG, Yu-Chieh)
2023-01-07
avatar
2022-06-19
公主復仇記庫伊拉德薇Cruella de Vil是你我再也熟悉不過的迪士尼反派角色之一,說到庫伊拉,黑白頭髮、身披皮草、一手叼煙,是我們對於這位時尚狂人最經典的印象。《時尚惡女:庫伊拉》中的艾瑪史東,在劇照釋出過後,便讓我期待感倍增。
Thumbnail
avatar
蕭葉拾光
2021-10-26
孤兒復仇記 - 趙武與約阿施遭滅門後大反擊的故事雖然說夢境是虛幻,不過未必完全是子虛烏有。正如上一篇說預知夢,就顯示夢有預知之能。即使沒有預知之能,有時夢境也能反映一個人的過往經歷或心理狀況,所以夢是心理學家經常研究的對象。
Thumbnail
avatar
歷史叔叔
2021-03-21
復仇記 - 不要隨便叫別人饒恕“難道你要的是復仇嗎? 你要生氣到什麼時候?“ 很多基督徒面對“別人在生氣”的反應,讓我覺得好氣又好笑
Thumbnail
avatar
Zora是個問號
2020-10-09
中世紀版雙王子復仇記──《墮落王子(Captive Prince)》C‧S‧帕卡特TAG:39萬字、架空西方、中世紀、歐風、宮廷鬥爭、宮鬥、相愛相殺、肉、王子x王子
Thumbnail
avatar
deeproads
2020-10-08
avatar
lwe9111
2007-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