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花-01.克什雅族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在遙遠的古代,由於皇的造孽,因此降下了詛咒。
皇自食惡果,成為了不死之人且後繼無人。
死亡乃非肉身,而是靈力全失;彼時,將再度從永生花中誕生,繼續世世代代的還債。


01克什雅族


克什雅家族,世世代代侍奉著皇,忠心不二。


「蕾拉,該膜拜了。」母親喚著我,手裡拿著祭祀的食物。

「馬上好。」我披上膜拜時專用的斗篷。在我們克什雅族中所敬仰的神是所謂的狼。傳說中,我們祖先曾被類似半狼半人的生物拯救。於是,祖先爲了報答他們,才開始祭祀他們。克什雅族已有五百萬年的歷史,但在過去這些年來的歷史記載中沒有多少人實際確切的見到祖先口中…嗯,半狼半人的生物。但是我們依舊深信著,或許是代代相傳,我們對於狼神的敬畏絲毫不受歲月動搖。

每天的晚上就是我們膜拜的時候,雖然並沒有強制規定每個人都必須膜拜,但族裡的人們都總是虔誠、不倦的幾乎每天膜拜。膜拜的方式有很多種,最常見的方式是去位於族裡中心的一座殿堂,我們稱之為聖屋。另一種則是在家中自行膜拜,通常這類人家中都會有一間專門用來膜拜的房間,對於已年邁或行動不方便的人來說很方便。我們家有膜拜室也會去聖屋膜拜,最主要是因為我有個虔誠的母親,至於我和我弟弟則是將這種行為當做一種例行事務而不是一種信仰。當然,這我母親可不知道。


「神聖的克什雅神,我是蘿莉‧塔庫。」母親虔誠的跪在聖屋裡五邊形傳統圖騰所編製的墊子,仰頭望著祭壇的狼神雕像說道。雖然家裡有膜拜室,但母親仍堅持每週至少兩天去族裡的聖屋進行膜拜,另外也是想尋求巫師的祝福。

「我是蕾拉‧塔庫。」我緊接著說道。

「我是雷諾‧塔庫。」弟弟跪在我左側大聲的說。

「我們塔庫家族,希望神聖的您能保佑我們家一切平安。」我瞥見母親眼角下流出一滴淚。兩個月前,族裡的成年男人們都被派去打仗了,不例外地,我的父親也被召去出兵了。這兩個月母親非常思念父親,雖然她沒說但我就是知道,當然我和雷諾也很想念父親。

「請喝。」一旁的巫師開口。我族裡的巫師代表著地位崇高、聖潔、不可侵犯的地位,他們也都是族裡最虔誠的一批人,傳說巫師的祖先擁有魔法。巫師的人口不多,通常都是代代相傳,但也有少數傳授給具有天份的人。巫師們主要的工作不外乎可以治療疾病、預知、感應、祝福。我伸手接過巫師遞給我的月牙酒,緩緩的倒近我的嘴裡。月牙酒是狼神很喜歡的酒,不過只有在特殊節日或膜拜時才能飲用。當然它所代表的意義也很特別,喝了它可以達到淨化心靈及身體的目的,同時也是對於狼神的尊敬。

月牙酒是米黃色的,有點濃稠,聞起來是淡淡的野草味,有點像下過雨的森林的味道,喝進去一開始有點苦而後有點甜,每次喝完它總覺得我的煩惱似乎都會消失,心靈上也得到了平靜和寄託。

「祝福您。」膜拜完後,我們三人鞠躬和巫師互道。

回到家後母親開始準備晚餐,我望著母親的背影不自覺得從後背擁抱了她。

「怎麼了?」母親溫柔的問但繼續手邊的事。

「沒什麼。」我說謊。其實我很怕母親突然哪天也不在了,雖然這樣想很悲觀但我的直覺就是這樣覺得。

「別擔心,我們一家很快就會團聚的,嗯?」母親轉過身來反抱我,她的手輕輕拍著我的頭。

「嗯…」母親總是能給我安心的感覺「媽,我愛妳。」


✦作者碎碎念✦
第一次上傳自己寫的小說,某方面也是逼自己把它寫完,畢竟很多小說都在難產中(?

希望看過的人不要據透(誰

月牙酒的顏色跟小米酒很像! 過去狼人們會將過世族人的狼牙製成酒杯以此緬懷,並在月圓的時候對著月亮喝著狼牙裝的酒嗷叫!


❖歡迎按下愛心+追蹤,延續我創作的動力❖




2會員
8內容數
念心理系的平面設計師 把幻想寫成文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