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話-快樂的伐木工

亞瑟與多利安在酒吧喝得暢快,倆人的意識逐漸被酒精影響到暈頭轉向,酒吧內的客人們越夜越開心,舞台上的舞孃隨著音樂扭動著身體,台下的客人每個都看得癡心著迷,一個杯子摔破的聲音在酒吧內似乎也是稀鬆平常,多利安逐漸不勝酒力趴在吧台打起盹來,「欸欸,你這個臭半獸人,給我起來繼續喝啊,臭多利安。」亞瑟拉著多利安的手,一手拍著多利安的大臉,多利安的臉頰被亞瑟連續的拍著,「我...噁...喝不下....了...噁」,多利安無氣無力的揮著手,亞瑟一臉無奈,「嘖,哪有半獸人這麼不能喝的,噁...」,亞瑟的表情其實也是一副快吐出來的樣子,「走啦,我送你回去,噁....」,亞瑟將多利安的手披到自己的肩膀上,「要不要幫忙啊,亞瑟,多利安不輕耶。」酒保看間亞瑟打算把多利安扛起來,「不~~~~用~~扛他那麼多...噁..次了,不差這一次。」亞瑟對扛喝醉的多利安的經驗十足,「錢放這裡,先走啦,老闆!」亞瑟扛著多利安搖搖晃晃,一下撞到別人的桌子,一下撞倒正在送酒的服務生,但酒吧內大家看著也只會大笑,沒人對兩個醉薰薰的酒鬼有半點不高興,彷彿亞瑟和多利安喝醉酒已經是每天都發生的事了。

「嘔~~~~~~~~」,亞瑟一口吐在多利安的腳上,「嘔~~~~~~~~~」換多利安吐在亞瑟的鞋上,兩人吐完繼續在雷文鎮的街上搖搖晃晃的走著,「多利....安,噁....你...他媽的給我...噁...在這裡躺好別亂動...噁」,亞瑟將多利安放在兩間房子中間的縫隙中,「躺好....別亂動..」。

「你們跟夠了嗎?」亞瑟的眼神與口氣突然充滿殺氣,回頭望向背後雜貨店旁邊的暗處,「躲躲藏藏,在酒吧我早就注意到你們不是本地人,亞斯路格派來的吧?」,亞瑟在酒吧一眼就認出是亞斯路格的斥候,兩個人緩緩的從黑影中走了出來,雙手舉著表示無敵意,「影刃的亞瑟大人,我們是傑克大臣派來找您的。」

亞瑟的手沒離開腰際的匕首,「說!我在聽。」

「傑克大臣在召集近衛們回王都,但詳細內容他並沒有說,他希望可以親口跟您說。」,斥候們的雙手依然舉著而且神情十分緊張,他們知道在對話的人是近衛中的第一殺手,一個閃神或說錯話匕首可能就會在眉心。

「告訴他,要拜託人,有誠意一點,自己來,滾吧,我沒興趣。」亞瑟說著

「但...」斥候們依然想要繼續遊說下去

「我說...滾!」亞瑟露出了一點匕首的刀刃,眼神殺氣完全流露,斥候看到這裡只好慢慢後退,大打退堂鼓。

「哼....嘔~~~~~~~~~~~~~~~~~~」亞瑟一口吐往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多利安身上....多利安仍睡得香甜.....

「碰碰碰!亞瑟!亞瑟!起床!」多利安在亞瑟的木屋外敲著門,亞瑟一臉疲憊樣一看就知道酒精還在他的腦袋裡翻滾著,「幹嘛...一大早....敲敲敲的.....還有,你又沒有洗澡了,臭死了...」亞瑟捏著鼻子看著只換了衣服頭上還黏著乾掉嘔吐物的多利安,「工頭那邊說有不錯的工作,我們快走吧。」,亞瑟看著沒什麼宿醉樣的半獸人,抓著自己的頭髮,「好....我穿個衣服,你能先把你的頭沖一下嗎?臭死了。」他看著多利安的頭一臉厭惡樣,揮揮手到屋內穿上衣服,多利安則走到外面的井邊打了桶水,將頭沖洗了幾遍。

亞瑟睡眼惺忪

亞瑟睡眼惺忪


「客戶指定要檜木,烏鴉林南邊伐木場那邊有幾棵檜木可以採了,這兩天雖然原本沒排工作,客戶臨時要加單也加了不少錢,所以商會這邊也多付了一倍的工資給我們。」半獸人工頭解釋著多利安口中說的好賺的工作,「那沒問題的話,大家就出發到伐木場吧。」,大夥上了蒸氣馬車,一群人來到了伐木場,「好!簡單的工作,我們砍一砍立刻就完工,我再請大家喝酒!」,大夥聽到工頭這樣一喊,拿著巨斧,開始上工,半獸人伐木工準確的砍著樹,樹倒了後再由人類工人將樹枝修剪掉,不一會功夫,客戶要的訂單量就夠了,工頭熟悉的操作著蒸氣馬車上的夾爪,蒸氣大量噴出,一棵又一棵的檜木原木夾上了蒸氣馬車的拖車台上,「好!大夥收工領錢啦!」工頭指示著工人們上車返程回雷文鎮,亞瑟與多利安在座位上開心的聊著天,但亞瑟注意到昨晚那兩個斥候一直尾隨在他們後面,依然不死心的跟著。

「哇塞!兩枚金幣!這也太爽了吧,老大!」多利安看著工資比以往多很多,不敢置信的與工頭說著,亞瑟一把把多利安推開,「讓開,換我領了。」,工頭將金幣交到了亞瑟的手上,熟悉的翻著帳本那亞瑟的資料頁記上工資已發的字樣,多利安勾著亞瑟的肩膀,兩個人又打算今晚在酒吧又來個不醉不歸,亞瑟仍不時注意著在酒吧角落的那兩個斥候。

雷文鎮酒吧此起彼落的音樂聲與吵雜聲,日復一日的重複著,但居民們依舊在酒吧裡喝酒作樂,舞孃依然熱情如火的跳著舞;亞瑟走到了斥候坐的桌子前,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昨天我警告過了,叫你們滾,監視了我一天,我只差沒把匕首往你們丟。」,亞瑟強大的氣場壓抑著兩個斥候,「亞瑟大人,你不跟我們回去,我們沒辦法交代傑克大臣。」,斥候向依舊向著亞瑟說明傑克的請求,「我說了,我不要。」,亞瑟盯著說話斥候的眼睛,突然一隻大手放在了亞瑟的肩膀,「他們在煩你嗎?」,多利安問著亞瑟,眼神兇惡的盯著斥候,「你不能亂動手啊,半獸人!違反停戰協議的!」,斥候緊張的說著,「不,沒關係,他們要走了,我們回去喝酒吧。」說完,亞瑟離開了座位,和多利安有說有笑的回到了吧台,繼續大口喝著酒,兩個斥候又踢到了鐵板,只好決定連夜返回王都報告狀況。

酒量不是很好的多利安,亞瑟的好朋友兼同事

酒量不是很好的多利安,亞瑟的好朋友兼同事


今夜亞瑟沒有喝醉,他將多利安送回家後,獨自一人坐在自己的木屋的玄關,他抬頭看著月光,思考著兩個斥候所說的話。

斥候騎著馬趕著路,在他們要抵達王都時在森林中遇到了幾個充滿敵意的半獸人,這些半獸人看起來沒有意識,如同行屍走肉,但斥候們因視線不良沒有看出這群半獸人的不同,「你們越界了,我們必須驅趕你們!」,斥候拔出配劍,半獸人對著他們兩個衝了過來,大木槌一掃之下兩個斥候被打下馬,其中一匹馬被木槌擊中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兩個斥候也跌落在地上,「你們想幹嘛!!」兩個半獸人將手伸了出來,一個半獸人抓著一個斥候的頭,他們拖著斥候,斥候掙紮著,但面對半獸人強勁的手力根本無法掙脫,半獸人拖曳著斥候來到了森林的深處,他們將手舉高,斥候的腳底出現了傳送陣,傳送陣開始拉扯著斥候身體,強大的拉扯感讓他們開始慘叫著,沒多久慘叫聲就消失在森林裡,行屍走肉般的半獸人又開始漫無目的的走動。

「傑克大臣!不好了!」,衛兵隊隊長快速跑進了政務廳,「我們派去雷文鎮的兩個斥候在烏鴉林往南的森林一處被殺了。」,傑克看著慌張的隊長問著:「被殺了?怎麼被殺了?」,衛兵隊長解釋著現場沒看到斥候的屍體,但其中一隻馬被大木槌敲死,而使用大木槌的兇手,判定為半獸人,傑克覺得事情越來越複雜,他又請衛兵隊長派出一隊衛兵前往雷文鎮調查斥候消失的原因,並著手查緝抓走斥候的半獸人,他自己則決定親自前往雷文鎮找找亞瑟,一方面要召集他,另一方面想要確定斥候的失蹤與他無關。

76會員
73內容數
大家好~歡迎來到跑大叔的沙龍~這個沙龍的建立主要是連載自己的創作與插畫,另一方面與格友們作分享一些自身的興趣,而沙龍有一個房間就是要將自身十幾年的工廠管理經驗量化產出成攻略集,看能不能幫上工廠管理苦手的格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