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之路(五) 「不避險操作才是最大的風險」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在高鐵車廂中,尼克聽得津津有味,說你當初進入電子產業確實是很好時機,真的是選擇比努力更重要。你也提到當年推動公司上市,上市後與法人及投資人互動的點點滴滴,除了這些以外,你覺得還有甚麼特別值得分享的? 阿政想到那就是那些與外商銀行外匯交易的日子。


阿政開始回憶當年EG電腦與外商銀行的合作。彼時,公司以歐美市場為主,還有少量銷往日本,因此持有多種外幣,包括馬克、英鎊、美元和日元。在公司規模尚小時,缺乏專門人員管理外匯風險,便倚靠自然避險。然而,上市後公司營收增長迅速,外幣風險擴大,對公司損益的影響變得顯著,老闆決定正式展開外匯避險操作,並委託阿政來執行這項工作。


EG電腦制定了嚴謹的外匯交易規範,確定交易限額、避險比率以及授權權限等細節。老闆的目標不僅是降低匯率風險,更希望能通過外匯交易創造業外收益。老闆的一句名言經常在阿政耳邊回響:“匯率風險:不避險操作才是最大的風險。”


阿政與花旗和渣打銀行等外商銀行進行交易,通過信用額度抵押保證金,以100萬美元為基準進行交易。每月月初,阿政會根據市場走勢向業務和採購部門報價當月匯率,並根據應收應付的負債計算公司的淨部位,以此決定避險比率,有時甚至進行超額避險。有一年台幣意外大幅升值,許多電子公司面臨巨額匯兌損失,唯有EG電腦因超額避險獲得了豐厚的匯兌收益,甚至經濟日報還專題報導這一成功案例。


阿政在回憶這一段時,臉上浮現出一絲自信的笑容,這段成功的經歷是他在公司歲月中的驕傲。


隨著外匯交易的深入,阿政開始接觸到衍生性金融商品。花旗銀行外匯部門在Morris的領導下,從香港引入了許多新型產品,EG電腦也成為台灣第一批參與交易的公司之一。阿政記得當時除了EG電腦,宏碁、台達電、仁寶等知名公司也開始涉足這些複雜的金融工具。


那時,這些商品對大家來說都是新事物,會計公報尚未發布,會計師事務所或公司稽核部門查帳時對衍生商品性感到陌生。阿政甚至曾開玩笑地對他們說:“先回去念念書再來查吧!”當年與阿政一同交易的花旗銀行交易員,如今也成就非凡:小郭成為知名證券公司的總經理,SHIAU則成為大型上市電子公司的財務長。


尼克聽到這裡,驚訝地點頭,沒想到這些業界翹楚都出身於花旗銀行的外匯部門。阿政分享道,他在EG電腦的五年中負責外匯交易,年年獲利未曾虧損,甚至每年都有額外的業外收益,足以彌補公司本業盈利的不足。


阿政對尼克說:「這些年來,我看到媒體報導許多上市公司遭受巨額匯兌損失,其實這都是觀念的問題,近年來可能因為外商銀行退出,加上避險成本大增,以及財務人員避險操作能力不足,大部分公司都採用自然避險法,所以財報上才常常會顯現巨額匯兌損失,其實外匯避險也不僅僅是遠期外匯的買賣,借款的改貸,例如:美元借款改貸台幣借款,也是一種操作,端看財務人員是否有敏感度而已。這也因此這讓我想起以前老闆常說的那句話:匯率風險:不避險操作才是最大的風險。」


尼克聽著阿政談到外匯交易的那段日子,眼神中閃爍著好奇。他緩緩點頭,對阿政的經歷深感興趣,這些故事仿佛為他打開了一扇眺望企業運作和全球金融之窗。


(未完待續)

raw-image


人生如同一場沒有預演的戲劇,我們無法選擇角色,但卻能夠演繹自己的獨特故事。寫作也許就是為了記載時代種種的細節,讓那些遺落的事物重生,讓它們不褪色地存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