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偷嗑】從代工到台灣原創 邱立偉、湯昇榮用最高標準打造【《八戒》決戰未來】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raw-image


說起台灣自製動畫電影,你的第一印象會是哪一部?是經典代表《魔法阿嬤》?還是喚醒許多人回憶的《幸福路上》?其實,台灣製作動畫的技術,一直都有,早期甚至有不少美國、日本卡通都是在台灣代工製作,但一直沒能找到專屬自己的動畫之路,只要談到台灣動畫電影,許多人最先提起的,一定會是《魔法阿嬤》,但現在有一部動畫電影【《八戒》決戰未來】,或許能為台灣動畫片找到可能的曙光。

 

【《八戒》決戰未來】由金馬得主邱立偉,攜手金牌製作人湯昇榮共同打造,以四大名著《西遊記》為背景,結合全新故事與人物,創作出台灣原創動畫電影,盼望透過看似熟悉卻又能引發台灣觀眾共鳴劇情,為台灣動畫電影注入新活力。

 

邱立偉讓《西遊記》穿越未來 湯昇榮盼台灣動畫電影走的更遠

raw-image

(照片來源:八戒 PIGSY粉絲團)


【《八戒》決戰未來】是導演邱立偉與監製湯昇榮花了八年時間才打造完成,故事雖以《西遊記》為基底,但整個設定上卻是截然不同,【《八戒》決戰未來】以未來世界為背景,主角也從原本的「悟空」,改以「八戒」作為第一男主角,相較原著或過去改編的影視作品,【《八戒》決戰未來】是的故事,更加著重在親情、新與舊的平衡等,劇情更加貼近觀眾,也更能引發共鳴。

 

但為什麼會選擇改編《西遊記》呢?導演邱立偉解釋:「因為我本來就很喜歡《西遊記》,我第一次看是國小升國中那個暑假,光看文字就覺得非常生動,有那麼多角色,而且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背景故事,讓我非常深刻。」邱立偉說,當時在紐約擔任駐村藝術家時,啟發了對這部動畫電影最初的靈感,也認為《西遊記》作者吳承恩的原著,就算把整個背景時空置換成未來,也非常合理,加上現在AI的發達、整個科技的進步等,都能以全新思維讓觀眾重新認識這個耳熟能詳的傳統故事。

raw-image

(照片來源:八戒 PIGSY粉絲團)


至於二師兄「八戒」晉升男主角,邱立偉則說:「因為我覺得八戒就像我們一般人。」八戒在電影裡的性格或存在,就如同我們每個人,必須要工作、但偶爾也會想偷懶:「我覺得這其實也是一種選擇,我們不一定要當第一名,當個二師兄也沒什麼不好,現代人對自己的心態或自我要求,好像如果離職或回到故鄉,就是一種失敗,但我覺得不應該是這個樣子,應該是要為勇於改變的人感到高興。」

 

而曾監製《茶金》、《模仿犯》、《誰是被害者》、《火神的眼淚》等多部台劇的金牌製作人湯昇榮,也表示對小時候對《西遊記》非常著迷:「這個故事太有想像力,對人性與慾望的反諷、人在解決問題時會如何克服困難等,吳承恩想像的這個世界是非常強大的,就算改編成真人作品,每個角色都非常生動。」

raw-image

(照片來源:八戒 PIGSY粉絲團)


對湯昇榮來說,將「八戒」作為這部動畫電影的主角,是非常有趣的,雖然過去大家對這個人物想到的都是好吃懶作,可將這樣性格的人物放在當代社會,卻也更能接近觀眾:「透過這次重新塑造八戒,可能有點小懶散、很愛吃東西,但不愛爭強鬥狠或很注重面子等,他會有一個自己的生命節奏,也有自己的生命目標,這點就會跟一般大眾很像。」湯昇榮表示,無論是從故事或電影裡想表達的核心,他相信【《八戒》決戰未來】都會帶給觀眾一種新的可能性。

 

事實上,過去多以監製戲劇或真人電影為主的湯昇榮,也曾策畫過動畫電影《印順導師傳》並入圍金馬獎最佳動畫,對他來說,動畫電影的想像,更加龐大:「我覺得台灣的動畫電影一直都很好,包括各種代工等等,但當我看到他們協助全球操作的時候,就一直覺得為什麼台灣原創故事沒有辦法透過動畫呈現?但日本或歐美動畫電影的票房,在台灣都非常好,為什麼台灣自製動畫沒辦法獲得觀眾認可?是技術嗎?還是故事?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湯昇榮表示,之前過去曾有製作過動畫的經驗,所以一直希望能結合更多資源來推動台灣自製動畫,也因此當邱立偉跟他提【《八戒》決戰未來】時,也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題材。

 

他說:「我們現在必須想的,是包括整個產業的變化,都必須要去找到方向跟定位,因為動畫是沒有國界的,不管大人或小朋友都可以看得,這會變成產業上一個很重要的推動,讓台灣動畫電影走得更遠。」

 

邱立偉難忘電影改剪 湯昇榮用最高標準製作【《八戒》決戰未來】

raw-image

(照片來源:八戒 PIGSY粉絲團)


【《八戒》決戰未來】從發想到正式跟觀眾見面,足足花了八年時間,這中間不僅跟荷蘭製作公司 「Submarine」攜手合作,在草稿初期更特別邀請《刃牙》、《鋼之鍊金術師》、《機動戰士鋼彈SEED DESTINY》等多部知名動畫的日本編劇高橋奈津子擔任,後期也邀請夢工廠創意長協助,在跨國合作下,最終才得以完成【《八戒》決戰未來】的樣貌。

 

作為一部台灣自製動畫電影,【《八戒》決戰未來】的幕後團隊可說是非常強大,也來自世界各國,但對邱立偉而言,在整個過程中,最困難的不是如何去製作這部電影,而是該怎麼樣透過電影跟台灣觀眾溝通:「因為很多觀眾不知道台灣台灣有做動畫,或者只知道台灣有幫國外做動畫或代工,主要是因為我們的動畫產量並不多,所以要怎麼樣讓觀眾知道台灣有自製動畫是最困難的。」邱立偉表示,大部分的觀眾都是看日本或歐美動畫,但他也想讓觀眾看看台灣動畫電影能夠做到最好的樣子。

raw-image

(照片來源:八戒 PIGSY粉絲團)


在聊到製作過程中最難忘的事,邱立偉則笑著說:「改剪!」由於相較一般的影視作品,動畫片的剪接相對繁瑣,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也因此當在製作【《八戒》決戰未來】時,只要遇到改剪,就會非常麻煩,他說:「動畫通常是分鏡腳本結束後,就一顆鏡頭一顆鏡頭做出來。」但這次他們特別邀請曾以《緝魂》榮獲金馬獎「最佳剪輯」的知名剪接師解孟儒進行剪接:「本來擔心這個腳本,他們可能會看不習慣,或沒有什麼素材可以讓他們使用,但他也很開放,覺得就來剪剪看,就從他電影剪接師的角度,為這部作品再解構一次。」

 

但沒想到到了混音期間,需要有一些地方做改變,就又要從頭來過,邱立偉說:「要修改東西,對動畫來說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因為需要增加的畫面,是要從零開始,包括分鏡腳本、做模型、打光等都要從頭開始,而且那時候離要準備混音,只剩下兩個月。」邱立偉分享表示,當時真的是全部劇組動起,而且身為導演,他還需要穩定軍心:「因為我覺得大家都做到這個地步了,所以每個環節都不能輸,也讓我覺得【《八戒》決戰未來】的起頭,像是設計或邀期的程度、目標等都是很不錯的。」邱立偉坦言,在製作這部片的時候,會有一種不甘心,因為台灣動畫為人作嫁許久,但長久以來卻始終沒有再一部台灣原創動畫電影,所以希望能藉由【《八戒》決戰未來】,給觀眾一個交代:「希望可以給觀眾感受,在這個情況下,這是我們能夠做到最好的樣子。」

raw-image

(照片來源:八戒 PIGSY粉絲團)

 

而身為本片監製,湯昇榮也對【《八戒》決戰未來】的完成,有很高的評價:「當立偉2017年決定要做這個題材的時候,就非常吸引我,尤其角色設計的美學是很精準的,不是皮克斯那種美式動畫,也不是日本動畫裡的柔和,有找到一個屬於我們想要傳遞的美學。」湯昇榮也認為,雖然【《八戒》決戰未來】背後是一個古典題材,該思考的是要如何吸引觀眾?核心價值是什麼?要怎麼跟市場回應?要怎麼樣在各種條件下讓電影達到最好的樣態?這些都是會相互去碰撞出很精彩的火花。

 

但湯昇榮也坦言,台灣動畫電影是非常辛苦的:「一個日本動漫進來,票房都會非常好,像最近的《排球少年》或過去宮﨑駿的電影,因為他們已經有一個產業工業化的條件,但台灣還是在一個比較手工製作的方式,但有趣的是,台灣過去其實是大量為其他國家做動畫代工。」湯昇榮認為,台灣影視作品不管是藝術或商業類,都有很好的表現,唯獨台灣動畫不會是觀眾首選,也因此在製作【《八戒》決戰未來】上,他們都有不能輸的態度:「所以我們希望每個環節都是最棒的!」包括邀請許光漢等知名演員配音、海報是由知名設計師陳世川設計,加上金獎剪接師解孟儒,及整個幕後團隊,每個環節都是最高規格,為的就是希望能讓觀眾看到台灣原創動畫電影的確是能做到如此表現。

 

【《八戒》決戰未來】未上映已獲關注 邱立偉、湯昇榮打造闔家觀賞的台灣原創動畫

raw-image

(照片來源:八戒 PIGSY粉絲團)

【《八戒》決戰未來】的故事雖然是改編自《西遊記》,但時空背景跟人物都不再是觀眾過去所熟悉的形象,更加貼近大眾,情感上也更適合親子;對此,邱立偉表示對這部電影的期盼,的確更希望是成為一部親子同樂的作品:「因為裡面有談到像隔代教養、人際關係或像八戒等角色的成長,就連反派都有自己的魅力與理想,所以對於這部片,我們更樂觀是能吸引親子觀眾。」事實上,【《八戒》決戰未來】雖然未上映,但已經獲得不少國際影展的青睞,更榮獲國際兒童影展「兒童推薦獎」,豐富的故事主題與令人驚豔的動畫設計,獲得很高評價。

 

而湯昇榮也同樣期待電影能夠吸引許多親子觀眾進場支持:「其實市場就在那邊,像《灌籃高手》、《鬼滅之刃》的觀眾群在台灣都是非常龐大的,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機會,所以立偉選擇這個故事,裡面的走向、對白或呈現的方式,親子確實是裡面一個很重要的核心。」

 

湯昇榮認為大眾其實可以透過這部電影去看看動畫裡面的技術面,至於娛樂性,也能透過幕後配音的知名演員們來滿足他們的需求:「作為一個監製的立場,我們要讓各種可能性一直產生,必須要把所有可能發生的事都擺在最前面,包括故事跟題材會提供親子一起去看一部這樣的電影,從幕前到幕後,都有很高的整合度,希望可以提供觀眾感受看電影的樂趣。」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