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寶級經濟學家Arthur Laffer與Steve Hanke對談:自由貿易、稅收、貨幣

Joan Tsai
發佈於大師系列 個房間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 文內如有投資理財相關經驗、知識、資訊等內容,皆為創作者個人分享行為。
  • 有價證券、指數與衍生性商品之數據資料,僅供輔助說明之用,不代表創作者投資決策之推介及建議。
  • 閱讀同時,請審慎思考自身條件及自我決策,並應有為決策負責之事前認知。
  • 方格子希望您能從這些分享內容汲取投資養份,養成獨立思考的能力、判斷、行動,成就最適合您的投資理財模式。

Arthur Laffer Steve Hanke,兩位都是相當有成的當代經濟學大師。Arthur Laffer是雷根總統時期的經濟政策顧問委員會成員,木頭姊的恩師,我也很推薦他和木頭姊對談的影片;Steve Hanke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經濟學教授,自我開始認真看YouTube財經頻道,有聽過幾次訪談,查了維基之後才發現他的厲害成就(維基有一段"Currency boards and dollarization"的介紹,有關香港貨幣發行局,非常值得玩味..)

來自我之前推薦過的YouTube財經頻道David Lin,這個頻道的來賓和內容方向,大致上我都蠻喜歡的!

raw-image


以下簡單筆記摘要與心得:

  • 兩位大師一開頭就先比"老",Dr. Laffer 83歲 v.s. Professor Hanke 81歲,兩人的經濟理念是大同小異,Hanke完全認同Laffer提出的「繁榮的五大支柱 Five Pillars of Prosperity」:輕稅、小政府、穩定的貨幣、放鬆監管、自由貿易(light taxes, small goverment, stable monetary, light regulation, and free trade),即所謂的「雷根經濟學」。
    *上面連結放有Laffer自己的影片,原話是:"Low-rate, broad-based flat tax, spending restraint, sound money, free trade, and minimal regulations."
  • 自由貿易(free trade):即使是和敵對國家,中國、俄羅斯、伊朗...Laffer表示和他們做生意,是贏回他們的方式,在1959年對古巴進行經濟制裁的結果,是創造了一個永遠恨你的敵人,這是最佳案例。Hanke補充道,除了古巴、何不再看看還有北韓、伊拉克、委內瑞拉...呢,不知為何美國公眾很吃這一套(制裁手段懲罰惡人),但是制裁其實就是一種保護主義。在自由貿易、反對關稅和貿易壁壘的這點上,兩人立場很一致。應建立更多的經濟融合,Laffer說到:「透過國務院去解決問題、而不是透過國防部。」。Hanke接著說,看看歐洲對俄羅斯實施制裁的下場,俄羅斯預估今年會成長3.2%,而歐洲只有不到1%的成長,並提及兩人的好友,Robert (Bob) Mundell的「阿富汗效應 Afghan Effect」,制裁會帶來blowback,在蘇聯入侵阿富汗後,美國對蘇聯實施糧食禁運(禁止美國農產品出口至蘇聯),卡特總統在國家安全顧問Zbigniew Brzezinski之建議下將糧食武器化,結果是蘇聯在阿根廷獲得了更好的價格和交易,美國農民氣瘋了,也是讓卡特輸掉選舉的原因,此舉還反倒幫助了當時的阿根廷軍政府。
    *當然,我們清楚美國幾乎無時無刻都有"敵對"國家的狀態,是益於某些特定利益團體的。古巴危機的來龍去脈,也值得大家再重新審視(想在古巴搞政變未果而引發)。
  • 稅收政策(tax policy):高稅率無益於經濟,人們正在離開那些高稅率的州,有許多州的實務經驗都支持降低稅率能促進經濟發展。Hanke舉例1978年在加州通過Proposition 13,對property tax設了稅收上限(tax cap),四年之內活絡了舊金山的經濟,市政收入更較先前增加了70%。
    也同樣是Art Laffer提出的「Laffer Curve」內涵(以下來自維基百科):「Laffer curve是一種假說,設想了政府的稅收所得與稅率之間的關係,當稅率在一定的限度以下時,提高稅率能增加政府稅收所得,但超過這一限度時,再提高稅率反而導致政府稅收所得減少。因為較高的稅率將抑制經濟的成長使稅基減小稅收所得下降,反之,減稅可以刺激經濟成長擴大稅基稅收所得增加。 」
    *雖然是一種"假說",但只要從基本的人性角度思考,都知道非常"站得住腳"。在我們台灣自身的案例,請看看調降當沖稅的威力就知道了!

Hanke甚至還說:

我們應該鼓勵人們發起稅收反抗
We should encourage people to start a tax revolt.


  • 阿根廷:Dr. Laffer說他和阿根廷經濟部長Luis Caputo有段良好的談話,但提到:"I'm disappointed that they have alienated you(Hanke)",為何在Milei總統上任後阿根廷要疏遠Hanke?可能人家未必認同Hanke過去在阿根廷的工作成果?其實我也是在讀了Hanke的維基百科那段「Argentina」介紹,才明白Professer Hanke過去在阿根廷進行貨幣改革與對抗通脹的歷史,原來有段很深的前緣阿。
    *現在,或許Milei有比當初Professor Hanke的「美元化」、貨幣局,更好的計畫...
    *更新補充:在完成這篇心得摘要的過沒幾天,就看到這則新聞了,真是不意外呀!
    鉅亨網|阿根廷監管機構與薩爾瓦多當局就比特幣採用問題進行會談


  • 加密貨幣看法(第42分鐘,這段是我最喜歡的,建議大家可以自己聽):重點來了,Hanke認為Fed應該要維持每年5%~6%的貨幣供給量年增率,以控制通膨(和2%通膨目標一致)、合適於經濟發展,但Laffer卻主張:「不可能的!無論你認為他們應該如何改革,這些人Powell、Yellen永遠不會改、永遠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更糟更糟...」。所以Laffer認為,有必要存在像Bitcoin這樣的「private money」,才能脫離國家法幣和央行的操縱,就算不見得是由Bitcoin擔此大任。原則上Laffer對Bitcoin採正面看法,Hanke雖然也同意private money概念,但認為Bitcoin投機性太強。

Art Laffer

我將比特幣價格,視為對公有貨幣(法幣)的私人替代方案。
I'm looking at Bitcoin prices as being private alternatives to public monies.
如果我們無法獲得某種合理的貨幣穩定性,你會發現私營部門試圖尋找一種具有穩定性的替代貨幣。
If we can't get some sort of reasonable monetary stability, you are goint to find the private sector trying to find an alternative money that does have stability.
I'm not sure that Bitcoin is the right story. I'm not.
I may well be wrong on Bitcoin, but I am right on the we need a private money.
我樂見有私人貨幣,能在全球範圍上規避美元。
I would like to do is see a private money on a global scale that circumvents the US dollar.


  • 從「美元化」到「去美元化」:接著又更有趣了! Hanke說他已在思考起草一份法案,關於良好的、健全的私有貨幣(produce a good sound private money),可讓其他國家施行「去美元化」(dedollarize)計畫,完全以黃金為支持,發行本國貨幣(local currency would be a clone of gold),他說這是很容易的,而且非常有吸引力,黃金並不由哪一個主權國家來發行也不是任何人的債務。兩位都很清楚地提到,美元現在只是法幣裡最強的那個罷了,但其購買力貶值的情況(相對於商品及服務),所有人都明白... Laffer要Hanke趕緊把他的計畫寄過來瞧瞧~
    *這確實是個非常"爆炸"的訊息,基於瞭解到過去Professor Hanke的相關研究和貢獻,是如何投入在全球一些國家進行「美元化」的實務。
    *美元是由美債支撐,美債垮了、美元就垮了。持有"別人的債務"是有交易對手風險的(counter-party risk),取決於對方的償債能力,還有意願。還沒有看過這篇的看倌,請看看〈台幣,要貶到什麼時候?央行的呼嚨之術
    *另,可搭配這則X貼文一起看:IMF公開認同辛巴威發行新的黃金支持貨幣


  • 再來,Art Laffer有點嘲諷地說到,1970當年連你Hanke心目中的「英雄」—彌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可還支持美元脫鉤黃金呢。
    *我也是看到《End the Fed》一書對Milton Friedman的描述,才較為明白傅利曼的立場,雖然他支持自由市場(free-market economist)、以古典自由主義者(a libertarian)自居,但卻也認為需要用貨幣擴張,去支持經濟成長。不過,連該書作者Ron Paul都在想,若是當Milton Friedman看到後來Greenspan和Bernanke的所作所為,或許會改變心意。
    *可理解,Hanke是走傅利曼的路線,認為良好的貨幣政策,要從控制貨幣供給下手。


心得

看看該影片下方留言,Dr. Laffer的敏捷和幽默,頗受觀眾的歡迎!

你不需要去長春藤學校就讀,不用是經濟系本科生,只要有興趣觀看,就能直接獲取兩位當代經濟學大師的第一手見解!這就是當今科技的力量,這就是資本主義的賦權,不要再浪費時間在只會帶風向的豬流媒體上了。


最後,推薦這個我在X上看到的海耶克(F.A. Hayek)的小影片,或許,奧地利經濟學派有自己的計畫...

"Denationalisation of Money"

這個用詞,其實比「去美元化」是更為中性,

只有2分鐘,非常短,但絕對值得一看!





以上,雖然本周有點發懶,但還是要寫些什麼來避免怠惰,如果對各位看倌有些幫助,請賞賜個愛心鼓勵,感謝!


*以上為本人閱讀觀影之心得領悟、含個人觀點,如有疑義,請參照原書籍影片。

11會員
59內容數
「錢」是什麼?在追尋財富自由的道路上,必須先找到「自由」! 這僅是個人心得筆記留存處,希望對和我一樣,在重塑世界認知的朋友,有些幫助、獲得些共鳴!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