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瀲冥:第六章

2018/12/18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這章有點長,本來想說切兩章寫,可是這樣劇情被切兩段不太喜歡,所以一口氣寫完了,各位久等了QQ
※※※※ 正 文 開 始 ※※※※
《第六章》同行
  卯時,客棧樓下早已開始忙碌,容采心從老闆娘那拿了件市井衣裳和粗食給方凝熙。
  方凝熙由衷地感謝,內心暗忖,倘若沒有遇見容姑娘一行人,自己早已餓死或冷死在深山。
  曾經飛升成仙,卻險些成為林中的落魄屍骨,豈不成了天界笑柄?
  一番打理後,容采心還替方凝熙梳了個簡單的髮髻。
  容采心:「這不?換了件衣裳,打理打理,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方凝熙輕輕一笑,兩人同時望向銅鏡,可從銅鏡中看著自己的面容,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方凝熙撫了撫自己的臉,心想:「這真是我的臉嗎?眼角好像變了……自己都不像自己了。」
  一陣敲門聲打斷了方凝熙的思緒,在容采心的允許下,門外之人紛紛而進。
  葉彬領了兩位男子,三人見著方凝熙,幾乎是同時看傻了眼。
  方凝熙掩起嘴角的竊笑,她自知容貌不差,知道男人們在想什麼,故作道:「怎麼?我臉上有東西?」
  容采心憋笑出聲,虧道:「怎麼?沒見過女人啊?一個個眼睛都直了。」
  前方男子回過神來,迎人道:「失禮了,只是姑娘氣色好了許多,差點認不出來。」
  男子面容素白,中分的瀏海貼合著臉緣,看似文靜書生。
  方凝熙:「公子太客氣了,不必使用尊稱,把小女子當成一介民女即可。」
  男子:「方姑娘也不必拘束,在下姓何,名進,表字為躍升,妳的事我已聽師弟說了。」
  方凝熙和對方禮貌性地點頭,她順著方向,目光落在後方男子身上。站在後位的男子,鳳眼中揉雜著傲氣,散發出冷冽的態度。
  他注意到了方凝熙的視線,別過頭去,一襲尷尬地自介著:「在下容維。」
  方凝熙聽見男子的名字後,輕聲唸了聲:「容?」
  容采心旋即湊近男子身邊,悅道:「這位是令兄。」
  方凝熙上下瞧了個大略,這兄妹除了眼睛的部分,確實有些相像。
  容維推了下黏過來胞妹,有些吵鬧。一群人站在一塊兒,讓方凝熙想到曾經的門派,自己也有幾位師兄師姐。
  方凝熙感慨:「都過了這麼多年了,人都已經不在了吧。」
  簡單的招呼後,容維將話題導向正歸,一本正經地道:「事不宜遲,請方姑娘回想下魅靈曲的旋律,好讓我們能夠行事。」
  只是提供曲調,方凝熙是沒有問題的,但在開口答應前,卻被何躍升打岔道:「二師弟,別急,我們倆也才剛回來,需要稍作休息,方能應付接下來的計劃。」
  容采心:「哥,大師兄說的是,你們一整晚都在外頭,歇息會兒,吃點早膳也行。」
  容維皺緊眉頭,欲語還休。
  何躍升續道:「此外,有些事情必須先問一問方姑娘,好讓我們之間的合作能夠順利。」
  方凝熙點點頭,她大致猜得出對方的疑問。
  何躍升:「方姑娘,妳出現的時間實在有些古怪,是真的什麼都記不得了嗎?不論多小的事都行……」
  語未畢,何躍升的注意早已盯在方凝熙手腕上的咒印。
  方凝熙心虛地拉起袖口,遮住了何躍升的好奇,支支吾吾道:「我……真的……」
  她其實不該去回想,但是被這麼一問,內心不自覺去追尋記憶,咒印開始沿著手臂蔓延而上,好在隔著袖子,看不出印子的變化,可痛楚卻已經描繪在神色上。
  容采心不知道方凝熙的狀況,依然憂道:「在我看來,方姑娘是真的不知情。興許是被襲擊後,魅靈曲留下的遺症?」
  何躍升:「師妹的猜測並無可能,那麼暫且先相信方姑娘所言,請師弟妹和方姑娘一同留在客棧,我需前往御殿一趟。」
  容采心:「大師兄不先休息嗎?」
  何躍升:「仔細一想,有些事情得先向城主確認一番。」
  葉彬:「確認?確認什麼?」
  何躍升不答葉彬,另道:「總之,一切事情待我回來再作定奪。」
  其餘兩人對何躍升的提議沒有意見,葉彬見師兄師姐都不開口,也不好意思再追問,於是交代了些事情後,何躍升便出了門。
  方凝熙夾在一行人中間,不禁感到抱歉,內疚道:「對不起,關於遇到人魚前的事情,我是真的什麼也想不起來,不過後頭的事情記的清清楚楚,我保證。」
  容采心:「沒事,方姑娘不用緊張,方才大師兄問妳話的時候,我們都看的出來妳很痛苦,那不是演的。」
  容采心坐到了方凝熙一旁,嘆道:「不過,這些印子實在引人側目,更何況是女兒家,不知道胭脂水粉蓋不蓋的住?」
  容采心一個機靈,提議道:「不然,在大師兄回來前,我們到街上逛逛?」
  葉彬:「怕是不妥吧?」
  兩人為了留不留、去不去的事情,你一言我一語地爭論,方凝熙不好意思置喙。
  忽然,一直沉默的容維插了句話:「不,我們也缺一些東西,正巧出去補給。」
  誰料那個看似最嚴肅的容維竟然會答應!
  容維:「師弟,你帶方姑娘出去繞繞,順便添補些物資。」
  葉彬:「等等,那師姐呢?」
  容采心正想要發話,卻被容維按住的肩膀,搶道:「我和采心有話要說。」
  葉彬激動回:「什麼話,為何我不能聽?」
  容采心試圖居中緩和,但兩人的爭執卻越漸激烈。
  容維最後落下了狠話,怒道:「長幼有序,你只需聽從師兄的命令就好,否則逐出門派。」
  葉彬無言以對,氣憤不平地甩門離開。
  容維大喊:「在樓下等方姑娘,別私自行動!」
  方凝熙著實尷尬,方才一句話、一個動作都不敢為之。
  容維覷向方凝熙,眼神依舊犀利:「方姑娘,抱歉,不過等會兒我確實有些門派私事需要和采心說,是否能請妳迴避?」
  雖然對方態度不佳,但方凝熙仍點頭答應,沒多說幾句話,識相地離開房內,只是內心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踏出門後,方凝熙見葉彬在階下不悅地等著,她不知道要不要上前攀話。猶豫之際,容采心從後方追了上來,她道歉:「對不起,讓方姑娘見笑了。」
  容采心邊說邊將手上的披衣往方凝熙身上穿,拉起束口,貼心道:「讓其他人看到印子也不太好吧。」
  然後協同方凝熙找了怏怏不樂的葉彬。
  容采心:「阿彬,你也知道我哥的性子,這次事出突然,師傅只讓我們四個人出來,就先忍忍,聽師兄的話吧。」
  容采心遞了個小錢袋給葉彬,他仍然鬧著脾氣,不願看向好聲好氣的師姐……
  最後吩咐了些事後,容采心忽然握住方凝熙的手,謹慎道:「方姑娘,放心,事成後定會替妳找到芙蓉山,所以請相信我們,不要離開阿彬身邊。」
  方凝熙若有所思,橫豎都沒有其他法子了,現在順從他們的意思也無妨。
  容采心回房後,方凝熙看了眼身後的葉彬。
  葉彬有些惱火地道:「看什麼看!走了!」接著踩著匆匆的步伐離開客棧。
  方凝熙心想,要跟他處一陣子,恐怕是要難受了。
  翟城的市集雖不是人滿為患,但也足以比擬「熱鬧」二字。
  多數的攤子是賣著各種山中植物,有艾葉、白茅根、蒼耳子……,使得空氣中瀰漫著甘甜苦澀的雜味,翟城似乎是以出銷草藥為主。
  方凝熙以前在修行時,鮮少下山,偶爾去過幾趟小村莊。這次可說是飽足了眼界,路上的攤販讓方凝熙看花了眼,腳步不自覺地放慢。
  一個不留神,葉彬就離了好幾步遠。
  方凝熙踏著小步伐,喊道:「葉公子,等等我。」
  葉彬煩躁地回:「妳要自己跟上,我又不是妳的誰誰誰,要我時時刻刻要盯著妳嗎?」
  方凝熙諷刺道:「……你說話一點情面都不留呢。」
  葉彬:「對妳?我要留什麼情面?」
  方凝熙不喜歡葉彬的說話方式,但她也不是那種低聲下氣的性格,正想要回嘴,卻被一個匆忙的路人撞到一旁,差點碰著了攤販。
  好巧不巧,這攤正是賣著女性妝品。攤位上擺放著小巧精緻的粉盒,盛裝著各種艷麗的妃色品紅,妖嬈的花香撲鼻而來。
  夥計連忙介紹:「這位姑娘妳眼光真好,我這兒可都是上好的妝粉胭脂,尤其是這『桃花玉女粉』,是用上等的茺蔚提煉而成的,保證妳臉頰子美艷通紅。」
  葉彬走了過來,瞧方凝熙眼眸閃爍地盯著攤上雕花美麗的小盒子,也不懂女人為何喜歡這些東西。
  夥計打量著兩人,誇道:「哎呀,這位是您的夫君,不愧是郎才女貌。」
  葉彬連忙否認:「不、不是!」
  話還沒說完,夥計立刻打趣道:「小夥子,別害臊,你年紀輕輕,卻娶了一個美嬌娘,唉唷!是上輩子修了多少的福氣。」
  葉彬頓時羞紅了臉,他別過頭,卻對上了方凝熙的瞳眸,沒想到對方也朝自己這裡看,差點溺在方凝熙的眼眸中,他馬上錯過視線,結巴撇清道:「她她她她長成這樣,怎麼可能是我娘子!」
  語畢,葉彬又氣又臊地往人群走去。方凝熙竊笑,隨後跟上葉彬的背影,留下一臉茫然的販主。
  葉彬站到了轉彎處的小巷,試圖讓自己冷靜,有那麼一瞬間,他竟然覺得這來路不明的女子確實溫柔可人……
  方凝熙鑽到羞紅耳根子的葉彬一側,探問:「長成這樣?我應該沒有差到哪吧?」
  葉彬沒有面向方凝熙,違心道:「妳啊,來路不明,就算有三分姿色,也是要十分小心。」
  方凝熙轉到葉彬跟前,調侃道:「唉唷,沒想到葉公子這麼會說話,既然對我要十分小心,不就是要牢牢看緊我嗎?」
  葉彬避無可避,一句回嘴的話都被害臊哽在喉嚨:「妳!」
  方凝熙逗他可開心了,以前也曾經鬧過自己的師弟,兩個人的個性還真有些像。
  方凝熙瞇起狡猾的眼尾,續道:「既然,不幫娘子買妝粉,不勞您心,買個纏帶也行。」
  葉彬:「妳說話也是挺不客氣的。」
  方凝熙:「人待我如何,我便待他亦如此。」
  葉彬:「隨便妳,不要妨礙到我就好。」
  就算葉彬把臉側過一邊,染紅的耳緣卻騙不了人,惹得方凝熙笑出了聲。
  開足了玩笑,方凝熙想起有件事想問問葉彬。看著人來人往的市街,庶民過著一般的日子,她不得不問:「翟城似乎沒有被人魚波及?」
  葉彬:「那是因為受到結界的保護,我聽聞水源被影響其深。」
  方凝熙:「多深?」
  葉彬:「據師傅所言,似乎是年紀小的孩子們都得了怪病。」
  方凝熙:「只有小孩?難怪一路上都沒見著孩童……還有一點我也覺得奇怪,人魚不是棲息在鹹水地帶嗎?」
  葉彬:「妳問我,我也不知道啊!」
  方凝熙:「那有打聽到什麼消息嗎?」
  不知道為何,方凝熙這麼一問,葉彬竟答不出個所以然。
  方凝熙等著回答的同時,兩個身著道服的男子冷不防地從巷弄轉角竄出。
  男子:「唷,我真沒錯看,果然是道服,這是打哪來的野派?」
  葉彬蹙眉,一見人便想拉著方凝熙往後跑,不料後頭也有一位同夥。葉彬旋即將方凝熙擋在身後,嚴肅道:「原來是輪易派的諸位公子。」
  方凝熙心道:「輪易派?這麼多派別,難道修真修仙已經如此風靡了嗎?」
  另名男子道:「剛剛竟然視而不見,修身養性都到哪了?」
  葉彬:「若諸位公子無事,在下便先行告辭。」
  男子:「確實無事,不過身為仙門弟子,竟然在巷內與姑娘調情,我們可不能坐視不管。」
  「是啊是啊,要是傳出去,仙門的顏面都要被你們這種野派丟光了。」
  方凝熙聽不下去了,原來沒事找碴的無聊人士大有人在,她譏諷道:「仙術各憑本事,與其在這裡說三道四,倒不如想想怎麼剷除人魚。」
  男子挑眉道:「姑娘,好個伶牙俐齒,但這兒可沒妳說話的份。」
  方凝熙:「也沒你說話的份吧?」
  葉彬:「妳少說兩句。」
  方凝熙:「我說的都是事實,肯定是沒什麼本事,對人魚束手無策,才會在路上閒晃,隨便找人碴,」
  男子:「妳!」
  男子說不過方凝熙,想伸手去捉她,可先被葉彬抓住了無禮的動作,另外兩名同夥立刻採取行動。
  誰知,方凝熙身子俐落,落一個手刀,扭一個反掌,兩名男子瞬間跪地,一旁的葉彬看著半驚半喜,沒想到這個不明女子這麼厲害。
  方凝熙笑道:「憑這點本事,也想扳倒我?」
  男子怒道:「別瞧不起人。」
  語畢,他抽出了腰上的佩劍,看來是想來真的。
  方凝熙叉腰道:「要打真的?我奉陪。」
  葉彬見苗頭不對,一把用力將抓住的男子推向同夥,然後改拉住方凝熙,盡力往巷子另一頭跑。
  方凝熙:「欸,等等!」
  葉彬:「別鬧,走人了。」
  待混入人群後,見後頭無人追上,才在街尾稍作休息。
  葉彬怒斥:「妳瘋啦,跟他們槓起來作甚?」
  方凝熙甩掉葉彬的手,正氣凜然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們說話這麼難聽,又說不過人家,才先動手的!」
  葉彬略帶訓斥的語調,道:「但也不要用言語激怒對方吧!」
  方凝熙:「不好意思,我方凝熙,生性好鬥,越鬥越來勁。」
  葉彬:「唉,服了妳,東西買一買,回去了。」
  葉彬似乎不太高興,但方凝熙不懂,只是幫自己出了口氣,怎反過來氣自己?
  難道輪易派是什麼惹不起的門派嗎?
※※※※ Dengetsu※用※分※隔※線※※※※
※※謝謝您閱讀完《第六章》,如果喜歡我的文章,可以將頁面往下拉,在文末按個喜歡或收藏!如果喜愛程度有達到統計的標準,我會加快文章更新來回饋給大家。謝謝你們的支持※※
♡繼續往下拉可以點擊喜歡、收藏♡
Dengetsu
Dengetsu
●得獎經歷 2014年4C數位創作競賽──動畫劇本組【優選】 2018原創耽美小說【第四名】【人氣第三名】 2018第一屆風起雲湧小說創作天地公開賽‧小說散文創作天地社團【第二名】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