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瀲冥:第八章

2019/01/10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上禮拜因為跨年加上處理學業,所以少更新了一回,有些怠惰,還請見諒
※※※※ 正 文 開 始 ※※※※
《第八章》結界
  戌時,客棧房內卻只有方凝熙和葉彬兩人,氛圍著實尷尬。
  便在稍早,本素派一行人略略圖了今晚的計策。此事牽扯到門派私事,因此不便讓外人同行,所以商討把方凝熙留下,並尋人看管,於是乎輩分最小的葉彬就被指了這份輕鬆的活兒。
  縱使葉彬極力推拒,也抵不過大師兄的指示,只好聽令……才造成了此刻一男一女同房的狀況。
  方凝熙覺得無妨,此事能不管就不管,所以早用身體不適當作藉口,入榻休憩了,可另位同房人卻不這麼認為。
  葉彬獨自被落下,內心很是不悅,他不斷在房間來回踱步,碎嘴抱怨著,聽的方凝熙也是十分擾耳,難以睡去。
  於是方凝熙又坐起身來,嘆道:「拜託,別唸了,吵得我睡不去。」
  葉彬被出聲的方凝熙嚇著,結巴道:「妳妳妳怎麼醒了!快睡妳的,別管我。」
  方凝熙慵懶地走向茶案,葉彬竟下意識退了幾步,心生歹念的方凝熙,調侃道:「哎呀呀,一個大男生和我同房,我當然睡不去。」
  葉彬立刻羞紅了臉,聯想到「那檔事」去了,他羞憤地反駁:「不、不知羞恥,我為人正直,誰會對妳出手!」
  方凝熙掩嘴卻還是笑了出聲,逗弄道:「我根本沒講個明白,你想到哪去了啦,小小年紀的,心思倒是挺成熟啊。」
  葉彬雙手交叉,視線刻意往別處看去:「才沒有!你們個個都把我當小孩子看,把我當絆腳石踢,所以才留我在這。」
  方凝熙見這十五來歲稚嫩少年的反應,著實好玩,不過在這樣捉弄下去,對方若真的火起來就不好了。
  「既然你想跟著師兄姐們去就悄悄去唄。」方凝熙為自己斟了一杯茶,話鋒轉到正經事去了。
  葉彬嗤之以鼻地回:「哼!別以為我猜不到妳在想什麼,妳就是想匡我出去,好讓妳自己逃跑!」
  「逃跑豈不是做賊心虛,我沒做的事就是沒做。」方凝熙不禁佩服自己的伶牙俐齒,連撒謊都可以臉不紅氣不喘。
  不過她本就沒想過逃跑,只要自己不使用鬼道,料本素派也對自己沒輒,興許這幾日還能不愁吃宿方面的事呢。
  「做賊的都是這麼說話的,我是不會上當的。」葉彬使了個眼色,想當然耳仍舊不信方凝熙的話。
  方凝熙啜了一口茶,隨手拈了個法子,順口道:「不然還能怎樣?你綁我跟著去啊?」
  葉彬睜大了雙眼,像是靈光一閃地覷向方凝熙。
  方凝熙注意到對方打量的神色,差點嗆著了,她好好把茶咽了下去,說道:「且、且慢,我是說笑的。」
  葉彬:「我倒覺得這法子可行。」
  方凝熙:「都說是玩笑了,別當真啊!」
  葉彬仔細思量道:「反正只要看著妳,帶去哪兒都算看管吧。」
  現在換方凝熙不知所措了,萬萬沒想到葉小夥子是真圖這個意,她只想好好地窩在暖和的被褥中啊。
  方凝熙急忙推託道:「等等等,我身子不太舒坦,需要休息啊!」
  葉彬:「別再裝了,妳騙得過容師姐,騙不過我,說話那麼大聲,表示妳好的很。」
  方凝熙後悔剛剛還戲弄對方,現在可好,精神過飽,演不了虛……她繼續找著可用的藉口:「我、我一介民女,帶上我豈不是礙手礙腳。」
  葉彬反是暗諷道:「早上扳倒兩個男人的是誰啊,我看妳根本比一般民女還要潑辣!」
  好一個言詞犀利的闡述,可葉彬句句實言,方凝熙也被翻起一點激動,唇舌口快道:「那才不是潑辣,是自我防衛,而且對方是人,我才不怕,倘若對上人魚,那是妖,我該怎麼辦?」
  「妳還真是人前人後不同樣,和師兄姐說話像個姑娘柔聲柔氣,跟我說話卻像隻麻雀似的快舌快嘴。」
  「那還真是抱歉,我一激動,說起話來就是這麼快,而且我說的都是實情,遇上妖,我還真是束手無策。」方凝熙的激動中帶點無力。
  葉彬錯把方凝熙的無奈當成害怕,他拍胸脯保證:「放心吧,魚妖都怕月光,晚上是見不著的;再說若真遇上了人魚,有我在,無事。」
  聽葉彬自信滿滿的說,方凝熙愣了愣,扶額心道:「我的天,這小弟弟還真有自信啊,我應該比他靠譜吧……不不不!我現在這樣子,壓根兒使不出靈力,說不準他還真的比我可行。」
  看來不論說什麼,都會被反駁,方凝熙放棄另尋託辭,於是她打算問最後一個問題,如果葉彬無法馬上回答,表示對方還沒有足夠的決心。
  「為何執著要去,就算去了也只會被訓,難道交給你師兄師姐辦事,不好嗎?」方凝熙又轉了一個語氣,她沒有辦法接受半吊子的心態。
  葉彬望向方凝熙,眼神炯炯,毫不猶疑地回答:「每次出派任務,師傅都只會分給師兄姐們,這次好不容易叫上了我,我也想要盡點心力,讓他們看重我。」
  在葉彬眼底下藏著的不僅是委屈,更是對自己的期許。他心意已決,此刻再說些什麼,也都無用了。
  「唉,說不過你,走吧走吧,要就去城門守著,至少沒有離開城內。」方凝熙起身,披上容采心留給她的外袍,行為暗示之舉。
  葉彬看方凝熙的舉動,馬上理解她的用意,兩人一塊兒出了客棧。
  這時的長街上早已人煙依稀,可淡雅的藥草香依然揉雜在夜風中,別有一番情味兒。
  兩人沿著運河而去,越靠近城外,燈火越漸幽微,直到關口的高台明火再次映在眼底。
  「唷,仙人,剛看你其他同夥都出關啦,你怎麼現在才來?」一名侍衛高舉火把,照亮了方凝熙他們的身影,看來是認識葉彬的人。
  「……有事耽擱了。」葉彬心虛應話,他當然不說自己是被留下來的。
  侍衛探頭探腦,望了外袍下方凝熙的面容,打趣道:「看來是陪人家姑娘家晚了。」
  方凝熙拂袖遮笑,她不抬頭便能想像出葉彬此刻的神色。
  「您說笑了,奴家乃是一名坤道,因結識本素派同人,在城中做了些準備,好讓奴家能幫上道友一些忙。」方凝熙替葉彬解了個場,連說話方式都謙虛做作起來。
  侍衛發覺說錯了話,摸摸鼻子,說了聲抱歉,續問:「今晚有啥大事嗎,方才有好多仙人都出了城門。」
  葉彬反問:「好多仙人?」
  侍衛:「是啊,白衣和藍衣的都出城啦!」
  本素派的道服素雅白淨,那麼藍衣肯定是早上那群惡棍輪易派。
  葉彬聽侍衛這麼一說,蹙起眉頭,低頭向方凝熙尋了個意見:「我總覺得輪易派的人不安好心,方姑娘,我能到城外看看嗎?」
  方凝熙小聲回:「你該說『我們』吧?既然你會擔心,我們就去瞧一會兒。」
  葉彬:「沒想到妳會這麼爽快答應。」
  方凝熙:「橫豎你都會堅持,倒不如順了你的意。不過你要保證,若無異樣,我們要馬上折返,免得遇到容姑娘她們,到時候解釋不完。」
  葉彬點頭,他向侍衛說了幾句方便後,兩人出了城口,沿著河岸探索了些許距離。
  因為提燈握在葉彬手上,他刻意配合方凝熙的步伐,雖然心急,卻走的不快。
  「沒想到妳還滿通情理的。」葉彬冷不防地冒出了一句話。
  「怎麼,好像我沒血沒淚似的。」
  「我才沒這麼說,只是……」葉彬本來想向方凝熙道謝,可卻被她的話碰了一鼻灰,只好把與自己不相符的感謝詞兒吞回肚裡。
  忽然,一陣狂亂的跫音從上游奔馳而來,葉彬將提燈遞給了方凝熙,自己擺出了備戰姿勢,命方凝熙退至後頭。
  「救命、救命啊!」倉促的踩踏聲中夾雜著嘶啞的求救。
  是人,男人的聲音。
  葉彬搶在前頭,攔住了他。在微弱的燈火下,才看清是輪易派的其中一名門徒。
  「快逃啊,人魚要過來了!」男子咆哮著,似乎受到了多少驚嚇。
  葉彬問:「什麼意思?」
  男子嘶吼道:「結界、結界壞啦!他們要來報仇了。」語畢,男子奮力掙脫,直往翟城的方向逃竄。
  兩人起初也是愣了愣,倏地葉彬像是憶起什麼,猛然抬頭,朝天望去。
  葉彬咬牙道:「該死,結界真壞了。」
  方凝熙問:「你怎知曉?」
  葉彬:「城裡因有燈火光亮我才沒有察覺此事,若結界是完好的,天上會有些許藍白光絲游動其中,現在卻是一般夜空,可見結界確實出了問題。」
  方凝熙也往頭頂看去,實在沒瞧出個古怪,不過按照葉彬的說法,現在是普通景色才屬怪異。
  葉彬義正嚴詞道:「妳先回城吧。」
  方凝熙不解問:「你要獨自行動?」
  葉彬:「妳一介民女不是會怕嗎?」
  這時,葉彬反而要求方凝熙一個人離開,他倒是看重方凝熙的安危,不過方凝熙並不是真的怕。
  正當方凝熙要駁回提議時,一個女音從更遙遠的前方傳來:「有人嗎?」聲線相當熟稔,二人顧不得對話,趕緊向聲源而趨。
  一位女子攙扶著另一名男子,蹣跚而來,他們看見葉彬的身影後,撲了一個踉蹌。
  葉彬連忙跪了下身,慌張道:「師兄師姐!」
  容維喘著大氣,摀住肩頭,像是受了傷。
  容采心一臉狼狽地問:「阿彬,你們怎麼在這。」
  葉彬不語。
  方凝熙替葉彬答了話:「這不重要,容公子怎麼受傷了?」
  容采心垂首,眼角快結出淚滴,抽噎道:「我們方才遇到輪易派的門生,發現他們正在對我們的結界動手腳,誰料結界一壞,守在結界外的人魚馬上攻了過來,哥為了保護我們,受了傷……」
  葉彬忙問:「大師兄呢?」
  容采心:「大師兄為了讓我們先走,自己擋在後頭。」
  淚水順著容采心臉頰滑落。
  容維擠出話,勉強起身道:「現在輪易派的人和師兄正在修補結界,阻擋人魚,命我們先回城疏散河岸旁的百姓。」
  聽到這,眾人的臉色頓時蒙上了幾分黯淡。
  ──轟!
  一道閃爍從河面朝方凝熙一行人迸來。
  「當心!」方凝熙將葉彬推開,容維也迅速按倒容采心,驚險地躲過一記水柱攻勢。
  容采心驚慌道:「怎麼回事?」
  容維咋舌道:「是人魚,追這麼快。」
  「怎麼會,大師兄呢?」
  「采心,妳和師弟一起先回城。」容維倒是冷靜。
  「哥!你要做什麼?」
  「我留下來,攔住追兵。」
  「別啊,跟我們回去吧,你受傷了。」
  「我無事,反倒是城裡的百姓比較要緊。」
  「可是……」
  「別可是了,我自有分寸,快去!」
  「哥,你自己要小心。」
  在兄妹的對話中,葉彬和方凝熙沒有置喙的餘地,只能默默讓他們自己處理。
  再三吩咐下,容采心才和葉彬等人回程。望著他們走遠後,容維開始運氣,讓傷處的出血能稍微減緩。
  容維的內心自然是有個底,等真的撐不住了,再往林中逃跑也行。只要遠離水源,便能保住一命。
  許久,果真游來幾條人魚,容維先下手為強,堵住了人魚的去路。
  人魚探出頭來,嘻笑道:「唉,只有一人?真是有膽量。」
  容維沉著道:「膽量?有沒有那個膽量,就看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月光撥開了晚雲,絲絲縷縷灑在河床上,波光粼粼,可人魚並不顯得畏懼,而是更加地氣勢高昂。
  容維暗忖,看來不像是尋常魚妖這麼好對付了。
※※※※ Dengetsu※用※分※隔※線※※※※
※※謝謝您閱讀完《第八章》,如果喜歡我的文章,可以將頁面往下拉,在文末按個喜歡或收藏!如果喜愛程度有達到統計的標準,我會加快文章更新來回饋給大家。謝謝你們的支持※※
♡繼續往下拉可以點擊喜歡、收藏♡
Dengetsu
Dengetsu
●得獎經歷 2014年4C數位創作競賽──動畫劇本組【優選】 2018原創耽美小說【第四名】【人氣第三名】 2018第一屆風起雲湧小說創作天地公開賽‧小說散文創作天地社團【第二名】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