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釀影評|《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特技、懸念,諜報片英雄

2018/07/28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用最簡單的方式形容《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Mission: Impossible - Fallout),就是克里斯多福.麥奎里(Christopher McQuarrie)與湯姆.克魯斯聯手證明了【不可能的任務】系列始終充滿活力、保持運轉,依舊是現今眾多電影系列中,最令人期待下一部作品的霸主。
 
自從默劇時代的喜劇大師哈羅德.勞埃德(Harold Lloyd)在 1923 年的《安全至下!》(Safety Last!)爬了鐘塔,特技動作就在影迷心裡植入深遠印象。當代以特技動作著名的動作巨星,不論是成龍或是湯姆.克魯斯,都受該時期的喜劇大師影響甚鉅,哈羅德.勞埃德、查理.卓別林,巴斯特.基頓⋯⋯,那時的電影還沒有 CGI 特效,也沒有辦法呈現大量對白製造笑料,精彩的動作設計就是銀幕魅力的來源,時而驚險時而幽默。如今,湯姆.克魯斯依舊藉著自己的驚人膽識,在【不可能的任務】系列實踐這套美學。
特技。【不可能的任務】系列長久以來以驚險的特技動作場面著稱,從 1996 年的倒掛鋼索開始,湯姆.克魯斯飾演的伊森.韓特在銀幕上一次次以身犯險,歷經了布萊恩.狄帕瑪、吳宇森、J. J. 亞柏拉罕、布萊德.博德與克里斯多福.麥奎里幾位導演,系列的風格不斷打磨,最後成為我們現在看到的狀態,特技動作成為電影核心。主角的強悍不再只能依賴反派人物去做陪襯,他每一次從驚險動作中化險為夷,都自然能博得觀眾掌聲。
有趣的是,儘管是在系列中評價較差的《不可能的任務 2》(Mission: Impossible II),都為動作片影史貢獻出一個極其搶眼的開場:伊森.韓特徒手攀岩,在 2050 英呎高度的岩壁上支身向上,全程現場拍攝。他的假期被任務打斷,只好在岩壁頂端用高科技墨鏡聽取簡報,並且「接受任務」。如果你也對他攀爬岩壁的驚險場景記憶猶新,那應該就能同意,透過特技場面去凸顯角色性格,是【不可能的任務】最引以為傲的系列血脈。
 
在《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驚險動作特技的數量來到系列高峰。高空低開跳傘、重機逆向追逐、大樓對大樓跳躍、直升機迴旋,電影宣傳尤其喜歡反覆強調一切都是湯姆.克魯斯親自上陣,沒有綠幕,一切都在實景拍攝,讓演員透過訓練去迎戰風險,這也正是其始終無法被取代的銀幕魅力。
個人尤其喜歡他在電影後段的一次岩壁攀爬,這個特技動作再次讓我回憶起《不可能的任務 2》,儘管不論風格或是劇情,第二集都有充分的理由讓影迷拋到腦後,但這個小小的連結,卻打開系列電影一致性的感受。某種程度上,我認為當湯姆.克魯斯向吳宇森建言放入攀岩開場,才真正打開他一以貫之於【不可能的任務】系列實踐的動作電影精神。這是歷代更替許多導演,風格一再更換,但始終綁定在湯姆.克魯斯身上的系列元素。

 

從電影版誕生沒多久,就不斷有質疑聲浪在討論《不可能的任務》電影版是否悖離影集《虎膽妙算》的團隊作戰精神。事實上,系列作品第四集,《超人特攻隊》(The Incredibles)導演布萊德.博德執導的《不可能的任務:鬼影行動》(Mission: Impossible – Ghost Protocol),有短暫地把團隊作戰的特質再挖出來,但從麥奎里接手之後,電影似乎就沒有要隱藏伊森是唯一重點的意思。開始專心投入發掘這個角色的可能性。
在情節發展上,麥奎里操刀編導的《不可能的任務:失控國度》(Mission: Impossible - Rogue Nation)與本集一脈相承,都意在重新描繪「伊森.韓特」的角色面貌。這個概念原先就有許多趣味,想像一個人每次都在最後一秒擋下危機爆發,慣性地拯救世界,這個原本應該身處陰影中、隱沒在團隊與組織裡的諜報員,居然活出一種極其矛盾的個人英雄形象。從《失控國度》到《全面瓦解》,麥奎里挑戰描繪伊森.韓特的人格特質,上集刻劃的面向是角色的賭徒性格,那正是他在每次作戰中都大膽犯險的特色,這集則側重在他的價值判斷。
 
「要救你心愛的人,或是拯救全世界?」這是一個好萊塢電影的經典問題,用來折磨每個英雄角色,從《蜘蛛人》(Spider-Man, 2002)到《駭客任務:重裝上陣》(The Matrix Reloaded, 2003)皆然,伊森.韓特受到的考驗也大體相同,角色們的判斷與回答則不外如是:我必須先愛我身邊的人,才能證明我有資格抱持濟世大愛。背後的潛台詞則是:英雄不應該把人命看成數字,他必須先愛他身邊的人,我們才會放心讓他保護我們。《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裡頭,這個概念被幾位角色反覆強調,旨在襯托伊森的英雄形象。
伊森.韓特並不避諱自己的行動每每依賴強運,他存在於故事中的前提,在於他確實是執行此類任務的最佳人選,不論是判斷能力或是行動、組織能力,故事不吝於提供難題,但也始終會有對應的解決方案與強運做為這位英雄的獎賞。在我看來,諜報電影不能給出另外一種面向的英雄典範,仍然有點可惜。但從主角形象著手,對系列完成度亦有加分,也讓人期待【不可能的任務】下一步還能有甚麼突破。
 
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是麥奎里也是玩弄劇本懸念的高手。他的編劇作品《刺激驚爆點》(The Usual Suspects)是好萊塢懸疑類型作品的代表作,在【不可能的任務】系列,可供他發揮的素材則是系列經典的「換臉」。我尤其喜歡電影其中一個表現方式,是玩弄觀眾對「角色變節」的期待。以下直接舉電影情節介紹,擔心劇透的讀者還請斟酌:
這著實是很有趣的障眼法。在電影前段,一個角色有可能變節的線索不斷被埋下,對觀眾來說,預期反應是如果該角色確實在後段變節,那劇本正如尋常套路般平淡無奇(譬如在電影開場就有一個這樣的設計,觀眾可以在計謀運作到一半時就大概心裡有底,但只要拍得有趣生動,還是可以讓電影加分);又或者後段其實要來一個大反轉,讓觀眾大吃一驚,角色其實並沒有如觀眾預期般變節,這種操弄預設心裡的做法,好比喬斯.威登在《復仇者聯盟 2:奧創紀元》(Avengers: Age of Ultron)為鷹眼的角色佈置滿滿的死亡線索,最後卻刻意讓另外一位角色為保護他赴死。觀眾或許會吃驚,但這也常在預測範圍之內。
但麥奎里這次的故事布局,卻是把這個「角色變節」的爆點,拿來做為隱瞞下一個爆點產生的障眼法。非常有趣的是,當角色自曝身分的時間點開始,其實觀眾就已經進入麥奎里設計的下一個劇情轉折範圍,也就是說,觀眾看到劇情轉折發生了,這正是我們預期到會發生的事,這種「不出我所料」的放鬆感,正是麥奎里聲東擊西的最好素材。
 
電影中看似最重要的轉折點,竟然只是麥奎里拿來實現一個計謀的煙霧彈,當然,緊接而來的「第二個劇情轉折」也是系列慣例中常見的花招,所以重點不是花招本身的趣味,而是這種劇情轉折的套娃結構,如何獨立地玩出一套韻味。不管有沒有被轉折給娛樂到,觀眾都絕對可以在細想之後欣賞這個有誠意的鋪排方式。
要說特技設計,我更喜歡上一部《不可能的任務:失控國度》,但在劇本聲東擊西的魔術師本色,本片又是技高一籌。看麥奎里消化系列中最喜歡玩的變臉趣味,便是《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在架構大方向之外,小細節中值得觀眾稱道的妙處所在了。


全文劇照提供:UIP
 
【釀電影】2018年 7月號(訂閱方案請看這裡
【釀影評|Netflix 私釀】專欄
「這就是我,毫無裝飾」──《女神卡卡:五呎二吋》 by 希米露
【釀短評】專欄
《鬼太鼓座》 by 孫秀蕙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蔡曉松
蔡曉松
1995 年生。從事電影評論、影人訪談與相關文字工作。曾任第二屆亞洲電影觀察團成員、2021 TIDF 影評人協會推薦獎評審,文章發表於《報導者》、《聯合文學》、《放映週報》、《釀電影》等媒體。另有筆名橘貓。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