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書架》對當今西方政局的忠告:讀《民主之死》

2018/07/3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國際上民主退潮,美國川普主義盛行,中國和俄羅斯積極擴張,這些情形,在在引起一些支持民主憲政的西方知識份子精英的擔憂。他們紛紛撰文著書,不僅討論,而且提醒世人對於民主面臨的危機要保持警惕。最新的一本,是美國亨特學院(Hunter College)歷史學教授Benjamin Carter Hett的《民主之死:希特勒的崛起與威瑪共和的消亡》(The Death of Democracy : Hitler's Rise and the Downfall of the Weimar Republic)
其實從學術的角度看,這本書提出的問題並不具備新意,類似主題的探討就算不是汗牛充棟,也至少可以羅列出一長串書單。最有意思的,是這本書的出版時期。如果把當年希特勒法西斯勢力崛起的原因與今天美國發生的政治變遷對比來看,你就會知道作者完全是在「以古托今」。其書精彩之處,就是當年威瑪共和之死的狀況,與今天美國的時局有諸多相似之處。作者是不是有點危言聳聽呢?且看他的主要觀點如何。
 
這本書討論的是希特勒能夠崛起的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民主陣營內部的分裂。作者指出,納粹上台的時候,其實並沒有掌握國會的多數。如果德國各種政治力量團結一致,完全是可以阻止希特勒崛起的。但是,面對希特勒的崛起,德國菁英階層內部的不同力量拒絕相互妥協,這就給了希特勒機會,使得希特勒可以一一擊破。
這就是那段如今刻在波士頓的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上的著名的話——
「納粹抓了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了;我又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關了社民黨人的時候,我沉默了;我又不是社民黨人。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我沒有抗議;我又不是工會成員。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了;我又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抓我的時候,再也沒有人能夠為我抗議。」
——上頭所描寫的歷史現場,也是深刻的、血寫的歷史教訓。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1,388 字,收錄於此專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一個無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于做一個温和,堅定,有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来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為北美,港臺多家媒體撰寫專欄。出版有《王丹獄中回憶錄》,《王丹觀點》,《聽風隨筆》,《在梵谷的星空下沈思》,《我異鄉人的身份逐漸清晰》等政治,歷史,文學著作二十餘種,曾為臺北市駐市作家,並獲首屆世界華文文學獎詩歌首獎。
王丹隨筆
NT149/
作為一個寫作者,「王丹隨筆」這個空間,能夠讓我書寫的內容不被媒體的意識形態或流量給綁架,不需為了追求點擊而譁眾取寵,真正深入書寫出更多有價值的內容給每位讀者。除此之外,我希望在這裡不是單純的「我寫你看」,能有更多機會與讀者們互動,接受讀者的要求,批評。(當然,表揚也可以X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