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藥神的底層邏輯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我不是藥神》去年在台灣拿了多項金馬獎獎項及提名,以至於我對這部片的底層邏輯還有他所帶起的情感共鳴非常有興趣。這部片主要講述中國的白血病病人需要一種名為“格列寧”的藥品,但是藥品非常昂貴,因此一位印度神油老闆開始從印度走私非法藥品的故事。
就電影而言,故事鋪陳的很好,具有張力並點出中國的內在困境,但就問題面而言,我們可以先來問問,藥,為什麼這麼貴?

藥,為什麼這麼貴?


炫耀性醫療

經濟學裡面有一個名詞叫做“炫耀性消費”(conspicuous consumption),就像我們買了名車,不會只想要放在車庫裡自己看,還想要出去吸引別人注意;我們買了珠寶,不會只想擺在抽屜,而會希望別人看到後稱讚這珠寶有多稀有、多美麗,我們買奢侈品不是為了使用,而是希望受到別人的關注
看病也是一樣,如果有一天我們生病了,總會希望別人來看看我們,但是探病這回事可不簡單,來探病代表的是你在最虛弱的時候還有沒有盟友,而政治的本質就是結盟。所以生病其實是對人際關係的一大考驗,如果一位強人在生病的時候,都沒有得到任何關注,代表他的人脈網絡非常脆弱,就算病好了,也會凸顯他孤立無援的弱點。
這種結盟本質引伸出來的一個名詞就是“炫耀性醫療”,我們如果生病了會希望得到大家的關注,代表我們還有盟友關心,那這種吸引關注的方法就是要「看得見」。
關於「看得見」這件事,《頭腦裡的大象》這本書裡講了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
《頭腦裡的大象》
1685年查理二世突然生病了,御醫們非常努力卻找不出病因,但是他們還是施行了一套非常強力的醫療措施。
首先是放血700 cc。然後给他吃了一種金属銻(tī) —不過這是一種有毒的金属,查理二世吃完就狂吐,醫生因此又幫他進行多次灌腸。另外可能是為了清除病毒,醫生把查理二世的頭髮剃光,抹上消毒水,又把鴿子糞抹到他的腳底板上。接著再放血300 cc。之後讓他吃一點糖補充能量,可是這時查理二世仍非常虛弱,醫生又用火棒戳他的身體。
這個時候,國王病情依舊不見好轉,醫生只好使出大絕,第一,找一個犯人,把他虐待致死,把犯人的頭蓋骨打開後,取出40滴的液體,讓查理二世喝下去。第二,找了一頭東印度的山羊,讓山羊吃石頭,當石頭到了山羊腸子之後,再把它取出來磨成粉,讓查理二世服用。
四天之後,2月6日,查理二世去世,看到上述這些療程,我想大部分的人都明白國王為什麼會死,就算沒病,也被這些療程搞死了。但是這些療程在當時可是引起了廣大的關注啊,為了治這個病可是死了一個人,而且連珍貴的東印度山羊都用上了。大家都知道御醫已經盡力了,查理二世成為一名「炫耀性醫療」的受害者。

醫療的低效率

炫耀性醫療是人們心理上的一種現象,而醫療的低效率卻也和制度有關。
醫療產業並非市場經濟,大部分的人看病政府都有補助,如果沒有政府補助也有保險公司會負擔,也就是醫保。所以沒有人會想要幫政府或是保險公司省錢,能用多好就用多好,能用多貴就用多貴,保險公司身為支付方當然希望可以少支付一點,但是它不是醫生也不是病人,並沒有辦法決定治療成本高低,所以他只能將他的成本轉嫁到保費身上。
所以病患花的是誰的錢的呢?既不是病患的,也不是保險公司的,而是那些參加醫保卻沒有用到保險的人,當參與方都沒有人希望醫療成本降低的時候,整個醫療產業當然會越來越昂貴,這也是跟科技進步使大眾成本降低概念相反的地方。
Photo by Kendal James on Unsplash

福利國


關於政府的醫療保險,也就是健保這回事,讓我想到了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裡所提到福利國的概念。
道金斯認為那些插手管小孩的政府,實際上也是族群的個體,也帶有和我們競爭的基因。在自然界裡,父母親若擁有超過負荷的孩子數,就不會有許多兒孫,他們這種「超生」基因,也就不會傳到未來的子代。
因為自然界裡面是不會出現福利國這種東西的,所以套用到健保上,如果一個家族有人生了病,在沒有福利國的狀態下,沒有錢醫治,那這個個體會自然死亡,而得這種病的基因就會逐漸減少,就像一個自然的循環一樣。
避孕有時候被抨擊為不自然的,但是福利國也一樣不自然。

道德


在自然界的角度下,福利國當然不應該存在,英國以前有一段時間並沒有醫保,那個時候的醫療花費相當低,所有人都只負擔自己的醫療費用,所以能省則省,現在則是一個過度醫療的時代。
美國可算是過度醫療的代表,就算人已經快要死亡了,仍花費大把的金錢與精力救治,之前就有人提出說要不要設計一個委員會來批准哪些人可以得到醫療救助來節省成本,但是很快地遭到了反對,原因是這件事涉及到了倫理層次,反對的人就說,你這個委員會難道是上帝嗎?可以決定誰應該活著,誰應該死亡。理論上合情合理,但是情感上,沒有人會跟你妥協。
Photo by David Beale on Unsplash

藥為什麼會貴?因為炫耀性醫療在心理層面的影響與支付醫療費用的制度面影響所造成,讓醫療這個行業如此與眾不同,它不像科技產業日新月異,普惠大眾,而是既得利益者與病患都希望使用越來越貴的醫療程序,導致價格居高不下。
那誰是這些制度下的受害者?套句《我不是藥神》裡頭說的,有一種病你永遠也治不好,那就是窮病,付不起醫保的人就是制度下的受害者,昂貴的藥品讓整個家庭難以承受,財力與情感都承受著巨大的煎熬,所以福利國的補助雖然不自然,但是倫理上卻必須存在,畢竟又有誰能擔任上帝的角色呢?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請幫我按個讚或追蹤,謝謝~
Facebook : 查思慢想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查理
查理
嗨,我是查理,因為世界很大、很有趣,更希望用多元思維模型來了解不同的事物。 透過不同的角度,讓我們的生活可以更完整一點~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