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的不可能

2019/06/22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音樂會現場的小插曲。
 一名坐在身障區的觀眾,身上應該是帶有簡易的維生監測器,演出中途,響了起來,聲響很微弱、很規律,在安靜的樂段,容易被突顯出來,大約響了一首鋼琴性格小品的時間,引發觀眾不耐與騷動,服務人員前來,準備帶他出場,他臉上透露出失望的神情,卻也知道,自己不得不離席。
 近年來,不管是表團、場館,在文化平權的推動和執行,都很努力,但文化藝術是否能有真正的共享與平等?抑或是不管如何,都仍有無法消除的距離,能做的,就是盡量拉近,讓距離縮短。
 我是那當下可以安然無憂享有音樂的人,我沒有資格有答案。
 在那名觀眾被推出去時,音樂廳恢復原有的靜謐,台上是美妙的樂音,而那名觀眾,也失去了當晚聆賞的可能。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誰喜歡布拉姆斯
    誰喜歡布拉姆斯
    「我原本不知道我是否喜歡布拉姆斯,我也不知道您是否能來,」西蒙說,「請您相信,您喜歡不喜歡布拉姆斯,對我都無所謂。」—— 莎岡 《 你喜歡布拉姆斯嗎 》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Kinderszenen/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