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5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想學畫畫,到這週為止上了兩堂色鉛筆課。老師教漸層、講什麼是互補色,而我常常思緒不自覺的就飄走了。知道現在人們普遍注意力較低,總覺得自己還能整天看書,雖然比之過去的專注當然退步許多,但聽課的能力如此薄弱,還是令我感到有些詫異。從七八月開始,很認真的開始「寫字」,一開始原本想練練書法,寫了兩次覺得真的很「靜」,但也很「磨」、很「煩」,而且不是平時隨時都可以拿起來好好練習靜心的方式。隨即捨棄了書法,改看上練習硬筆字。買了些字帖,也掉入了鋼筆坑,開始每天寫點字,磨自己,也確實靜心。對我而言,寫字比畫畫來的安靜,但不論寫字還是畫畫,都陷入一種慌張:不知道要寫什麼、不知道要畫什麼。很想寫、很想畫,但就是不知道該如何下筆。
讓自己安靜,也結合點正在萌芽的興趣,感覺真的不錯。即使現在都只能卡在仿作,還是覺得非常紓壓。可以為了一張圖連續畫上幾天,累了倦了也不想休息,看著代針筆沒水、或是色鉛筆鈍了要削,都有某種成就感上的心情愉悅。曾想培養自己一些「外向」的興趣,幾年前都下班都往健身房跑,結果都只專注的一個人重訓,沒跟任何人噓寒問暖,感覺仍然自閉。幾個月前買了拳擊手套,連課程都已看好,卻被醫生要求先別運動;檢查都還可以,想著也該讓我動一動吧?打點拳擊,動一動,感覺是挺棒的休閒,而且還有某種程度的釋放與紓壓?我不知道,只能猜想。
原本計畫著要去學薩克斯風,沒樂器沒場地,加上被眾人苦勸吹得像殺豬會被鄰居抗議,有所不甘的把今年期待執行的計畫刪去一行。10月,自己出版的家庭散文書寫也預計要刊印了。什麼都自己來,算是個新鮮的體驗;但接連不到兩個月出版兩本書,讓我得了一種近期什麼文字也不想看的怪病。原本想說多看個幾次再寄出,最後實在厭倦的直接按下寄送;其實前前後後也看上好幾次了,但對自己始終有某種擔心與不肯定。按下寄出後得到某種平靜,練寫字學畫畫,總想要個靜心,都沒有按下寄出後得到的平靜來的大。
靜。我靜嗎?很愛講話,外在很外向,內心卻極為內向。平時幾乎都窩在家,但又很想放逐的一個人在陌生的城市靜靜。想要在鄉間待上幾天,又怕寂靜的太過無趣。到底,只能算是個矛盾的人。隱隱約約的,可能始終不是那麼靜,而躁動又只在內心的小劇場狂妄,說不準,也搞不懂,就這麼荒唐困惑又一知半解的走。就像現在,也不知道鍵盤上敲打出什麼文字,只知道自己想寫,想說,但也不知道心裡的那個聲音是什麼。或許,就只是因為剛剛按出了寄出,寄出了一種對自己的交差,寄出了一種無所謂,寄出了一種今年工作已達成的放鬆。
昨天的頭痛,睡了一夜好多了。
該為二十幾歲寫些什麼?
鍵盤敲敲打打,感覺著按鍵回饋力,聽著清脆的敲打聲,youtube播放著看不懂日文名稱的輕音樂。
腦中一片空白,或許,也是種靜,靜靜的,迷失在自己不懂的世界裡。
第一次畫色鉛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思瑀
思瑀
單純喜歡書寫;文章不定時更新,隨興而寫,隨興而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