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

2019/08/23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講習到一半門開了,戴著口罩匆匆進來就坐。是你嗎?我嚇了一跳,定睛一看,發現只是與你外觀有著五成相似的陌生人。我們最後一次見面,相隔有十年了嗎?我早已想不起來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事實上,關於你,我記得的也不多。或許,更多的反而是看到照片裡「以為」的記得,而不是真正深植在腦中的記憶。而這是我的記憶試圖欺騙我對我做出的假象,還是我的記憶希望擦拭掉什麼不想讓我再次觸及?
幾乎已經不會想起你了,昨天恍神匆匆一撇的誤認,彷彿有種你遲到衝進教室還是補習班的錯覺。高中,不太可能上課時間才匆匆戴著口罩揹著書包衝進教室;如果是補習班,我們曾經一起上什麼課呢?我們當初為了什麼爭執呢?我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了?
想找回些什麼,高中、大學。是記憶選擇保護我所以讓我遺忘了絕大多數,是我選擇不願想起所以整理掉了絕大多數的筆記,是我不願意觸碰些什麼所以再也不記得些什麼。我不知道,只記得這個階段腦中幾乎呈現一片空白,滿滿的都是混亂,而混亂的片段幾乎無法完整的拼湊,到底是為什麼呢?你能幫我找回來嗎?還是你一樣不想記得這段記憶呢?
總想寫封信或是傳個訊息給你,但連你的聯繫方式都被我完全刪除。同學們要找到我已是不易,不知從何時開始習慣把自己遠離社交圈,封閉在身邊幾個小小的圈子。我想跟你說什麼,其實我也不知道,可能就是說說近況,但你對我早已是完全的陌生人,我想不起來共通的回憶,只記得我們曾經熟悉而密不可分。這個不會期待收到回信或回覆的信件或訊息,可能只是想要說著,這個關係靜靜地落幕,安靜的結束,藉由近況地假裝閒聊,告別了我再也想不起來的混亂節奏。
也可能,我不確定,也不清楚,甚至不曉得是否是心裡的抗拒或否認,是否是內心仍帶著思念。安靜地敲打著文字,我還是想不起你,想起的只是照片裡你的樣子,而不是真實有話語聲音與身影的生命,但卻又弔詭的覺得我正在想你。
還來得及道歉嗎?對你,對當年的我,對此刻的我。
還來得及道歉嗎?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思瑀
思瑀
單純喜歡書寫;文章不定時更新,隨興而寫,隨興而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