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裡的小房間

2020/01/02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圖文不符,上貓咪賣萌 攝影師: Dương Nhân ,連結: Pexels

似乎怎麼睡都睡不習慣,怎麼睡也睡不安穩的小床,安靜的靠在小房間裡的角落,每一天都跟著不同的人一起守夜。
裡頭有個小窗,連結著辦公室的寬敞,不過也從來不會有從裡邊往外看出去的風景。小窗經常切不斷的是還沒熄燈的喧囂,但也隔了不少蚊子和爬蟲。這裡天然,夏天的時候必須掛起薄薄的防護罩我才敢入眠,入秋之後才省了這道手續,僅僅鋪好自己的床墊(對我而言只是輕輕的保潔墊),拋上棉被,在擺好枕頭就大功告成。
房間裡總有濃濃倉庫味,雖然不至於帶給我鼻塞的困擾,卻總脹起了心裡一點點鬱悶。睡前幾個小時要小心翼翼的千萬別讓同事的好心隨手關起大門,有陣子甚至乾脆敞開門鎖,並用十分不專業的技術架起負壓排煙陣列,即便從來也不覺得通風有多麼重要的,此時總會用來做為一點類安眠藥催眠自己的大腦。
對這個房間真是又愛又恨
愛的是絕佳的柔軟度和彈性,阿鈞說號稱全建築物最高級的床鋪,但恨得卻是帶有怪癖的自己,始終不若自己的床來的熟悉自在。
愛的是睡在這裡象徵著幾近100%的平安夜,恨的是做為一個守門人仍然懸著心吊著膽,總是穿著長褲套著襪子以便在驚醒之後能夠立馬衝到電腦前受理。
愛的是總能在7點推開大門迎接每一個早晨的靜謐、微風和田景,恨的是經常必須圍繞在無線電嘈雜的嗓音當中,也會在深夜裡莫名奇妙的醒來幾次,甚至在昨夜猶如耳邊響起幻聽一樣跳起來,卻甚麼事情也沒發生,只怕是自己又錯失了本分。
在這裡就會像隻貓咪一樣,外觀看起來慵懶的躺著、睡著,其實無時無刻都豎起耳朵警戒著威脅到來,究竟是深眠或是淺眠,怎麼也分不清楚了。即使只是負責通報,卻幾乎必須全程監控任務的進度,要和辛苦的作戰前線共進退才行。每次起床開始都撐著眼皮,到後來精神都來了,任務完成後再入睡也得再花一些時間,一趟任務所中斷的睡眠少說70-90分鐘,深夜若是好運來個兩次,就幾乎能夠和夜晚同歸於盡。(帶一個不好睡覺的孩子情況則必須比這樣來的嚴峻幾倍)
不過,還是得早起,迷矇在電腦前思考該寫下甚麼文字,也迎來啟程以來一次比一次還要脆弱的意志。寫作跨了一個年,其實卻是仍然在最初的腳程裡踱步。開始的時候若是把計畫擬定在一年之初,寫到跨年或許能帶給自己更多的象徵和成就。而這奇妙的自我實現之旅僅有唯一一次的跨年,事實只有短短不到兩個月的回顧以及長長十個月的展望。這幾天也看了不少社群上的PO文報告著自己閱讀了多少書(閱讀人大神讀了864本)、賺了多少錢(投資大神賺了137萬),怎麼辦呢?
思考、等待、齋戒
我想是最適合我持續專注成長的方式。
OK~本日1000字達標,明天再會~
2020/1/2 07:47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Erwin Tsai
Erwin Tsai
喜歡白日夢,從小到大,始終如一,人生30有幾也不曾改變。 或許沒吃過真正的苦頭,所以天真浪漫,但正一步一步把天真變為現實,享受過程和轉變不斷帶給我生活的成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