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光明與黑暗──《陽光普照》剖析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入選2019年多倫多國際電影節、釜山國際影展及東京國際影展,並獲56屆金馬獎11項提名,最後也風光拿下最佳影片、導演、男主角、男配角、剪輯和觀眾票選獎等六個獎項。究竟這部電影在談些什麼?關注些什麼?筆者看完後,略有所得,不揣固陋,與大家分享。
電影海報

陽光真能普照?

  先從片名下手。《陽光普照》,應該有雙關的意涵,可以是大自然陽光相當公平且普遍的照射,也可以是人間關懷的溫暖。不過,諷刺的是,大自然的陽光真的可以公平的照射嗎?稍微有點地理常識,就知道不可能,高緯度、低緯度地區的日照時間一定不一樣,深海區也無法終年受陽光的透射。所以說,人世間關懷的溫暖,當然無法普照在每個人身上,阿和跟菜頭就是極為明顯的對比。
電影海報截圖

阿和與菜頭結局迥異的關鍵

  早年二人浪跡江湖,一次菜頭因阿和被欺負,幫忙出面教訓而砍斷黑輪的手掌,只好雙雙入監服刑。入監後,菜頭家因無力負擔賠償費用被查封,奶奶也只能送至安養院,期間無人聞問,甚至自己當初為阿和仗義出氣,他比自己早出獄,竟一次也沒有來探監,遑論當初將罪責推得一乾二淨,是故出獄後的菜頭,怎能不對阿和屢屢情緒勒索?反觀阿和,獄中自言媽媽來會面上萬次,哥哥也來兩次,女友小玉更對他不離不棄。阿和有了家人的支持,適時拉了一把,對比菜頭一人煢煢獨立,孓然一身,悲劇性就產生了,結局自然迥異。
巫建和飾演阿和(陳建和)

菜頭其實內心良善

  這裡岔題一下,談談菜頭,看似十惡不赦,但我以為他卻有不忍人之心,當初會砍人,是為了義氣,最後一次出場,在車上本來要點枝菸,可是他卻猶疑了,想起了阿和對他說的話,於是走到車外抽菸,這一念之間,足見他的善性,就像韓國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檢查哨的學長一樣,明明知道司機就是他們要抓的人,可是他遲疑了,最後甚至放行,就是這遲疑,才見人性的光輝與溫暖,也是孟子所言的惻隱之心。《陽光普照》談的主題雖然沉重,但整部電影不致流於暗黑,我想與這個有關,正如黃春明的《死去活來》,晚輩是何等的不肖,可是卻有炎坤沖淡了這闃黑的人性。
圖右,劉冠廷飾演菜頭

社會期待下的犧牲者──哥哥阿豪

正面積極不好嗎?

  其次,想聊聊戲份不重,卻舉足輕重的角色—哥哥阿豪。看似集所有優點於一身的人,最後竟選擇自殺。為何自殺?他自言想找塊陰影躲起來,可是卻無法,只能受陽光照射,無處可躲,一如大家對他的期待與盼望,但這包袱太大、太沉重了。另外,他對國文老師上到「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一句時,提出質疑。該句典出《論語》,而後司馬光引用至〈訓儉示康〉一文。緣此,可以視為對整個儒家文化的反動,因為儒家總要求我們要正向、要積極、要樂觀、要開朗,可是面對人生路途上的風風雨雨,真能以此心態無往而不利嗎?我想答案是否定的,總會希望能找塊陰影處,稍作休憩,找個人肩膀,相互依偎,王溢嘉《六祖壇經4.0》一書曾明白指出,如果一個地方從早到晚都陽光普照、無風無雨,那麼時間一久,這個地方反而會變成一片無趣、荒涼的沙漠。所以,我想禁錮後唯一逃脫的方法,就剩下離開這世間—自殺。兩年前,最後一堂高三文化基本教材課,我對學生說,課程是結束了,但老師希望你們去思考一個問題,你們同意課本上所寫的嗎?或者更精確而言,你們認同如孔子、孟子等儒家學者所構築出來的理想世界嗎?當大家都歌功頌德似的說,經典如何為經典,它是如何不朽,是如何具備現代適應性。然而,這會不會只是一場騙局?就像《人類大歷史》一書中作者所言,農業革命不過是歷史學家創造出來的進步,實際上卻讓人類一步一步邁入更勞累、更不快樂的世界。
  如果覺得我的說服理由不足,或者還是認為電影中對該角色的描述或塑造仍過於平面,也沒關係,我承認。但可以試想一下,社會上自殺的人,是不是很多連最親密的人,都無法曉得自殺的原因?因此,這疑問不正與觀影者的我們不謀而合?
許光漢飾演阿豪(陳建豪)

司馬光故事的背後寓意

  再來,我想談的是阿豪舉出自己版本的司馬光故事。為何要說這個故事?為何向曉貞訴說?先下結論,那個司馬光其實就是渴望陰影的阿豪自己。爸爸出場的第一幕,撐著傘在駕訓班教課,傘下的他,有了陰影。面對阿和獄中歸來,駕訓班的休息室,成了他逃離的歸宿。媽媽煩惱該找誰帶小玉去產檢時,阿豪出現,自告奮勇。阿和犯錯時,總有母親、女友作為依靠,最後,父親也加入行列。家中的每個人,都有脆弱的一面,都有著自己的陰影,得以暫時逃開或接受他人安慰,可是阿豪卻沒有,這部分跟菜頭一樣,所以片中兩次烏雲密布下大雨時,一次預示著阿豪的死亡,另一次便是菜頭了,他們倆都不為世人所知。

陽光與陰影─阿豪與菜頭

  這兩位人物是我最有感觸的,《易經》說一陰一陽之謂道,他們倆剛好是一個太陽與陰影的極端,無法調和而臻至道的境界,悲劇的下場自然不證自明。菜頭雨夜出場,生命也在雨夜結束,隱然首尾圓合。他是悲劇,得到不到他人的關懷與溫暖,一如他的出生與死亡。阿豪,則即使回到家(晚上),照理說有陰影了,可還是要面對家庭的紛爭,或出馬解決,於是選擇夜晚自殺,因為這次真的有陰影(夜晚)了,不會在陽光下了。當然,這陰影同時也代表著內心的負能量,一次性爆開。所以不論在浴室、房間,燈光始終晦暗,光明與陰影的拔河,顯然後者戰勝了!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阿豪自殺的原因

  回歸正題,當阿豪發現,有人主動關心,自己不必再當太陽時,以為曉貞就是大海中的浮木,當然就要向曉貞訴說一切,可惜他錯了,性格上的錯誤,注定了悲慘的結局,就像〈鴻門宴〉的劉邦、項羽一樣,有道是性格決定命運,誠不我欺。他主動陪曉貞搭公車回家,即便不順路也無妨,因為覺得曉貞是了解他、給他溫暖的人,然而站在曉貞的立場,夜晚有個男生主動陪你回家,怎能不叫人誤會(俗稱的渣男體質,分為兩類,一類是不自知,如阿豪,另一類是知曉的),所以曉貞在阿豪去世後,說出希望跟他是男女朋友關係,在動物園時,也主動伸出自己的手牽著阿豪。登!登!登!這手是死亡之握啊!何也?阿豪不斷的為家人付出,只是渴望他人的關心,讓自己偶爾也能躲在陰影裡,但曉貞這一牽手,讓阿豪覺得自己是不是也該對她負責,身上的包袱與負擔日益沉重,所以動物園之後,再也沒有聯絡,下次見面時,就是具冰冷的遺體。但先別急著怪罪曉貞,有人會質疑,阿豪為什麼不把他內心想法說出來,我以為不說出來才是阿豪啊!說出一個這麼難懂的故事,曲高和寡、陽春白雪,「曉」貞怎會知「曉」,又外在這麼熱情、正向的人,又有誰能理解他心中的苦楚,或懷疑他的不快樂,就像小丑,再不快樂,臉上永遠一抹誇張的笑容!他正是一個不能或不會說出自己心中想法的人(類似外向孤獨症),譬如爸爸問他為何來了,他說就只是來看看你,沒有理由(這段當然是父親在阿豪死後的懸想示現,不過亦可窺知其日常生活給人的印象);自殺前把自己的房間整理乾淨,身體也洗乾淨,並把手機上所有的訊息刪光,讓外界找不到任何一絲一毫蛛絲馬跡,媽媽說是他體貼,不想麻煩人,這點我同意,但其實也是不想讓人瞭解他,斷絕外界一切訊息;整理遺物時,發現爸爸給他的筆記本,一頁也沒動,筆記本是爸爸對他的期待,每頁都空白,暗示著希望的落空,但同時也是謎樣般不讓人理解的表徵;探監時阿豪質問弟弟不說的理由,可是通觀整部電影,阿豪自己才沒說出自己自殺的理由。緣此,阿豪就像片中的龍捲風一樣,把葉子捲了起來,但風過後,什麼也沒留下!另外,有人說這個改編版的司馬光故事,是自殺作家袁哲生的作品,與阿豪後來選擇自殺隱隱相應,或可聊備一說。
圖左,温貞菱飾演曉貞

人物的命名與服裝搭配

  再其次,命名與服裝,應該也有巧思。爸爸在片中是傳統父親的形象,不會溝通,可是對孩子卻充滿愛,一如他的名字阿文,「文」正是「文過飾非」的「文」,不斷掩飾自己對小兒子的情感。媽媽在片中也是傳統母親的形象,不斷的忍受、忍耐,接納小玉,接納老公(離家一個月,但卻無半句怨言),「琴姐」或許就是「情結」,對萬事萬物都有情,特別是對非親非故的小玉,當然也就難跳脫這情「結」(劫),注定一生為家人勞心勞力,結下不解之緣。「建豪」就是「見好」,在他身上只看得到優點,不見缺點。「見和」用台語讀來也是「見好」,從叛逆少年,一步步變好。
圖右,柯淑勤飾演媽媽(琴姐)
  至於服裝上,爸爸的藍色制服,就像藍天一樣高,呼應著他在家中的地位以及高遠的座右銘,「把握時間,掌握方向」。之所以說高遠,是因為他自己無法實現座右銘,妻子質疑,如果有把握時間,數十年來還會只是個汽車教練嗎?大兒子死去後,他頓失生活重心,何來掌握方向?媽媽幾乎都穿著黑色系衣服,象徵他如黑洞般,不斷吸收所有人的負能量。阿豪則是白色系衣服,暗示著永遠的光明、燦爛,他人對他的期許、希望,但配著藍色牛仔外套(父親的衣服色系),就像父親重重壓在他身上的期望一樣,無所遁逃於天地間,讓我想起電影《大佛普拉斯》的最後一幕,大佛內好似有人在敲打著,最後畫面全黑,但敲打聲持續,就如我們被關在這世間,不斷發出願解脫、超脫、跳脫輪迴的吼叫,阿豪亦如是。阿和則由白色的囚衣,到出獄後黑色的衣服,象徵著心態的轉變,天上不可能存在著兩顆太陽守護世間,就像台大歐麗娟老師解讀《紅樓夢》時曾云,一開始的母神是賈母,當賈母一死,母神的角色就接棒給劉姥姥,換她守護賈家。阿和也是,獄中迎來哥哥的死去,換他成為家中真正的太陽(A SUN到A SON),父親只有一個兒子的說法,也得到落實。出獄後,阿和賣力、認真,無怨無會為家付出,對於菜頭無理的要求,也只是默默做,不敢讓家人知道,這時他跟媽媽是一樣的,黑色系傳達了被動的接受、忍受。
陳以文飾演爸爸(阿文)

我覺得電影想說的是......

  最後,我想說這部電影之所以會令人回味、咀嚼再三,在於他成功刻畫每個人物,說出你我的心聲或某部分的遭遇,我們都可以在這些角色中找到自己或他人的影子,就像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一樣,成功要件在於他販賣了大家的青春回憶,這部電影亦作如是觀。當然,除了闡揚家庭關懷的重要性外,片中最主要的概念是過度的陽光或陰暗都不好,應該要適時調整比例,一如電影《腦筋急轉彎》中的樂樂,拋棄了憂憂,就無法讓主人快樂,福禍相倚,樂憂相成。上〈漁父〉時,我都會跟學生說,儒、道二家不可能截然獨立,我們都必須有所保留,行中庸之道,過猶不及,否則走在極端,就是走在危險浪尖上。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歡迎在右邊按下愛心支持,並在下方免費按讚,這些支持會讓我更有動力繼續創作、分享。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16會員
90內容數
國文課大家都上過,國文課本大家都讀過,但你真的有讀懂嗎?或者說你讀的到底是作者要告訴你的資訊?還是編者要你知道的訊息?又或者是國文老師要教你的東西?大家常說求學時最廢的科目就是國文了?真的是如此嗎?這此你可以找到對課文不同的詮釋以及生活上的應用。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