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普照》:陳建和是不是好人?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陽光普照》這部電影,每次看都有不同的感觸,為此寫了一篇影評:陽光下的光明與黑暗──《陽光普照》剖析。近來又溫習一次,對於「阿和」這個角色,有了一點興趣與看法,與讀者分享一二。
網路圖片
  陳建和,算是電影中能明顯看出自我成長與蛻變的人物。從一剛開始的叛逆,夥同菜頭砍下黑輪的手臂而入監服刑,期間歷經監獄的霸凌、兄長阿豪逝去的悲痛、初為人夫人父的喜悅,出獄後想回歸正常生活,又被菜頭找碴,直到最後擺脫菜頭,回歸他所冀望的平淡生活。
  他的故事就是電影的主軸與幹線,由墮落到回歸正常,推動了情節的發展。
  其中電影倒數第二幕出現阿和偷車一事,令諸多觀影者無法接受,覺得「阿和不是改邪歸正了?」「阿和不是變好人?」甚至有許多影評覺得這是本片的小污點。不過,我的看法卻不是如此。

圓形人物

  首先,導演這麼做,讓角色更飽滿與貼近真實。
  英國小說家佛斯特《小說面面觀》的人物有扁平與圓形。扁平人物是指可以用一個特色表達出來的漫畫式人物。例如想到《三國演義》的諸葛亮,就浮出「神機妙算」四字;講到關羽,就聯想到「忠義」;談到曹操,「老奸巨猾」形象深入人心。彷彿人物沒有其他面向的性格,雖然便於認識與記憶,卻流於呆板。
  圓形人物破除扁平人物好的全好、壞的全壞的簡單分類方法,按照生活的本來面目去刻畫人物形象,更真實、更深入地揭示人性的複雜、豐富,具有更高的審美價值。
  劇中人物都有圓形人物的特質,一如太極圖。再好的人,也有陰暗的一面,就像阿豪,看似陽光積極的人生勝利組,內心卻陰暗無比;再壞的人,也有善良的一面,就像菜頭,十惡不赦、罪大惡極,還是聽進阿和的話,不在車上抽菸。因此,沒有誰是永遠的好人、永遠的壞人,而是壞中帶好,好中帶壞。阿和即使變好,仍保有小壞,這才符合真實的人性。

電影中的細節

  其次,我覺得阿和可能沒有偷腳踏車。
  第一,劇中腳踏車使用的是密碼鎖,密碼鎖顧名思義要有密碼才能夠打開,阿和能夠短時間內知道密碼,與常情不符,代表這輛腳踏車很可能主人就是他自己。
  雖然,琴姊詢問阿和怎麼會偷車,阿和回答很早就會了,只是琴姊不知曉而已。然而,綜觀整部電影,似乎沒有一個橋段,具體點出阿和懂得「偷竊」,是以不該過度解讀阿和的回答,很可能只是為了營造偷竊的真實感,讓母親相信他的「壞」而已。
  第二,阿和與琴姊整理阿豪遺物時,主動提出邀約,說明今天天氣很好,適合到外頭走走、散心,一開始琴姐有點遲疑,阿和三度邀請(2次口頭,1次動作),琴姊遂答應外出。外出後要往哪裡走?前往哪個方向?電影縱使沒有交代,我們也可以合理推測由邀約的阿和規劃。換句話說,整件事的主導權在阿和手中。
  另外,一排腳踏車,其實仔細觀看,有些是沒有上鎖的,直接騎上沒上鎖的不是更方便嗎?何必勞神苦思,猜測密碼,雙手並用,浪費體力去開鎖?由此可見,「偷車」一事,似乎早有「預謀」,是一起自編、自導又自演的劇碼,故意捉弄媽媽,使個小壞。

多元解讀

  最後,不論欣賞文學或電影,「歧異性」解讀總讓人愛不釋手。
  例如《全面啟動》電影最後,李奧納多轉著陀螺的結尾,從而有兩種版本的解讀。有人說陀螺轉動速度似乎越來越慢(代表回到真實世界),有人覺得速度不變(表示仍在夢中),觀影者可以自行選擇詮釋的角度與解讀的面向。
  同樣的,《陽光普照》偷車橋段,你可以說導演想傳達,好人有壞的一面,壞人有好的一面,一個人物可以共有陽光與陰暗兩種特質,無法一概而論。展現出性格的多元、多重、多變風貌,貼近存活在你我真實社會周遭的人物形象,而非冰冷呆板、可一體概括、有距離的虛構形象。
  相反的,如果堅信「阿和已經變好」、「他就是好人」等人性至善論點的影迷,亦可當作從頭到尾都是其一手計畫的橋段。在經歷了一連串的傷害後,如生理上,毀傷黑輪手臂、拳打獄中室友;心理上,傷害家人的期許與盼望、讓父親為他行為與未來擔憂,他洗心革面、改過遷善,並沒有偷車,而是保有童心,想拉近與母親距離的「一場戲」。
  走筆至此,你覺得阿和是「好人」嗎?歡迎與我分享喔!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16會員
90內容數
國文課大家都上過,國文課本大家都讀過,但你真的有讀懂嗎?或者說你讀的到底是作者要告訴你的資訊?還是編者要你知道的訊息?又或者是國文老師要教你的東西?大家常說求學時最廢的科目就是國文了?真的是如此嗎?這此你可以找到對課文不同的詮釋以及生活上的應用。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avatar
Staring
2024-04-06
從《陽光普照》談向前,而非向上   「這個世界最公平的是太陽,二十四小時從不間斷,明亮溫暖,陽光普照。」   我想比陽光還公平的是,我們這一輩子不一定都能夠做到自己想要的職業,但我們都一定是他人的子女或父母。陽光有時炙熱、有時溫暖。正因為照射的角度不同,而有不同的溫度。片中阿文(陳以文 飾),是一位汽車駕訓班教練,同
Thumbnail
avatar
Kuan Ju Lee
2024-03-13
陽光普照把高山上的長年菜-刈菜(芥菜)交給了母親,趁天晴光熱,母親要做雪裡紅。芥菜,直如東坡所說,氣飽風露,味含土膏,我非常喜歡。小時當稻子收割完,總會有一、二塊田種上刈菜,年前刈菜收割完,滿滿青菜土味,北風吹來,陽光正暖,年節的氛圍,整個圍上脖子滿到鼻子上來。晒完刈菜,我們四個小孩拉著母親,牽著這
Thumbnail
avatar
小坡
2023-12-04
世界是一場寂寞的遊戲:《陽光普照》光影各半的成長與羈絆 有人說《陽光普照》這部電影的調性與之前的不同,劇情變得陽光而正向、更加溫暖,鍾孟宏好像變了。如果仔細看過這部電影後,再加上先前的作品都有追到的話,其實你或許就不會這麼覺得了。鍾導的第五號甜蜜工作室作品《陽光普照》,可以說是前幾個片子的延伸,或是集大合的作品。
Thumbnail
avatar
吳鳥
2023-10-07
avatar
Onday
2023-08-19
從電影陽光普照中哥哥陳建豪,回看袁哲生《寂寞的遊戲》陽光普照裡的陳建豪是整部電影我投射感最深的角色。劇中有個司馬光打破水缸的故事。而這故事出自於袁哲生所寫的《寂寞的遊戲》而來。為了探究陳建豪的心理, 因此讀閱畢,查了一下袁哲生,冒了一身冷汗。因為太像了,建豪這個角色,跟真實的袁哲生部份像是重疊了。 本篇將節錄部分《寂寞的遊戲》的內容,並談談袁哲生。
Thumbnail
avatar
Peiwen K
2020-07-08
《陽光普照》-光和影的拔河平凡的家庭,發生了平凡的事,卻沒有平凡的結局。
avatar
Onemore玩墨
2020-05-19
《陽光普照》│親情是最暴力的愛不論是哪種,太陽都是作為好的、光明的存在,我想應該沒人會否認。然而反過來說,容不得一絲一毫黑暗的純粹正能量,又未嘗不是一種極端暴力的展現呢?越明亮的光,造成的陰影就越深,一如親情。說穿了,親情其實是種沒有徵求過同意就強行建立的不可質疑的關係──噢,可沒有什麼是理所當然的。
Thumbnail
avatar
湯姆少校
2019-12-18
《陽光普照》沒有說出口的陰暗現實面與其說這部電影所呈現出來的「溫暖」過分矯情,還不如說這部電影是一個人短暫的夢:夢中做了現實不會做的事,有內心過不去的陰暗,也有想要得到某些諒解,更有生命裡曾有過的遺憾,都在夢中被實現、被完成。而夢醒的時候,會在心裡感到一點溫暖但仍然需要面對深深無力的現實。
Thumbnail
avatar
換日線
2019-12-13
《陽光普照》父親與母親的樣貌我私心地非常喜歡這部電影所形塑出來父親與母親的樣貌。那是慢慢靠近中年時,人才能懂得:並不是長大以後、成年以後、而立之年或是不惑之年,我們就真的懂得活著的所有道理、我們就真的可以成為一個不驚慌、不害怕、不軟弱、不哭泣的大人。我們認真面對自己心裡所有的感覺時,才能好好的表達出從來沒有表達過或理解過的情感
Thumbnail
avatar
換日線
2019-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