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先不管博恩了,所以那個真正重要的男性受暴議題呢?

2020/03/31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先說結論

  如果你覺得男性權益被忽略,覺得女權只關注女性,那就來4/24(五)19:00台北市婦女館舉辦的講座:「一個家暴社工所看見的男言之隱」吧!看看女性主義相關團體是如何關照男性受暴議題的。
  如果你原本就關注男性受暴議題,近來風波卻感到被指責沒有重視男性權益,那麼就把這個講座分享出去吧!讓大家看看,性平團體其實早就在耕耘相關議題了。

為什麼我要寫這篇文章

近來博恩關於性侵害的段子引起各方爭論,理想上這個段子是要喚起大眾對於男性受暴者的關注。然而我幾乎沒有看到,有人因此更深入了解這個議題,更多的反而是對立被激起--更精準地說是搬上檯面,因為對立一直都存在。博恩的段子只是恰好觸發對立方的敏感神經,讓對立浮上水面。
  如果真的有進一步探究男性受暴的議題的話,就會知道女人迷或是其他團體曾經撰寫過相關文章,像是:專訪城男舊事心驛站主任黃重仁:至少別讓男性覺得 ... - 女人迷當我報警,警察對我大笑:「你這麼高大,怎麼可能被老婆 ... - 女人迷
甚至,也有以男性為主體的性別組織,(如:男性解放)、諮商機構(如:城南舊事心驛站)。照理說就不會發表女性主義相關團體只關注女性,忽略男性的評論。
  目前的討論漸漸不再圍繞在博恩的段子或是男性受暴的議題,比較像是兩大社群的對立:覺得女權團體是自助餐,博恩點名女人迷就是爽vs. 覺得被誤解及被嘲諷,極力反駁的女性主義支持者。這當然是比較簡化的看法,但這可能會是理解的起點。我想試著理解這兩大社群的心聲,並說明我的看法。

兩方都是受傷的人

  我目前看到兩大陣營的心聲大概是這樣的:
  1. 覺得女權是自助餐的社群:博恩說的沒錯啊!你們只會叫男性不要性侵害,自己還不是會性侵男生。阿我們男生被性侵你們有出來說話嗎?根本不覺得我們有受苦吧?女人迷還真的落入圈套呵呵呵。
  2. 想反駁的女性主義社群:為什麼要點名女人迷呀?博恩確實是受害者,我們佩服他面對的勇氣,並且試圖討論這個話題。但段子裡很多概念,都在強化對男性受暴者的枷鎖,也在消費女性受暴者!
  這些話語隱含了許多攻擊、嘲諷、防衛,不是很純粹的表達。身為一名諮商輔導科系的畢業生,我試著轉化兩方說詞,替他們更深刻的表達真實心聲。
  1. 覺得女權是自助餐的社群:我覺得女性主義團體替女性爭取權益時,我的權益被忽略了,甚至感到威脅。我希望你們也能看見我們身為男性的辛苦。
  2. 想反駁的女性主義社群:其實我們也曾經關注過男性權益,但幾乎沒有被看見,我們也是心很累。我知道你可能感到被威脅,但我們從來就不是要讓女性權益凌駕在男性之上。
  其實兩方都是受傷的人,但展現出來的往往是攻擊與防衛,試著用自己的經驗與知識去控制對方。我覺得比起互相指責,更好的思考方向會是:如果女性主義團體真的曾經關注甚至爭取男性權益,為什麼能見度低?是什麼社會文化的脈絡讓這個議題不容易被看見?我們的敵人從來不是彼此,而是整個社會文化的結構。這是個複雜的議題,我現階段也沒有能力深入分析,但相信這會是一個思考的起點。

為什麼女性主義團體好像真的較少關注男性權益

  當然有些人會質疑,但是以女人迷為例,他們關注男性的文章感覺真的比女性議題少呀?他們不是應該要同等重視男性,為所有性別爭取權益嗎?這樣就會成為反女性主義者的把柄耶!我好失望!
  這個問題是我相對能試著解釋的。我相信每個性別團體都認為,讓所有性別獲得解脫非常重要。理想上應該花同等力氣為每個群體謀福祉,但實務上不論是非營利組織或是營利組織,都很難達成這個目標。為什麼呢?因為一個組織為了更有效率及效能的推廣服務或是產品,必然要有市場區隔,也就是透過性別、年齡、特質等等將人們區隔成幾個群體,再挑選這個組織想服務的客群。例如性別團體也有很多類別,像是性少數、性別教育、受暴婦女,以及近來興起的男性解放。服務客群的挑選可能涉及組織人員的專長,或是生命經驗讓他們有感的方向。舉例來說,同志團體內部的人員可能專精同志議題,或者多數為同志,要他們為異性戀爭取權益嗎?不是不行,但恐怕要花更多時間研究,推出的產品與服務品質也不高。在時間及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他們當然選擇服務同志族群,提供更有效率及效能的服務。
  所以當我們抱怨這些女性主義相關團體相對較少關注男性議題時,那可能意味幾件事情:
  1. 多數女性主義團體成員的主要專長可能不在男性議題,所以男性議題在組織運作上是次要的客群。
  2. 關注男性議題的人們較少採取實際行動,因此較少以男性權益為主體的組織。

所以我認為該怎麼做

  身為生理男性,我特別想對各位男性們發出邀請:如果我們真的在乎自身的性別議題,那就行動吧!我們不是小嬰兒了,肚子餓了只會哭著要媽媽餵奶。
  聽起來很難嗎?不,已經有相關的組織在做了。就是前面提到的男性解放以及城南舊事心驛站。很有趣的是,男性解放的網址名稱就是:Pro Feminist Male Liberation,中文意思為支持女性主義者的男性解放。女性主義早就已經提出解放男性的邀請,我們完全可以與現行的女性團體並行不悖。
  我們可以幫他們按讚,讓這些組織知道他們並不孤單。我們也可以進一步參加他們舉辦的活動,或看看有沒有機會成為志工。例如:4/24(五)19:00 在台北市婦女館就有一場「一個家暴社工所看見的男言之隱」的講座。甚至,把前面附上的男性受暴相關文章讀完,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這樣,博恩勇敢說出受害經驗的段子才會有意義。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青樹
青樹
諮商相關科系畢業,但不相信助人只有諮商。 走跳在文學、文化與諮商之間, 期待迸發人生更多樣的可能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