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顆土芒果

2020/04/30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弘的研所驚奇錄 no.010
每到禮拜四正午的下課鐘聲響起,我的心情就會雀躍起來,因為這表示自己這周在課堂上的學習旅程暫告一段落,即將進入與時間賽跑、與文本對話的獨處時光。

宛如《神隱少女》中的千尋般,我騎著腳踏車穿越長長的隧道,從「隱世」回到「塵世」,總覺得每天的這種慣習是某種調整心境的儀式。
想起某家麵店已經許久未造訪,便決定午餐的落腳處了。當我把點菜單交給老闆後,一轉身,看見既熟悉也不太熟識的身影—系上的魯凱族老師(之一)。

我與老師的首次接觸是因為之前參加了霧台農事體驗的部落踏查二日行,很特別的是,還被安排住在老師家。而我對老師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穿著夾腳拖開著手排小貨車奔馳在蜿蜒的部落道路,搞得同學們驚呼連連。

老師剛要找座位坐下,我向他打招呼,他看到我便滿臉笑容,說:你坐哪裡?我來跟你併桌坐好了。於是我連忙回應和拿起放在椅子上的書包。
就這樣,我碩班生活第一次與系上老師吃飯的任務解鎖了。老師交出菜單後,走回來便宣告著:我有點滷菜請你吃,等等一起吃喔!

我又驚又喜,向老師道謝。像是跟認識已久的朋友話家常一樣,接著我們就聊了起來,當然,基本的破冰與認識是少不了的,我腦中浮現去年在台東大學面試後認識Biung兄的愉快午後。
滷菜上桌後,老師低頭祈禱,我也跟著。在談話中,老師訝異我對長老教會的熟悉,因此自己便表明身分,他聽聞後就開玩笑說,哇,感謝主,太好了,那剛剛應該要請你禱告的(笑)。

套句基督教語言,老師很「敞開」地分享了自己的生命歷程、求學過程,甚至是內心掙扎或坎坷的部分,他如此地信任面前這位甫進碩班的學生,我暗自告訴自己,老師的分享是有重量的,我必須好好收著他的每字每句。
餐敘快告一段落後,老師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說:我拿個東西給你。然後消失在我的視線中,過沒幾分鐘,他拿著兩顆土芒果走進來,一邊問說我會不會對這個過敏。

我猜想這應該是從老師家或是某個原鄉部落帶下來的,我再度頻頻道謝。目送下午還要上課的老師開車離去後,我低頭看著手上的禮物。於是,我回家的行囊就多了兩顆土芒果,書包雖重了點,但更多的是,滿心的喜悅與感恩。
Su-Hong
於台灣,高雄,灣仔內
2020.04.30 22:55完稿
45會員
73內容數
自我書寫的練習未曾斷過。微研究。御宅談。摘書摘。聞聖樂。論島嶼。還有,寫日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