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國疫情觀察筆記 番外篇:回家路漫漫

2020/07/05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離開之前在絕佳的好天氣下去北邊的荒野健走,看繁華市景最後一眼。

你什麼時候要回家?

  如果是我的忠實讀者(?) 或是身邊的朋友,可能還記得我三月的時候對於不惜一切買高價機票趕著回台的人們的感想。當時我認為在「逃難潮」之中趕著離開十分不智,因為機場飛機上感染的機率或許很高。可能也因為我在E國待了快三年已經習慣當地生活,不想輕易放棄,所以生出某種與此大島國共患難的心情。三月底時,我對於疫情是樂觀的,總覺得忍耐個一個月,應該就沒事了吧。而且當時瀰漫的恐慌感,大家都紛紛表示搭飛機要穿全套防護衣不吃不喝不上廁所,回台還要隔離14天,我無法放棄在L市那即使封鎖也相對自由的生活,不想受那個苦跟那個焦慮。那段時間我與室友們也坐下來認真分析討論狀況,得出的結論是現在不走,就暫時走不了,現在回來看,這個想法是蠻正確的。
  四月中,有朋友趕著當時最後一班直飛的班機回台,飛機走了的那一天,我感覺好像就是越過了「現在不走」這個節點,而心無懸念的想辦法開始面對當時已經進入lockdown狀態的生活。剛開始還有一份可以在家工作的小打工,後來隨著疫情嚴峻起來,這份小打工也暫停了。隨著E國的疫情及政策每況愈下,台灣的疫情漸漸好轉,加上一直都有在考慮離職的室友決定辭職離開,我也開始思考停損點該設在哪裡。我想留在這裡見識一下會發生什麼事,但是看著錢一直花,時間一直過去,這個理由好像不是很能支撐留在這裡繼續無所事事的生活呀。
  現在回頭仔細想想,當時的決定可能是處於面對大型變化時還未能接受現實的狀態(可能一直要到關了大約一個月之後,才接受這個疫情不會這麼快結束的現實),同時還包括了不甘心與不安,是由各種搖搖欲墜的情感所堆疊起來的暫時的決定。不過後來也不覺得後悔就是了。

不想被當成無法面對挫折的人

  其實失業又失去出去玩的機會,等於打工&度假兩件事都做不到的時候,我還決定要留下來的其中一個理由,是不想被當成一遇到挫折就夾著尾巴跑回家的人。不想被當成在國外吃香喝辣(必須強烈在此澄清,我們並沒有天天吃香喝辣,頂多就是天天吃肉喝酒XD)遇到事情卻一下就跑回台灣「用台灣資源」的人。在E國當打工仔已經混得不是很好了,如果還以這樣的模式跑回家完全不符合我對自己的要求。
  說是這樣說,但隨著時間過去狀況越來越嚴峻,這些想法也就慢慢地產生改變。畢竟什麼面子、對自己的期待並不能當飯吃。疫情之下光是E國每天就有幾千人因為這個病毒死亡,也不是單純的「一點點挫折」,而是只要能夠好好存活就足夠了的超級危機狀態呀。在這種時候,健康的活下去是唯一的目標,其他東西就隨風去吧。

最後幾根稻草們

  原本想要在簽證結束之前賺一波再回台的夏季工作,在五月底時宣布今年不會開門了,連帶這份工作也就被取消。之前在跟朋友們討論要不要離開的決定時都說我還想做這份工作,當時還有一絲希望,到夏天這些博物館及觀光景點會恢復某種程度的營運,而我的工作與玩樂都可以回來。這樣的希望隨著我夏季工作的取消,以及各個博物館內部一直延後開放時間的消息而消失。既然這樣,那只能來面對現實,看是要選擇在這裡繼續無所事事窩到十月等待,或是趕快找回台的機票提早回去找工作。
  無所事事待到十月,可能就等於2020年直接整個報廢,已經閒到發慌的我,左思右想後決定在夏天就回台,盡量抓住新鮮人求職潮的尾巴也找一份工作開始在台灣累積工作經驗。
  五月中收到夏季工作取消消息的隔天,收到華航取消六月所有班機的消息,於是當機立斷趕快訂了長榮的航班。也不想搭第一班(當時是六月中)應該會很擠的班機,因此選擇過幾班的七月再走。然後就開始慌慌張張的處理房子、行李以及其他各種移居回台灣的準備,同時努力想超前部署試著找找看台灣的工作。

買機票像買樂透?到底幾號可以飛?!

  時序進入六月,五月中通知了六月中的班機取消,因此最早一班機變成6/21,六月初我也收到第一次改班機通知,將我原定的班機往後延了一日。6/20更收到另外一個通知將原定七月初班機延後15天改為七月中。
  同時間家裡發生了一些事讓我更加確定要趕快回家。剛出國的時候想著現在天天都有班機飛台灣,需要的時候很快就可以回家,家裡也有兄弟們(對啦我家只有兄弟沒有姊妹,並不是黑道堂口......)照顧,不用太擔心。但這個疫情徹底改變回家的距離,本來最快可以是48小時內到家,現在所有的旅行方式都得加上14天隔離。雖然後面的發展都很好,並不是什麼一定要回家的大事。但我覺得這是個上天給我的訊息 ,讓我更加穩定回家這個想法。加上E國緩慢的開放速度,我徹底對「想在E國再玩一下」這個想法死心,只想趕快回到一個離家近一點的地方。
  所以,6/20收到延後半個月的消息,我立刻決定寧願將航班時間往前移也不願意再多待半個月,太晚出關對於我要找工作這件事會有點困擾,也不能確定到時候飛不飛。幸好當時麻煩的海運已經送出,心裡還有點不捨,但是物理上已經是隨時可以走的狀態,本來都已經做好最糟就是班機改到隔天,只剩一天可以收行李的心理準備了。
  最後班機改到七天後的6/26,比原本預計的提早了一周。至於到底搭什麼艙,可以帶多少行李等細節,甚至是出發前一天才確定下來的。我就這樣在各種搖搖欲墜的變因之中順利回來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SC
    SC
    20代後半,人類學/藝術史作為名義上的背景。從新店溪畔搬到泰唔士河畔,2020年遷居鹽水溪旁。在各地的博物館偶爾打滾偶爾掙扎的生存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