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 憶-吾兄

2020/11/02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那次電話中,當下沒有決定回去跟你當面聊聊,豈料,竟是你我的最後對話。
一早雖然仍有幾許睡意,但既然醒了,就不再賴床了. 起身後,簡單梳洗整容,接著,要盤點今天祭拜要帶的東西.
等到了要自己來準備祭拜的祭品,才知道,要打理這些,就不是一時半刻能輕鬆寫意完成的,這也就難怪,內人辦到後來,不免也要抱怨一番。
一年前,母親突然離開,姐、你、我三家都在驚慌中,暫時安置父親的照護,也才順利辦好母親的後事;才想喘口氣,父親也跟上母親的腳步,一起到了天國。第一次經歷生命中,至親的離世,心痛得無法形容,怎奈命運的磨難未歇,接著還要送走第三個至親的人。這時,教人不得不敬畏神鬼,人再如何的努力掙扎,也難躲過時運硬狠狠的強襲。
告別父母時,說好三家會好好的扶持、生活,在結算老人家的帳戶時,我特別小心謹慎,深怕一個不周全的考量或偏差,在把台面上的平和打破,把對老人家的承諾,才一轉眼就無法兌現了。
於是,在你提到關於領回的保險金時,我前前後後思來想去的斟酌,把它當作是鼓勵你跟嫂子出遊的贊助旅費,也正是要讓你體會,錢不是存而已,它真的會買到你想要的快樂,除此之外,錢也別再是只准進不准出,把自己的人生,掐得一點間隙都不留,這樣一點色彩都沒有的生活,怎會有心悅、幸福的感覺?
車下高速公路,轉進了68快速道路,我眼框的淚已落下了;快速道路上,一下湧上許多的身影、回憶,從照後鏡看後座,有爸媽坐在車上的樣子,期待著要去餐廳吃飯的喜悅,車上有爸搖頭擺腦的晃影,有媽低頭小憩的安和,也有不久前,你跟嫂子第一次坐在我車上的叨叨絮絮。而今,車行在這引我回家的熟路上,再也無法乘載期待的喜悅,恰好相反,是一陣一陣的離別心酸,我問自己,這會要多久,才能拿掉這心酸的痛楚呢?
到了紀念館,祭品依序擺在桌上,嫂子自然是包辦了大部分,我僅帶來從餐廳買的滷豬蹄。記得如果回家吃飯,媽準備了這道菜,你都會夾起來,入口前,總是會有些些的健康疑慮,終究你還是吃了,顯然,你是喜歡的。我只能從記憶中,找到這樣的推想,所以就帶了過來給你。姪兒頗為虔誠為你倒了杯越南咖啡,這是最得你讚賞的風味,念茲在茲提醒,一定要帶來,我也倒了自己準備的咖啡,於此時刻,邀你共賞這咖啡的濃香。還記得嗎?幾個月前,才在這裡,同樣的地方,相同的位置,我們還一起為老人家上香,怎一轉身,變成要為你燒柱香呢?我唯一的兄長,甚念啊!
下午之後,簡單跟嫂子話別,我就北返了。晚上,走在熟悉的人行步道上,兩旁的樹枝向中間茂密縱意地自在伸展,這樹蔭下有著盛暑難得的微涼。迎面走過兩個也是上了年紀的身影,從面容、身形推敲應該是兄弟吧,多好的樣子,在這與世無所爭的退隱歲月,有個可以談談事、散散心的至親,讓我好羨慕,哥,可惜,沒能跟你一起老。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皆省老葉
    皆省老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