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從王毅訪日宣示中國主權看菅義偉政權的印太防線布陣

閱讀時間約 21 分鐘

【項莊舞劍,誰是沛公?】

中國國務院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於11月24、25日訪問日本,國內多數媒體引用日本NHK電視台的分析,認為王毅此行是為了「瓦解包圍中國網」。而據日本媒體詢問自民黨黨政人士得到的消息,王毅此行將在24日和日本外相茂木敏充進行會談;25日拜會菅義偉首相,並和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見面。
24日的日中外長會談,雙方達成「5點共識6項成果」(詳見2020年11月25日自由時報駐日特派員林翠儀的報導:不改戰狼本色 王毅訪日成效恐不彰)。如同林翠儀在文章中所指出的:「王毅此次訪日主要是為了在美中衝突加劇的背景下,拉攏日本以分化美日同盟,原本預期他將帶來足以讓日本心動的見面大禮,但上述的『5點共識及6項成果』,看來都像是口惠而實不惠的老生常談。」
會後雙方進行行禮如儀的記者會,各自表述這次會談的成果;雙方約定兩外長各自發表一次談話,由日方先進行,中方繼之發表,然後結束。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左1)與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右1)會談
(照片來源:2020年11月24日茂木敏充官方臉書)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在約10分鐘的時間內,說明日方在會談中向中方提出的各種訴求及雙方共識;王毅也花了約11分鐘的時間說明上述新聞中提到的5點共識6項成果,並表明是雙方一致的意見後,突然「加碼」發表『釣魚台主權論』;他表示要『傳達一項事實』:
近一段時間,日方一些來歷不明的漁船反復頻繁進入釣魚島敏感海域中方不得不作出必要反應。對於這個問題,中方立場是明確的,我們將繼續堅定維護自身主權,同時也提出三點希望:一是雙方要切實恪守中日達成的四點原則共識;二是要避免在敏感海域採取使事態複雜化的行動;三是一旦出現問題,應及時溝通,妥善處理。王毅說,中日雙方應共同努力,真正把東海建設成和平之海、友好之海、合作之海,這符合中日兩國人民的根本和長遠利益。」(文字來源:2020年11月25日,中國外交部官網)
由於依照約定,日本外相茂木敏充無法再進行補充或抗議,而結束記者會。

【侵門踏戶、引爆日本朝野怒氣】

中國這樣公然在日本外務省舉行的共同記者會上突襲日本外相的作法,立即在網路上炸鍋!日本鄉民群情激憤,甚至有人表示應該要將王毅立即驅逐出境!由於許多人不知道因為記者會前雙方有各自只能發表一回的約定,因此認為外相茂木敏充沒有反駁的表現太懦弱、丟臉、失望等,網路一片駡聲。
隔天王毅先與官房長官加藤勝信見面,之後與菅義偉首相進行會談;兩人都當著王毅的面不僅重申中國應對中國公船進入尖閣群島之事要有進一步的改善作法外,也針對香港的國安法問題表達關切!
而王毅在和菅義偉首相見面後,接受記者訪問時,再度強調釣魚台問題是因為有「(日本的)偽裝漁場進入該敏感海域所致」。
尖閣群島旁的中國海警船(照片來源:文春雜誌Online;2020年7月4日)
由於王毅三番兩次的在這次的訪日行程中,釋放中國擁有釣魚台主權,並將相關危機責任一概「甩鍋」給日本的作法,引來日本朝野各政黨也紛紛表達抗議與不滿!
26日日本自民黨的外交部會,群起炸鍋,直批外相茂木敏充「沒有當場反駁等於默認中國主張」;自民黨參議院的議員也是砲聲隆隆;在野的立憲民主黨眾議員、前公安大臣「松原仁」也在他的YouTube上痛批王毅;甚至連日本共產黨的委員長「志位和夫」更是爆氣指出:「尖閣群島緊張化的根本原因在於,中國對於屬於日本實質支配下的領土,想用武力變更事實的霸權主義造成的;而今天還口出『暴言』要將責任嫁禍烚日本的作法絕不允許!」
連一向對爭議案件不太表態的自民黨前政調會長「岸田文雄」都主張,「日本對於尖閣群島的問題,最重要的是該表達的話就要徹底的講清楚才是!」
一連的不滿,逼得官房長官加藤勝信及外相茂木敏充接連在26、27日陸續澄清王毅的發言只是自說自話的立場表白,尖閣群島屬於日本,不存在所謂的領土問題!

【有影片有真相:精心設計的橋段?!】

究竟王毅的釣魚台談話,是反駁還是刻意為之?都說「有圖有真相」,我們就從該場記者會的影像來分析吧:
首先關於這場記者會的影像我找到的有二個,一個是東方衛視環球交叉點的影像,包含有日中兩位外相的談話內容(含翻譯),片長25分17秒【日中外相記者會(全20201124)】,從0分46秒開始到10分40秒約10分鐘的時間是茂木敏充的發言;接著到24分44秒是王毅的發言,約14分鐘,包括11分鐘的共識說明及最後3分鐘的『釣魚台主權論及甩鍋日方』的發言。
由於東方衛視的影像在最重要的王毅有關釣魚台發言時,畫面是停留在「茂木敏充」臉上,感覺頗具玄機,似乎是想從他臉上解讀心思的樣子;而另一部影像,雖只有王毅的發言內容,但最後3分鐘的畫面剛好是王毅,其中或許透露出有意義的訊息也說不定,所以我以這部影像來分析(如下):
  1. 這部影像長度是14分15秒,從開始到10分55秒是同樣的王毅說明此次會談的共識內容。由於王毅擔任過中國駐日大使,本身是懂日語的,所以可以看到在他照本宣科每個段落後,在等候翻譯的同時,有點就是等時間過去的樣子,沒什麼特別的表情。
  2. 在最後3分鐘,他突擊提出『釣魚台』議題及『三點希望』後,則變成是非常仔細的聆聽翻譯的表達,在13分8秒翻譯要進行『三點希望』的翻譯時,他的表情就變得更專注,眼珠子跟著翻譯的進行而轉動;每翻譯完一點,他就點一次頭,最後在翻譯到『⋯⋯這符合中日兩國人民的根本和長遠利益』時又再點了一次頭,共點四次;表示確認日方的翻譯傳達的內容無誤的樣子
  3. 由王毅在記者會上,對於談論兩國會談成果輕描淡寫的表情,跟加碼演出『釣魚台主權論及甩鍋日方』時的慎重神情,我們應該可以判斷:後面這件事才是王毅「此行的最重要目的」!

【一波多折的王毅訪日】

文章開頭時曾提到,對於此次王毅訪日,NHK電視台分析認為是為了「瓦解包圍中國網」。
的確,在川普政權主政的全球對中圍堵政策下,2020年的中國在國際上被壓迫得喘不過氣,亟欲尋求各種突破點;而亞洲另一強權日本則是中國必須拉攏的對象,長久佈建在安倍晉三身邊的親中派幕僚今井尚哉等人正要更發揮影響力的時候,偏偏武漢肺炎造成習近平原訂今年以國賓之姿訪問日本被延後外,安倍晉三在8月28日辭職、9月16日繼任首相菅義偉的上台,也讓中國被迫要重新調整對日策略,同時也要確認菅義偉究竟對中態度如何?

#通個電話都排不上前五名的習近平

9月16日出任日本首相的菅義偉,直到跟澳大利亞首相莫里森、美國總統川普、德國總理梅克爾、英國首相強生、以及韓國總統文在寅、印度總理莫廸等各國領導人通電話打過招呼後,才於9月25日跟習近平通電話;這樣的排序在向來最講究「排名順序」的中國來說,真的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而且這次的通話時間只有30分鐘,也就是扣掉翻譯時間,兩人其實沒講幾句;而這次通話裡,習近平表達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希望儘快安排中國的日本通、外交部長王毅前往日本拜會菅義偉,並且希望在10月初就能成行
根據朝日新聞駐北京記者冨名腰隆9月25日的特稿指出:中國外交部及黨的相關人員表示,習近平的目的就是要王毅親自走一趟日本,去確認一下菅義偉對中態度的底細。

#中國駐日大使館再度重申

據冨名腰隆後續的報導,中國共產黨的相關人員向他表示,習近平在跟菅義偉通完電話後,為了讓王毅能早日訪日,更親自向外交單位下指令,讓中國駐日大使孔鉉佑於28日對外發表「中國一貫重視對日關係」的訊息,並於駐日大使館的網頁上發表「習近平同日本首相菅義偉通電話」的新聞稿;特別之處在於9月25日發生的兩國元首通電話之事,在「9月28日」才刊登,實屬特例。可見中方真的很急。
中國駐日大使館關於習菅通電話文件

#王毅訪日被迫延後

王毅在8月底才到歐洲拜會義、荷、挪、法、德等五國元首,力謀突破川普政權的全球圍堵中國政策;對於10月6日在東京召開的美日澳印四方外相會議,更是想到一探底線;然而日本方面並沒有讓習近平予取予求,透過種種行程的理由(見文章後述:【菅政權印太防線佈陣】),讓王毅就是無法如願在10月初就達成訪日目的。中國方面只好被迫用10月底中國共產黨將舉行五中全會為理由,將行程延到11月。

#中國「海警法」草案

當然中國共產黨也不是靠著吃素才有今天的地位,一方面中國海警船持續在尖閣群島周邊巡曳,另一方面11月4日中國人大公佈了「海警法」草案,根據該草案,中國海警局可以對在中國領海內的船隻要求停船,如不服從可以使用武器。這讓日本方面相當警戒,解讀這法案會將在尖閣群島的日本漁船也規範在內。

#東協領袖高峰會議

11月12日第37屆東協領袖高峰會議在越南河內以視訊會議方式召開,中國外長王毅則公開表示,10月初在日本召開的FOIP(自由與開放印太策略,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Strategies)就是太平洋版的『新北約』,這個『新北約』和東協的組織架構將會產生衝突,必將損及東南亞諸國的平和與發展,所以呼籲東協各國跟中國站在一起。
可以看到中國在王毅訪日之事被迫延宕之後,便在11月初開始出手,企圖對日本施壓。

【菅政權印太防線佈陣】

對於亞洲國家來說,中國作為一個大國的存在,不論喜歡或厭惡,都是一個需要仔細應付的國家。而對日本來說,跟中國在經濟上的依賴跟在國家安全上的防備,這種兩樣極端並存的關係,無論如何都得具有走鋼索般的細心與耐心。
在國家安全的考慮上,對中國保持警戒應該是目前日本國內最大的共識,即便日本共產黨都不時會駡中國共產黨駡得比別人還大聲。
朝日新聞記者安倍龍太郎在安倍晉三還是總理的時候曾經報導過:「以菅義偉的幹練與能力之強,讓安倍高度欣賞但也曾語出『若與之為敵,是個可怕的對手啊』這樣的感嘆。」
為了『迎接』王毅的訪日,菅義偉佈下了種種的局,連日本媒體都用「周到的環境整備」來形容。依我所觀察到的事件時序,茲整理如下:

#四方安全對話(Quad)

10月6日,美日澳印四國外相在東京召開以推動「自由且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為主軸而展開的「四方安全會談」。這個會談的目的就是針對中國在東海及南海的諸多擴張行為而舉行的團結會議,由於與會者層級提昇到四國部長層級,因此對中國的壓力極大。
菅義偉(最中間)與四國外相合影;右起分為美國、澳洲、日本、印度四國外交首長
(照片來源:2020年10月6日本首相官邸臉書)

#菅義偉出訪越南及印尼

儘管武漢肺炎的疫情在全球仍繼續蔓延擴散中,菅義偉在10月13日與越南總理阮春福通電話,並接著在10月18日至22日出國訪問越南及印尼,這是菅義偉在接任首相後的第一次外訪。
而在出國前的10月16日,菅義偉在東京的一場演講會上就明確表明,這次出訪的目的國,就是實現『自由且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上,不可缺少的國家。
事實上,菅義偉這次出訪越南,跟阮春福總理的會談內容除了醫療用品及產業供應鏈的強化外,最主要的是談論有關日本的軍事防衛品的輸出、技術轉移協定與安全保障面的合作
在跟印尼總統佐科威的會談中,更是針對中國在南海的活動進行意見交換,同時確認將儘速召開兩國「外交.國防部長的2+2會談」,而日本的軍事裝備品的移轉也同意加速進行。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當初被認為不懂外交的菅義偉,在實際的操作上,對於國際局勢的掌握,懂的可能比外界以為的要多很多呢。
菅義偉首相出訪越南及印尼(照片來源:2020年10月18日菅義偉官方臉書)

#菅義偉談習近平訪日

10月26日菅義偉就任首相後第一次的臨時國會開議,在29日的參議院會議上接受質詢時,關於習近平訪日一事,他回答:「首先,要先專心於收攏新冠肺炎;目前還不到處理習主席以國賓訪日行程的時候。」同時也認為「與中國之間存在著許多待克服的問題,該主張表達的部份,會如實的主張,並強力要求中國要提出改善的對策來。」

#菅義偉藉與拜登通電話,間接噹中國

前文提到中國在11月4日,由人大公佈「海警法」草案,企圖強化其在釣魚台的領有權,同時也不無反制菅義偉延後王毅訪日及配合美國圍堵中國的各項國際佈局行動。
11月12日,菅義偉和美國下屆總統可能當選人拜登進行電話會談,並在事後向記者表達,他在電話中向拜登確認尖閣群島是否在美日安保條約第5條所指的適用範圍內?而拜登明確表示,適用。
這當然百分之一萬是針對中國公佈「海警法」草案的反制舉動。

#寧可返國隔離也要訪日的澳洲總理

11月17日,澳洲總理莫里森承擔著返國後要接受二個星期隔離措施的前題下,前往日本訪問,行前他表示這是因為:「與日本的關係具有特殊性」。莫里森在訪日期間和菅義偉首相簽訂了軍事『相互准入協定(RAA)』(日文稱為『円滑化協定』),意即自衛隊或澳洲軍隊進行互訪或聯合演習需要而進入對方國家時,不必經由海關通關方式審查而可直接進入。
基本上這已經是『準同盟國』關係的協定,也是日本跟美國以外,第一個簽定這樣協定的國家。同時在日澳共同聲明中也強調日澳兩國關係是「特別的戰略伙伴關係」。其目的擺明就是在牽制中國。
菅義偉與澳洲總理莫理森(照片來源:2020年11月17日,日本首相官邸官方臉書)

#日中兩國人民印象民調發表

11月17日,日本NPO法人「言論NPO」發表了一份自2005年以來就持續進行,針對中國人民及日本人民的民意調查。今年是在9月至10月間進行。
這份報告指出:「對中國人的印象」覺得『不好』、『總之不好』的日本人高達89.7%,比前年高出5%。認為造成此結果的原因,受訪者表示主要是因為中國在國際社會的軍事力行動、美中對立、及香港問題。
認為日中關係重要的日本人有64.2%(跟前年相比降了8.5%),是史上最低;認為重要的中國人則有74.7%(跟前年相比增加7.7%)
認為受到別國軍事威脅者中,直指中國是威脅的日本人有63.4%(跟前年相比增加5.6%);而直指日本是威脅的中國人則為47.9%(跟前年相比減少27.4)大幅降低。
這份民調的結果,事實上中方很在意。

#兩大國安首腦的會談:北村滋與歐布萊恩

11月20日,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與日本國家安全局長「北村滋」在東京的美軍橫田基地,進行了一場近2小時的會談。這是歐布萊恩訪問東南亞越南、菲律賓諸國前,為了因應24日的王毅訪日,而用專機需要加油為理由特別中停日本。
據日本媒體報導,兩人就朝鮮半島情勢及中國在東海、南海的行動交換意見,而此行的目的就是在王毅訪日前,特別是美國正處於政權交接期間,為了不使亞太區域有「力量空白」的可能,雙方確認安全保障上的共識。
而會談的內容會批露在媒體上,想當然爾是美日雙方刻意流出來的,目的當然也是在警告中國不要輕舉妄動的意味濃厚。
我在2019年9月時曾在臉書上介紹過北村滋(連結:安倍晉三的⋯⋯國安局長北村滋),他在安倍首相任內維持每周固定見面,是安倍見面次數最多的官員,其情報手腕高超,連安倍都說「他給的情報很準確」,而給予高度評價。而根據朝日新聞記者「牛尾梓」及「小野太」兩人在11月15日的特稿中指出,菅義偉在就任首相的第一個月內的接見人數超過650回,其中次數最多的就是受他留任並重用的國安局長北村滋,次數達29次。可見其足以代表當前日本安全保障的角色,毋庸置疑。

【王毅訪日,所為何來?】

從10月初的預期訪日到成行的11月24日,相信中國方面對菅政權的對中態度應該心裡也有譜了,所以此行雙方都避談習近平訪日之事。據日本外務省相關人員表示,「在中國就海洋方面(應指尖閣群島)的擴張行為沒有改善前,應該很難」。而朝日新聞駐北京記者冨名腰隆,在11月27日特稿中也指出,中國的對日相關智庫的研究者表示,「菅政權能否成為長期政權?等到國會解散重新選舉後再來看也不遲。」
我個人研判這次王毅訪日,大致是在一個前提下,進行二項工作

#一個前提

一個前提是指:「對菅義偉政權保持距離,等他成為長期政權的日本領導人時,再來隆重處理跟他的關係」;
二項工作是指:「藉釣魚台主權問題,測試日方底線」;及「敦促日本友中有力人士積極加強中日關係的深化」。
也就是說從菅義偉這兩個月來的舉動來看,顯然未能給予中國過高的期待;所以中方也在賭究竟菅義偉能否跨過眾議院改選?如果菅義偉能在明年9月連任自民黨總裁,屆時才是處理習近平訪日的恰當時機。萬一菅義偉只是過渡政權,屆時要再重建跟日本領導人的關係,那習近平訪日這張王牌就會浪費掉了。
所以在王毅此行在跟外務省的會談中,就直接將兩國關係的深化,以中日建交50周年作為理由而延後至2022年,一舉迴避掉習近平訪日時機上的兩難困境。
2020年11月25日,王毅拜會菅義偉首相(照片來源:日本首相官邸官網)

#二項工作

其次,前文有提到連日本媒體都指出此次王毅訪日前,日本政府「周到的環境整備」,連我也看得出來這些佈局㾗跡,中國共產黨自是冷暖自知。既然日方搬出拜登、搬出澳洲來嗆釣魚台問題,中方自也要回敬。所以我相信從24日共同記者會上王毅前段跟後段判若兩人的神情表現,證明這就是中方要刺探日方底線的作法
只是外交界的老手王毅用這種突襲的方式,實在有失大國風範,而從王毅的神情來看,顯然他這麼做,也背負著極大的壓力,相信這應該不是他的本意;只是在中共政權裡,外交部並沒有太高的地位與權力,只能聽命行事,他應該也挺無奈吧。
第二項工作,可以從王毅此行短短一天半的時間內,扣除正式會談外,還安排見了什麼人?說了什麼話,也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據先前媒體的報導,王毅此行除了跟外相茂木敏充進行會談外,則是拜會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及菅義偉首相。
事實上,王毅24日下午跟日本外相茂木敏充進行會談,及出席共同記者會,晚間則是與外務省進行餐敍。25日早上則是跟官房長官加藤勝信會談,中午與二階俊博等人餐敍,下午則是和前首相福田康夫見面、以及拜會首相菅義偉。晚上則飛往韓國。
跟菅義偉的見面只有20分鐘,扣除翻譯時間,可以說只是蜻蜓點水式的拜會而已,顯然中方在等待兩個月後,已不打算對這個拜會放太多心力。
而王毅與官房長官的會談不算是外交部長份內必然的工作,而且時間也只是30分鐘,筆者研判應是跟加藤勝信出任官房長官被認為極有機會將來競逐首相有關,因此這個拜會應是「加強拉攏結交」之意。
中午王毅跟聞名的親中派大將二階俊博餐敍,陪同二階出席的還有同屬二階派的心腹林幹雄眾議員、復興大臣平沢榮勝及無派閥的「日中友好議員連盟」班長野田聖子,她甫於去年率團訪中,並由王毅在釣魚台賓館接見。我在野田聖子—難伸天下布武之志的女首相路一文中,有指出野田是中方積極拉攏的對象。
根據日方與會者向朝日新聞記者安倍龍太郎表示,餐會中王毅對二階俊博表示:「兩國間民意的改善是相當重要的」,對於二階在深化兩國關係所扮演的角色相當期待。這就是前面提到的「言論NPO」所發表的日中兩國人民對彼此的看法那個調查之所以重要之處。
王毅此行還跟親中派前首相福田康夫見面,就更不意外了,在中國外交部的新聞稿中,「王毅首先祝賀福田康夫⋯成立的『亞洲共同體文化交流機構』開始運作,相信⋯將為促進中日民心相通、助力兩國關係改善作出積極貢獻。」而福田康夫則是回應道:「⋯⋯發展穩定的日中關係、⋯⋯對地區和國際社會具有重要意義。⋯⋯我本人及『亞洲共同體文化交流機構』願為促進日中兩國人民友好發揮積極作用。」
因此,王毅此行的第二個工作就是在:「敦促日本友中有力人士積極加強中日關係的深化」進行提醒跟統戰。
2020年11月25日,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與王毅(照片來源:新華社記者杜瀟逸)

【眾說紛紜的菅政權】

究竟日本的菅義偉政權懂不懂外交?親中?友台?大家的解讀都不盡相同;以我的觀察來看,菅義偉不是歐巴馬或安倍晉三那樣長於華麗言辭的煽動家,從他自地方議員時代起所特有的風格來看,他是屬於實務型的政治人物;從他口中的確聽不到一套宏觀的論述,但從他執行的佈局來看,比論述更直接。
他跟二階俊博的合作,理應著眼在國內政治的結盟,同時兼具安撫中國之用,至於說他親中,我想倒還不致於;只是他終究是日本元首,所思所慮以日本國民的利益為優先才是常理;因此台灣人在看日本政府的措施,就不宜太過從「對中國好就是對台灣不好」這樣的邏輯來判斷。也不宜將日本政壇人物跟中國往來,就認為會是出賣台灣的人。反過來說,我們反而更應該藉由友台政治人物的管道,幫我們去結交向來跟中國比較親近的日本政壇人士,爭取友我,才是正途!
回到本文正題,在亞太或者印太局勢下,我總覺得日本在走一條新的嘗試,似乎試著在提高日本在亞洲國際局勢中的實質領導力;的確,這條路也許要等菅義偉通過眾議院選舉成為長期政權後,才會更明顯。但值得我們保持關注。
日本首相菅義偉(照片來源:菅義偉官方臉書)
2020.12.01(本文結束)
(如您覺得這篇文章值得給予作者鼓勵的話,請按右上方心形的讚,感謝!)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12會員
92內容數
介紹令和時代的日本政治現況走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