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安排-想清楚自己要什麼,就來了

看了油雞小姐的「在前往宇宙的路上」(註),我也來寫寫我這幾年碰到的美好的事情,總之是:「想清楚自己要什麼,就來了」;
「一直在唸的事情,就實現了」(我媽)。

󠅛想要的就出現了
▓花精,成長課程,2010年
我分居後,短暫住親戚家和弟弟家,後來自己租房子,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心想,應該沒事了。
過了一年,還是覺得有事情沒處理好。去上了一個多次的女性寫作課,課程結束後,接到某同學的email,說在她家有座談會,我去了。
有幾位同學去,有位老師主持,我講得最多,第一次聽到「花精」、「花語」,我問老師,不使用花精,只學花語可以嗎?他說可以,只是情緒的調整會比較慢。
第2次的座談會,我邀了2個朋友一起去。談完後,老師說,我們3個可以上課,我想上課,另外2位不要,就要再等其他人才能開課。
沒多久,我要陪媽媽去看病,可能要多次,心想,每次和媽媽在一起,都會很不舒服,既然有花精可以讓我舒服,何不使用呢?而且第2年想離婚,一定會有很多情緒,我就先準備,所以和那位同學說我要使用花精。那時候是6月。
7月時,新竹總部開課,我想台北要等其他學員,不知道要等多久?所以我到新竹上課,每週一次,持續了幾個月。開啟了我有效調整情緒,學習自我療癒,讓自己更好的過程。
上寫作班,會連結到成長班,是沒想過的事情。
▓前女友
我因為寫女同志小說(古代背景),想到我自己是嗎?開始探索,用我知道的方法探索了3年,要找什麼樣的女朋友呢?原來是想:要談得來,生活可以相處,性上彼此愉悅又滿意—這很難吧!
後來,我比較探索自己的身體,情慾高漲,只好改變期望,先滿足自己的身體需求,想清楚了,女朋友就出現了。
▓左營的房子,2011年
我原來在高雄有一點工作,每次去都會住一天(不要太趕),住旅館或民宿,有在考慮要租房子。成為身心靈諮詢師後,想要在高雄推花精,女友又在南部,就決定過年後在高雄租屋。
要租什麼樣的房子呢?租在哪裏?老師提醒我,要看助教們的需求。有次下課時,大家一起下樓,發現有幾個人膝蓋不好,嗯!不能高於2樓,或是要有電梯的。
先去看了一家在後驛捷運站附近的公寓2樓,打電話問時,她說還沒打掃完,要我幾天後再去看,我說沒關係,我看看就好(真奇怪,還沒打掃完,幹嘛在網站上登消息呢?)
我去時,他們正在打掃,是舊公寓,交通方便,但是我覺得傢俱比較舊,設備也舊,有3房,我用不了那麼多的空間,所以決定要租大樓的小坪數。
那時大女兒在高雄,那一陣子她和一群伙伴一起工作,有位伙伴在幫他的前女友出租房子,她告訴我,我請她先去看。她看完後,跟我描述了一下,是電梯大樓,有管理員,有門卡,2房1廳,有廚房,和客廳同一個空間,附傢俱,在左營高鐵站附近。我說好,約了時間簽約。住進了很舒服,我很滿意的房子。
▓礁溪的房子,2019年
2018年生病後,體力一直沒恢復,想到去萬里泡溫泉,一次住2天,門口就有公車到達。去了幾次,想到礁溪,改到礁溪,一樣每次住2天。
有一次看到旅館旁邊的大樓有個牌子,寫:日租,月租,季租,半年租……,對喔!我可以租間溫泉套房,和住旅館的價錢差不多(我一個月去2次,一次住2天),可以多泡,以我稍微有潔癖的人來說,住旅館泡湯實在不喜歡。
在下次去泡之前先查好房子,和房東約好,看2間,上、下午各一家,不成的話,下次再看,免得太累。
上午那一家是仲介登的廣告,一間套房,看完,他說還有另一家,大一點,一房一廳,要不要看一下?我說好,房租多3千元,心想比較貴,一點都沒想。
下午看的是也是同一個社區,看完,她說她在另一個社區還有一間,房客剛搬走,有陽台,有洗衣機,廚房有瓦斯爐,我說好,跟她走路幾分鐘過去看。
回台北後,過了一、二天,想到一房一廳住起來比較舒服,有廚台,沒有瓦斯爐,可以用電鍋煮東西,那間是邊間,光線很好,何不讓自己舒服一點呢?我還付得起,自己的錢不用在自己身上,搞不好會當遺產,決定租。
簽完約,住進來後,才知道景觀很好,看得到龜山島,每天在旭陽中醒來,後面是跑馬古道的山(我走了多次,才搞清楚的),下面是菜園,聽得到鳥叫,許多用具都有,如:電鍋、菜刀、砧板等,前一位住客是房東的爸爸。
▓臉上的黑斑
上完自我療癒課程後,「好好照顧自己」,「錢要用在自己的身上」(尤其小孩長大後),「讓自己舒服、愉快」要成為生活習慣。
總部也有開保養、美裝課程,要讓大家內外兼美,只是我沒上到,我知道我要讓自己美一點,頭髮比較簡單,找個願意配合,聽得懂我在說什麼的美髮師就可以了;臉上的黑斑比較麻煩,各種方法效果都不好,聽說電射還是會黑回來(想到醫院診所,動刀動針我也害怕)。
有一天,有位朋友(是諮詢師伙伴)說要來找我聊,好,她來了,跟我介紹一種產品,我原來以為只要用去斑的就好,結果是全臉的全部問題都一起處理,要買整套的。我用了,真的,臉上的問題都解決了,斑也幾乎沒了,只剩幾個。後來看網路上,這個品牌爭議挺多的,我也覺得藥效太強,2年後就停用了。
▓二手書店的戲劇書
我在寫一本小說時,是古代背景,其中有一位是唱者,總要寫出她唱了什麼,去讀「中國戲劇史」的書,沒有我要的。有一次經過一家二手書店,已經走過去了,想想,折回來,進去看看,走在中間走道,旁邊從地上堆到腰部高的書,我看到一本很薄的(頁數不多),一開始從中國進口的書,紙張很薄的那種,躺在書堆的最上面,還挺新的,我拿起來翻一翻,買了。回家看,是我要的,抄了許多的歌詞和唱法,真好。
▓寫孔子的小說,在二手書店
在寫孔子的女學生時,除了看論語、孔子和弟子的傳記外,書中人物(男生)我已決定有一半是真實的,一半是我虛構的,女生當然都是虛構的,現有的書中看不到有女生,連孔夫子的夫人是什麼樣子的?我也不知道。故事要怎麼寫呢?
還是到二手書店去晃一晃,書架上有一本劉慕沙翻譯的,原作者是日本人,以小說的方式寫孔子,太好了,買回來看,心想照著她的方式寫就好了。其實不行,書中的史料到底是真是假?還是得我自己去查才行。不過,這般的小說寫法,確實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和指引。(書名社長改成:孔夫子的拉子學生)
▓沒錢時,保險給付,2012年
2012年突然生病,心肌炎,心跳很慢,裝了一個暫時的,刺激心臓跳動的東西,住加護病房,等到心臟可以自己跳動時就拆掉。出院後,我申請保險理賠,拿到幾十萬元,我頭皮發麻,那時候手邊沒錢,竟然用這種方式讓我增加收入。
▓生病時,小孩都很快聚集了
那幾年家人都散掉了,5個人住5個地方,孩子不願意回那個家,以前家人相處的經驗不好,大家都不想談過去,我心中覺得不妥,但我自顧不暇,也沒有辦法。
我住院時,小孩迅速聚集,幫我處理住院、照顧等事情(我知道有些老媽媽下意識地會很滿意,我一點都不希望這樣),平常家人該聯絡、該聚會就要做,別等到有人生病、出事了再來聚集。

󠅛該來的就來,不該來的沒來
▓我愛女生嗎? 貼到一半
我退休前開始寫小說,第一本小說因為找不到出版社出版,就自費出版,賣得很差。我是認真寫小說的,第二本想找有在書店鋪貨的出版社,發現了一家女同志出版社,我看了幾本已經出版的古代、武俠、女同志的小說,心想我也會寫。就開始寫了。
為了讓女同志出版社接受,我加入了女女愛情,書中人物有一半是同性戀,一半異性戀,投稿給這家出版社,入選了。在出版的過程中,我發現我寫得還不錯,為什麼會這樣呢?難道我是嗎?開始去探索。看資料,聽網路廣播,參加活動,我還是不確定我是不是?那就找一個人來試試看好了。
我在社大上課學歌仔戲,那一個學期來了2個看起來是拉的同學,有一位很明顯是T,另一位比較中性的,我想還可以,想辦法跟她們接近,一起玩,一起排練,用了許多心思,花了半年多的時間,最後我還是問一下,結果是No,好吧!那就這樣。這個過程挺有趣的,我將它寫下來,當作紀念,一篇一篇貼在我常出現的女同志網站上。
我在貼的時候,心裏在想,會發生什麼事呢?果然,貼了幾篇後,有一天晚上,因為兒子的事,他牽怒我,開始罵人,我將房門鎖起來(大女兒的房間,我當書房),有暴力發作的跡象,兒子在旁邊一直勸他不要這樣,我直接打電話報警,坐著警車離開,決定不回去了,這事會一直重覆發生,很無聊。
兒子那年高三,原來我打算等兒子上大學後,我藉口高雄有工作,到高雄租房子,兒子回家時我再回家,比預定時間提早了一年。事後回想,這樣也好,如果好好跟他說,他一定不答應,不然就出狀況讓我疲於奔命,我期望的「不要跟他住一起」的願望就這麼實現了。
▓約上課時間,看誰的意念比較強
我成為諮詢師後,要常常回總部上課或開會,有時候要約下次的時間,助教會先講一個時間,看大家可不可以?總是有人說不行,那就大家回去想想看,過幾天再說。
我在回家的路上總會想著:「嘿嘿!看誰的『意念』比較強,我就是要這天。」
過幾天,消息傳來,原來說不行的人說:「我可以了」
這也是老師教的,想好自己要的時間,意念夠堅強的話,其他的事情會讓開。
▓出門到台北車站上高鐵車20分鐘
從我家到台北車站搭高鐵,20分鐘簡直是「剛剛好」,就是走路和行車時間而已,如果加上等車時間就不可能了。有一次我比較晚出門,離要搭的車班只剩20分鐘,我專心走路(沒有跑),車子馬上來,一路順暢,用手機刷車票進站,順利搭上車。我相信趕得上,來得及,只有專心走路和搭車,沒有焦急,沒有看錶。
▓搭上20分的車
我從礁溪家要回台北時,市區公車發車時間和客運的車班時間最好離30分鐘以上,(如:9點開的公車,最好搭9:30的客運)離25分鐘的話會很趕,或來不及,眼睜睜看著客運駛離,因為還要買票或劃位,公車要花的行車時間也不一定。
有一次,我查好車班,決定要搭10:00的公車,再轉10:40的客運,這樣時間充裕很好,我還可以上個廁所。就心情輕鬆地出門,搭上公車,到轉運站下車,慢慢走去櫃台劃位,小姐說:「10:20這班。」蛤?我抬頭看,果然車子停在外面,時鐘還不到20分,怎麼那麼神奇呢?原來是不可能的車班讓我坐到了。
▓我辦「女性的裸體晚餐」沒有雜音
幾年前,有一陣子和夥伴辦「女性的裸體晚餐」,沒有人罵,沒有人質疑耶!朋友有問,裸體晩餐在做什麼?我說就像DM上寫的,吃飯和講話,顯然聽的人不相信「真的」「只有」吃飯和講話嗎?
▓女兒當人體模特兒,沒有罵聲
有一年,女兒說她不想做朝九晚五的工作,將穩定,她也喜歡的工作辭掉,要追尋自己的方向,暫時以打工、兼差為生,其中一項是當人體模特兒,她有在報紙上寫(除了報紙外,還在哪裏寫我忘了,當時臉書還沒那麼普遍),畫家也會將以她為模特兒的畫公開貼出來,底下的回應沒人罵,沒人說難聽的話耶!
我覺得很神奇,跟老師說,老師說:「她很清楚她在做什麼,就不會有其他的雜音出現了。」嗯!真的,她知道她在做什麼,很篤定。
▓學員因為查「寫作班」而來的,有的人是當天中午查的(下午2:00上課)
我在高雄開女性寫作班,有人是在網路上搜尋到訊息的,甚至有人是當天中午搜查到,打電話說可以參加,2:00來上課的,好神奇。她想要的課程,搜尋時,就會跳出來,讓她看到。

󠅛給我指示
▓狗從小路跑出來
我之前住的社區是在山坡上,我常在社區道路上走路,都是柏油路。有一條路走到某處時,有小路的入口,走了一段後,會回到原來的柏油路上,小路風景比較好,兩旁是樹木,腳下是鬆軟的落葉和泥石,很舒服,以前遛狗時走過,後來很久沒走了。只有去程走過,回程沒走過。
有一次走完柏油路,回程時,想要走那條小路回來,到了某個路口,憑印象應該是從這裏下去,我沒把握,正在猶豫時,看到一隻狗神采奕奕地從那條小路走上來,我心想,狗的後面會有帶狗的主人,表示這條路是可以走的,我決定走下去。
走了幾分鐘,沒看到人,整條小路走完了,沒有其他人經過,喔!剛剛那隻狗是在幫我指路的,牠是流浪犬喔!
▓咖啡館裏,有人突然給我一份報紙
我從事身心靈成長的工作是從高雄開始成立據點的,台北還沒有自己的場地時,是在咖啡館或餐廳辦座談會的。有一次我進去時,迎面而來的一個人突然給我一份報紙,我接了。坐下來後,將那份報紙翻了翻,他要我看什麼呢?第一面是:「美金將跌破XX元」,其他版面沒什麼特別的事情。
我又回到前面,看了那則「美金將跌破XX元」,想到,我手上有一點美金現鈔,原來想明年去美國哥哥家時可以用,既然美金下跌,不如先將它賣回去,明年要用時再買,剛好那時我也缺錢。於是去銀行將它賣了。
如果不是那個人塞給我那份報紙,我看報紙時才不會去看到這則消息的。
▓出門後,對面走來的女生,衣服穿得少(或很貼身)
有一次出門,迎面來的一位女生,我的感覺是:衣服很貼身,布很少。
過了幾分鐘,我才注意到,我忘了穿外搭裙了,是我自己的褲子太緊,太貼身了。哇!她是在照映給我看我自己的情形的。
▓一出門,連著看到三、四個不良於行的人
有一天出門,連看到坐輪椅的,拄拐杖的,到捷運站下電扶梯時,還有一位走在我前面,有一隻腳不方便的。
我想想我的感覺是:「不良於行」。但是每個人的情形不一樣是什麼意思呢?再想想,感覺是:「越來越輕微。」嗯!我知道了,那一陣子遇到困難、瓶頸,我知道我的困難會越來越輕微的。

󠅛媽媽一直在唸的的事情都會實現
●住過的地方被小偷進去
媽媽最怕錢被偷,時時掛在嘴邊。出門時,不只錢包藏得多深,很困難拿出來;就連在家裏,她要打開錢包時,會抬頭四處看一看,好像在看是不是有人在窗外偷看她錢包裏有錢,等一下會進來偷似的。
她住過的地方都被小偷進去。有一次是小弟家,小弟剛結婚,房間被翻得亂七八糟,放在衣櫥抽屜裏結婚的金飾全部被偷走。
另一次也是小弟(他真倒霉),搬到台北市區,大門被撬壞,估計是在媽媽出去,到回來的幾個小時中小偷進去的。那房子在大樓的後棟,在路邊是看不到窗戶的,小偷怎麼那麼準呢?難道我媽的額頭上寫著:「我很怕被偷。」—意思是「我家有很多錢」嗎?其實根本沒有錢。好奇怪。
●大嫂泡溫泉昏倒
有一陣子,媽媽跟大哥家住北投,有一次和大嫂去免費的公共浴室泡湯,沒多久,大嫂昏倒,媽媽趕快叫人來救。媽媽常唸的:「不可以一個人去泡湯」的念力實現。像住院時,不可以住單人房,萬一晚上昏倒時沒人發現怎麼辦?
●買到的電池沒電
媽媽的結論是:「不可以在小店買東西,東西『都』賣很久,會壞掉,連買的電池都沒電。」買到的新電池沒電,很少人碰到吧!竟然也被她碰到了。
●三哥對她最好,總是讓她說中,符合她的期望
■衣服穿不夠
媽媽老是會唸人家「衣服穿不夠,會冷。」哥哥一家從國外回來,一碰面,她就唸這句,果然,天氣「都」會突然變冷,哥哥都穿「不夠」—他可真孝順啊!都符合媽媽的期望。
■沒帶傘
「要帶傘,會下雨。」三哥總得拎一把傘離開媽媽家。
●中風
外公很多年前突然中風,躺在醫院幾天後就走了,當時全家人對中風一無所知,來得很突然。
後來爸爸也是中風走的。媽媽對於中風很害怕,一直叫哥哥弟弟們量血壓,只要知道今天高一點,就很不安,甚至第二天早上起床後,在廚房偷偷問弟媳:「他還有沒有在呼吸?」
有一次我去陪她3天,忘了跟她說什麼,一直講不通,我手上正拿著一支拍打棒(硬塑膠做的),說:「真想從妳的頭上打下去。」
她說:「不要打我啦!我會中風。」這個回答好奇怪。
我說:「妳這輩子就在等中風。」她氣得回房間了。
不久後,她果然中風了。現住療養院,可以坐,餵吃稀飯,眼睛會看人,應該不會認人,沒反應。

󠅛我預測親友第二個孩子的名字都中
■某親戚第一個女兒叫「以X」,第2個女兒出生後,我心中想:「應該叫『乙Y』」果然是。
■朋友家,第一個女兒是「X璇」,我想,第2個女兒會叫:「X瑜」果然是。
■樓上的鄰居,也是我先生的高中同學,第一個兒子叫「敬X」,我想第2個兒子會叫「佩(或沛)X」果然是。
■好像還有一個,我想不起來。

註:
想清楚自己要什麼,就來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和「覬覦」同音。小時候總是被教導,女孩子要溫良恭儉讓,有功勞要「讓」給別人,苦勞自己擔。這個「別人」包括:比我年長的,輩份高的,位階高的,身形大的,還有男的。半百之後,決定不再讓了,我的就是我的,別將我的搶去,我還「覬覦」我想要的東西,如:錢、權力、名聲、成果等,再也不讓了。實際上還是很謙讓,唉!
情緒和理智是不相統屬的2國,理智無法「處理」情緒喔!情緒沒有不好,它在提醒我們有事情做/想錯了。當我們有情緒時,不要急著逃避、壓抑或轉移注意力,雖然暫時不見了,但不是真的不見,只是被壓下去了,將來要再挖出來處理,要耗費更多的心力,而且會在某個情境時,爆裂出來。 [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