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政大搭蘆灣社後空翻事件—我們要忍受笑話包裝歧視到什麼時候?

2020/12/19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Credit:MATA Taiwan
12/16在政大有一位男同學經過原住民族議題社團搭蘆灣社成員們時,刻意向其他人說了一個笑話「原住民穿露背裝叫什麼?後空翻(番)
這讓搭蘆灣社成員感到極度被冒犯,不得不在交流版上發文嚴正解釋說「番」這個字,對於曾長期被稱為「番仔」的台灣原住民族而言,這個字詞被灌以諸多諷刺、歧視、偏見等負面意義,不希望有人再用如此冒犯的方式開玩笑。
結果隔天,有同學在吃飯時聽到隔壁桌同學聊到上述搭蘆灣社的聯合聲明,其中兩位同學認為這是小題大作,第三位學生更非常惡毒,他說:「我覺得他們都應該去死,丟到綠島跟核廢料放在一起。
讓聽到這段話的同學感慨道:誰說台灣沒有種族歧視,根本只是一群沒有自覺、視而不見甚至自以為有趣的人在自嗨。
那位同學以為自己只是在開玩笑,但他刻意在原住民族議題社團旁大聲說這所謂的「地獄梗笑話」,實際上就是在活生生的直接進行歧視,等同於告訴搭蘆灣社成員「你們都是番仔」。
這段歧視言論,不會因為用笑話的形式來包裝而變得合理正當。
更令人遺憾的是,在校園中針對這件事情的部分輿論反應,竟然是認為只是原住民小題大作,「他們應該都去死」。這些人對原住民族文化的瞭解趨近於零,甚至連核廢料是放在蘭嶼而不是綠島,都不知道。
現在的大學生年輕人都是看Youtube長大,對於網路上各種歧視笑話也是習以為常,認為好笑就好。
從曾博恩、程建評到最近的黃逸豪,恭喜你們。這個社會的年輕人已經學到各位的精華,用笑話包裝歧視,讓仇恨言論用各種形式存在於社會之中。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05會員
62內容數
因為喜歡觀察社會現象和政治評論,時常發表個人觀點而產生了這個專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