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吉米‧柯瑞根:地球上最聰明的小子》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書名:吉米‧科瑞根:地球上最聰明的小子
Jimmy Corrigan: The Smartest Kid On Earth
作者:克里斯‧衛爾 Chris Ware
原始出版時間:2000年9月
中文版出版時間:2009年12月
中文版出版社:時報出版 (Graphic Novelty 系列)
偉大的作品有很多種,最耀眼的往往是那些「重新定義類型」之作:為了解釋這件作品,評家必須發明新詞以形容它創造出來的形式與觀念,一件作品,往往可以拓寬整個創作類型的疆界,帶引歷史發現全新的走向。畢加索的油畫《阿維農的姑娘(Les Demoiselles d'Avignon)》之於現代繪畫、鮑勃迪倫的唱片《重遊六十一號公路(Highway 61 Revisited)》之於搖滾、卡夫卡的《變形記(Metamorphosis)》之於現代小說,都是這樣的鉅作。再過五十年,史家論及「漫畫」這個文類,《吉米‧科瑞根:地球上最聰明的小子》,或也將是這樣一部扭轉歷史的經典。事實上,類似這樣的作品,形式與精神內涵都遠遠超出「漫畫」兩字涵攝的固有概念,許多評家已改用另一個詞描述這類作品──「圖像小說(graphic novel)」。2005年《時代》雜誌選出1923年以來最佳英文小說,特別闢出一欄列出十部「史上最佳圖像小說」,《吉米‧柯瑞根》便名列其中。
這書很有份量,硬紙精裝,整整重一公斤(我剛拿秤量過),厚380頁,印刷、裝幀更是極其講究(中文版的編輯為這部書「漢化」下的苦工,實在值得脫帽致敬)。然而,《吉米‧科瑞根》並不是一部刻意炫耀印刷裝幀技藝的書,它對每一項細節的講究,都是為了把這則悲傷的故事講得更好,而且唯有用這樣的形式,故事纔能如此動人:1980年代,主角吉米‧科瑞根是一個生性畏縮、生活枯燥單調的中年收發員,獨自住在芝加哥。這年冬天,他忽然接到從未謀面的親生父親來信,約他共度感恩節。隨著故事徐徐開展,我們被帶進另一則百年前的平行故事:1890年代芝加哥博覽會前夕,我們看到了還是孩子的吉米‧柯瑞根的祖父。母親生他時難產而死,他的父親(吉米的曾祖父)粗暴嚴酷,這孩子的童年滿是陰影與壓抑。就這樣,兩則故事跨越百年光陰交替進行,兩個寂寞的缺乏愛的孩子,跌跌撞撞行過內心那片枯瑟的荒野,雙雙迎向生命中無可逆轉的巨大傷痛。
翻讀《吉米‧科瑞根》,你會一頭栽進那幾乎要從書頁滿溢而出的細節裡。克里斯‧衛爾那近乎潔癖而神經質的工整筆觸,創造出令人驚嘆的深邃風景,如真似幻。一如所有偉大的藝術創作,它的形式與內涵是一體兩面。初睹《吉米‧科瑞根》,你或許會不知所措:它的「密度」超高,敘事手法又是如此獨特,可能需要一點時間適應。然而當你一頁頁翻下去,它不但會讓你哭,讓你笑,更會吸引你一遍遍重讀,每次都像第一次那樣新鮮、震撼。最終,這本書將成為你的一部分,永難遺忘。
(寫給《MING明日風尚》)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1K會員
1.7K內容數
馬世芳2017年迄今的部落格,2021年遷至方格子。包括音樂文字、廣播節目側寫、隨筆、食譜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