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推理小說 |《刈包的香菜戰爭》4

2021/03/26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在影片裡,與趙和謙直接接觸的人有三個人。
第一個人是陳天助。他推著坐輪椅的趙和謙進入宴會廳,裝有老鼠藥的藥袋也是由他保管。小張則是一直在陳天助附近幫忙開道、拿邀請函跟連絡之類的雜事,並未直接接觸趙和謙。
第二個人是蘇如熙。她和趙和謙一起進入宴會廳,親手餵趙和謙吃飯,還細心地挑魚刺、把雞肉分成一口的大小。如果要在飯菜下毒,她的嫌疑最大。
正宮夫人趙謝明珠反而完全沒碰觸到趙和謙,即使是鄰座,彼此也幾乎沒有互動。不過在陳天助的證詞裡,趙謝明珠是放老鼠藥的人,因此將她視作關係人。
第三個人是江天南。在江品冠離席期間,他與趙和謙談得十分投機,肢體互動頻繁。雖然是初次見面,但是警方考量到商場上的利益衝突常引來殺機,也把江天南列入關係人。
葉金枝、江品冠、MOMO三人則是完全沒有接觸趙和謙,連話都沒說到一句,便排除他們的嫌疑,當作目擊證人。
許勝武回到宴會廳後,與在場相關人員如實報告。
「目前調查的結果就是如此。」許勝武闔上筆記本,說:「請陳天助先生、蘇如熙小姐、江天南先生跟我回局裡一趟。」
「為什麼?明明就是兇手就是那個老太婆,抓我幹嘛?你這個流氓警察!」蘇如熙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
陳天助也怒罵:「我要在鄉民網上爆料!你等著被肉搜公審!」
許勝武的眉頭一皺,嘖的一聲,眼底迸發出的氣勢瞬間消滅咆哮兩人組的氣焰。他沒好氣地說:「汙辱警察算妨礙公務罪,想吃免錢飯嗎?」
蘇如熙和陳天助趕緊閉嘴,不甘願地瞪著許勝武,再瞪趙謝明珠。
江天南踉蹌倒退,一口冤氣賭在喉嚨,說不出半個字。葉金枝扶著恍神的丈夫,哀求許勝武:「警察大人,拜託你要查清楚。我們家第一次跟趙家吃飯,做的生意只是小本生意,跟趙氏集團那麼大的公司根本不能比,哪會有什麼利益衝突?」
江品冠的額頭滲出汗珠,心跳猛烈跳動,體內的血液好像都在呼嘯。他死盯著警察與父親,全身僵直無法動彈。
「沒事的。」MOMO的輕柔聲音安撫了江品冠的顫抖。她用肯定的語氣說:「江叔叔不會有事的,他不是兇手。」
江品冠宛如抓住浮木一樣,追問:「妳知道兇手是誰了?」
MOMO回以自信的微笑。
「許警官,我終於想到兇手是誰了。」發言的是趙謝明珠。
眾人的焦點聚集在趙謝明珠身上,臉上無不是詫異,包含江品冠與MOMO。
趙謝明珠鎮定不慌亂地說:「就算董事長的藥包被人調包,要如何確定董事長一定會吃下去呢?能親眼確認董事長吃下毒藥的人、或是親手餵董事長吃藥的人,才能確定吧?」
不用指名道姓,眾人很自然地將目光集中在陳天助與蘇如熙兩人身上。陳天助是隨侍在趙和謙身邊,負責保管趙和謙的藥品的人。而蘇如熙則是近身照顧趙和謙的飲食起居的人。
陳天助急著反駁:「妳、妳別胡說!小張跟我一起負責照顧董事長,妳怎麼不說小張是兇手?」
蘇如熙也趕忙辯解:「妳又知道是我給董事長吃藥了?妳哪隻眼睛看到的?攝影機有拍到嗎?不要冤枉好人好不好!」
趙謝明珠冷笑一聲,問:「那妳怎麼確定董事長中毒了?妳看到董事長吃下老鼠藥了嗎?妳明知道哪一顆是老鼠藥還讓董事長吃下去嗎?」
「唔……!」蘇如熙被趙謝明珠的連環質問掐住咽喉,回答不出來,呼吸困難。
「是我告訴她的!」陳天助搶答。他向趙謝明珠反問:「夫人,是妳要我放老鼠藥進去的,不是嗎?」
趙謝明珠不疾不徐地說:「請你拿出證據,證明我向你說過類似的話,否則我會告你誣陷。」
小張走向前,不耐煩地大喊:「你們兩個夠了吧?」他拿出錄音筆,說:「老鼠藥是誰放的,答案就在這裡。」
陳天助揪住小張的領子,氣急敗壞地罵:「你偷錄音?你這抓耙子!」
小張推開陳天助,眼睜睜地看著陳天助跌倒在地。他整一整領子,把錄音筆交給許勝武,說:「夫人早就發現你倆怪怪的,要我多注意。」
「做得好,小張。」趙謝明珠走向蘇如熙,說:「保險公司的業務都向我報告了,我家老頭把保險受益人改成妳了吧?不過很可惜,受益人謀殺保險人致死,受益人就喪失領保險金的權利了。」
蘇如熙猛搖頭,哭喊:「不、我沒有讓謙哥吃老鼠藥!我只是想讓謙哥誤會妳要害他,才會和小陳合夥,偷放老鼠藥……!」
「蘇如熙--!」小陳想制止蘇如熙自爆,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情急之下的蘇如熙竟把關鍵字全暴露出去了。
「有話到局裡再說吧!」許勝武揮動手指,向下屬發指令。三五個警員圍住陳天助與蘇如熙,沒有逃脫的縫隙。
「不!不是我!我真的沒有下毒!我沒有害謙哥!」蘇如熙的哭喊聲迴盪在宴會廳裡。警員們百般勸她配合,但是她不停掙扎,不願去警局。
許勝武給部下使眼色,警員們點頭,反手制伏蘇如熙。
「帶走。」
「冤枉啊!警察亂抓好人!趙謝明珠!妳會有報應的!妳不得好死!」
趙謝明珠冷眼看著蘇如熙與陳天助被警方拘送出去,嘴角止不住笑意。
案情告一個段落,警員們準備撤退。江家三口鬆了一口氣,趙謝明珠向江家夫妻致上歉意,江家夫妻安慰趙謝明珠,一來一往地相互慰問打氣。
根據醫院的最新消息,趙和謙因為出血性腦溢血,於十分鐘前宣告死亡。
趙和謙驟然離世的消息並未震驚太多人。長期高血壓病患本來就像一顆不定時炸彈,隨時會中風,猝死的案例也時有所聞。
趙謝明珠默默地掉淚,強顏歡笑地說:「好在不是被人毒死,走的時候沒有太多苦痛……。」
小張在角落忙著聯繫喪葬業者,籌備趙和謙的後事。羅安琪帶著工作人員發放優惠折價券。江家在等計程車來尊爵飯店。
MOMO坐在位置上,抱著大熊寶寶發呆。
雖然這次是趙謝明珠夫人自行破案,但在江品冠最無助的時候,MOMO的那聲安慰真的帶給他很大的勇氣。
他坐在MOMO身邊,想鄭重向MOMO道謝,卻聽見MOMO在喃喃自語。
「不對,太奇怪了……。」
「什麼東西很奇怪?」
MOMO聽見有人回應,急切地逼近江品冠,問:「趙董事長走了,蘇如熙的保險金受益人權益被取消,現在最大的受益者是誰呢?」
江品冠想了想,回:「應該是……能夠繼承遺產的趙夫人?」
「妳難道在懷疑我們夫人?」小張碰巧聽見江品冠與MOMO的對話,護主心切的他替趙謝明珠澄清:「夫人不會害董事長的!我今天還聽到夫人問小陳,董事長今天有沒有按時吃藥。」
MOMO反問:「如果趙夫人如你所說,這麼關心趙董事長,那麼趙夫人從你這邊得知蘇如熙與小陳調包藥之後,為什麼沒有立刻把藥包裡的老鼠藥丟掉呢?根據影片,裝著藥的透明塑膠袋一直放在趙夫人座位下方的籃子裡。」
小張從沒想過這些。他楞楞地回:「夫人大概有她自己的計劃吧?」
MOMO的眼睛一亮,追問小張:「計畫?所以趙夫人早就得知調包藥的計畫?包括那兩個人聯手陷害趙夫人的事情也早就知道了?」
小張點頭,說:「兩週前,夫人從保險公司那裡聽到董事長把保險受益人改成蘇如熙,就懷疑是蘇如熙慫恿董事長去變更的。因為那份保險是二十年前簽的,沒道理突然改受益人。夫人擔心他們兩人會對董事長不利,於是要我隨身帶錄音筆,錄下小陳的所有言行。沒想到錄音的第三天,我看到小陳跟蘇如熙又在倉庫幽會。我偷偷躲在門外想要錄音,發現他們在討論要如何陷害夫人。」
江品冠整理了一下情報,歸納結論:「所以,趙夫人早就知道他們的陰謀,來個將計就計!」
「還是很奇怪!」MOMO的雙臂一緊,大熊寶寶的肚子皺成一團。
「這位大小姐,到底哪裡奇怪了?」忠心耿耿的小張沒替趙謝明珠擺脫嫌疑不罷休,從動機方面繼續分析:「夫人沒理由害董事長啊!那點保險金,夫人根本看不上眼。趙氏集團有一半的股份都在夫人名下啊!」
MOMO轉動眼珠,望著小張,語重心長地說:「在商場上,只有掠奪所有,從不會滿足於擁有一半。」
小張啞口無言。MOMO的話像是壓縮經驗而萃取出的精華一樣,精闢裡有著淡淡的苦澀。麥哲倫星河耳環搖曳著折射光,讓小張確信眼前的大小姐肯定出身於不凡的豪門。
「來,請收下折價券。」羅安琪遞給每人一本折價優惠券。她跟身邊一位穿著飯店制服的光頭中年男子一起鞠躬,解釋:「雖然是意外,但是難得的尾牙被搞砸了,大家的心情一定不好受吧?我們公司和尊爵大飯店緊急討論過了,決定送三折優惠券給各位貴賓,誠摯希望各位能夠有空再度蒞臨!」
光頭中年男子接著補充:「我是這家飯店的總經理,蕭泰民。發生這種意外,我們飯店真的感到非常遺憾。三折已經是成本價,表示我們飯店的最大誠意,希望能再為各位老闆們提供最優質的餐點與服務。」說畢,又是深深一鞠躬。
江品冠翻開折價券,裡面不但有宴會三折優惠券,還有年菜外帶套餐。外帶套餐的項目裡有MOMO心心念念的夢幻刈包。
MOMO高興到小蹦跳,連聲感謝羅安琪與蕭泰民。
MOMO與羅安琪是怎麼成為朋友的呢?個人特色極為鮮明的兩人站在一起,形成強烈的有趣對比。羅安琪的個子高挑,鵝蛋臉,五官立體。她的瀏海梳光,後腦綁上俐落的高馬尾。與MOMO談話時眉飛色舞,表情有時略帶誇張。肢體動作的幅度比較大,偶爾露出一些腰間肉色。MOMO的個子嬌小,臉蛋圓潤,舉止相對拘謹,表情變化細膩不踰矩,言談時總是不自覺地拉緊外套,掩飾身材線條。
這是美系流行與日系流行的文化交流嗎?
羅安琪忍不住偷偷向MOMO抱怨:「這年頭,服務頂級客層的行業還真不好做。開門老實做生意,偏偏謀殺案跟客人病逝兩件倒楣事都讓我們碰上了。這攤的錢沒賺到,還得出面道歉、撒錢消災來營救高級五星級飯店的優良形象。這些折價券,我們公司也得出錢分擔呢!我回公司一定有寫不完的報告。」
MOMO坐回座位,繼續抱著大熊寶寶,不解地問:「可是你們公司跟飯店明明沒做錯事,為什麼要安撫客人?」
羅安琪兩手一攤,無奈地說:「唉!誰叫這場尾牙宴的台商大老闆都不是好惹的呢?他們隨便一句話就能捏死我們這些小公司了。」她隨手拿起餐桌上的菜單卡,撫摸印刷在紙卡上的燙金字體,說:「你不知道這些貴婦多難搞!趙氏食品的夫人哪,在菜色上一直折磨我們啊!其它家客人都沒意見了,就她,一直在挑剔!」
MOMO仍在思考未解的謎,大熊寶寶被她擠得皺眉。她附和性地接話:「有些貴婦本來就挑剔,別放心上,不然只會氣死自己。」
羅安琪被說中心聲,直呼:「真的!她什麼都可以嫌!」她挨近MOMO身邊坐下,指著菜單卡上的菜品,輔以生動的手勢進行連環抱怨:「本來尾牙呢,佛跳牆是最受歡迎也最高級的湯品,趙夫人不知道為了什麼,堅持要換成當歸羊肉爐!紅燒富貴蹄膀也是!連旁邊裝飾用的配菜都要管!要廚房把青江菜全部換成花椰菜才行!還有炒時蔬指定要蘆筍炒白果!太多細節了!害我跟飯店開會的時候,被大廚罵到臭頭,說我們太難搞!」
江品冠深有同感,說:「以前我在自助餐幫忙的時候,最討厭這種客人。買個便當還要店家幫她把菜都過水一遍!說什麼他有三高不能吃太油。怕油就不要來吃自助餐啊!當整家店是為他一個人開的一樣。」
羅安琪找到知音,咬牙切齒地說:「對!趙夫人說什麼她骨質疏鬆啦、更年期過了之類的,醫生要她多補充維他命K,所以希望我們在菜色方面多努力。到底是要努力什麼啦!身體不好就去找醫生想辦法啊!幹嘛來找我們的麻煩?」
MOMO突然站起,江品冠和羅安琪兩人被嚇到,疑惑地看著MOMO。
「我知道真相了!可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翼:分享神奈川生活、日本旅遊。赫奕:推理小說愛好者,特別是日本本格推理小說。 中日翻譯、業餘寫手,偶爾接單。 喜歡創作,希望你喜歡:}
在虛實模糊的網路上,有誰能看見光鮮亮麗的外表的陰影? 攝影大神福迪與美食大神MOMO偶然相遇,為了守護美食聯手解決各種謎團。在美食的追尋之旅中,福迪寄情網路的起因、MOMO當網紅的內幕漸漸揭開......。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