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推理小說|《刈包的香菜戰爭》1

2021/02/19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玲瓏小巧的體型,白皙細嫩的外皮裡嵌入油亮的滷五花肉片,翠綠的香菜點綴簡樸的外表。
作為刈包靈魂的滷五花肉片肥瘦相間,軟嫩不乾柴,鮮美而不膩。特調滷汁以獨家香料配方熬製而成,賦予肉片迷人的滋味,齒頰間飄盪令人留戀的香氣。
滷肉片搭配上酸菜的清爽、花生糖粉的甜,美味度彷彿獲得寶具加成,直達財神爺的面前,笑得合不攏嘴。
江品冠與MOMO兩人相鄰坐在圓形辦桌座席,享受尾牙宴席。
MOMO股著臉頰,閉目沉醉於刈包的美味。油花在她的紅唇上發亮,與耳環上的鑽石閃光協同輝映,襯托出主人的幸福光芒。
江品冠收起相機,欣賞MOMO的有趣表情,也咬了一口刈包。
「這個滷肉不簡單!它的醬汁鹹度與刈包皮搭配起來剛剛好!」江品冠瞬間了解MOMO費盡千辛萬苦也要一嚐滋味的原因了!
「我的美食雷達可是不會出錯的!」MOMO揚起得意的微笑。她從桌上的菜盤裡夾起香菜,說:「加香菜吃又是另一種層次的美味,來!」
江品冠迅速地伸手阻擋MOMO,說:「加什麼香菜?不要毀了刈包!」
「什麼?加香菜才是王道好不好!」
「不要,邪魔歪道的東西。」江品冠側過身啃刈包。
「你!」MOMO礙於席上還有長輩,只得暫且放下菜夾。她對美食的堅持無法妥協,再次宣言:「香菜才是王道。」
江品冠眼神堅定,斬釘截鐵地說:「我是反香菜聯盟。」
「你不理解香菜的美好!」
「你不懂香菜的臭!」
「哪裡臭?明明就很香!美味度+9神器耶!」
「香在哪?根本就是一撒下去全毀的毀滅性噴射綠光!」
MOMO瞪大眼睛怒視江品冠,眼尾上翹的眼線增幅殺氣。江品冠的身高優勢讓他的睥睨更加氣勢磅礡。
剛成為夥伴沒多久的兩人,為了香菜,第一次針鋒相對。
「啊啊啊啊啊--」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劃破宴會廳的歡樂氛圍。MOMO和江品冠被嚇得停下幼稚的爭吵。
慘叫的是同桌的老人。他抓著頭,神情猙獰痛苦。想站起來,卻立刻倒在輪椅旁邊。
「親愛的?怎麼了?」老人鄰座的年輕女性嚇得彈跳起來。她顧不得身穿低胸禮服,蹲在老人的身邊呼喚老人。
「小陳,叫救護車了嗎?」坐在老人右手邊的熟齡婦女詢問隨侍老人身邊的西裝小哥。她表面鎮定,手上的顫抖卻暴露了她的恐懼。
「夫人,已經叫了!10分鐘到!」小陳恭敬地回話,把手機收進外套口袋裡。
「嘔嘔嘔!嘔!」老人猛烈嘔吐,吐出殘碎的綠色葉子,隨即陷入昏迷。
「呀--!」年輕女性的尖叫聲銳利如針,刺得聽者腦門疼。她慌亂無措得蹲在老人身邊,想幫忙卻無從下手,徒然地抖動雙手。

MOMO和江品冠兩人盯著嘔吐物裡的綠色葉子。有幾片的外型仍然完整,明顯可知是他們兩個人爭論的主角--香菜!
難道香菜有毒?
他們兩個昨天約吃刈包的時候,沒看過網友批評過這家飯店啊?
還是吃到危險刈包的網友,已經沒辦法再上網留評價了?
這是一場不容掉以輕心的華麗演出,看似輕鬆卻各懷心思的尾牙。
悠揚的背景音樂繚繞宴會廳,人聲越接近開場時間越發鼎沸。挑高的天花板上懸掛水晶燈,場地中央不免俗地鋪著天鵝絨紅毯,圓圓的飯桌落在偌大的宴會廳裡。乳白色的餐巾上擺放牡丹桌花,旁邊立著紅色菜單,菜色以鑲金的楷書字體寫成
現身在會場的人皆盛裝出席。男士們著高級西裝,梳整頭髮,談笑間不忘玻璃杯相碰,讓香醇的葡萄酒潤滑人際關係。女士們更是精心打扮,各個身穿華美的訂製禮服,配戴閃耀的珠寶首飾,手上拿的精品包們快成為時尚大牌的展示會。
海外台商特地在台北舉辦尾牙宴,唯有收到邀請函的優質商家才能進入。對於海外台商與在地台商雙方來說,都是攏絡關係、交換利益的絕佳機會,所有商家代表皆卯足全力進行社交活動。
開場時間已經推遲半個小時。據說飯店裡出了狀況,某位來聚餐的高官家丟了孩子,工作人員快把整個飯店翻過來,還是沒找著。
江品冠坐在位置上,杵著頭滑手機。他的父親江天南經營廚具生意,受到雅茶樓老闆的推薦而獲邀請。
來自MOMO的訊息又多又快,他忙著回覆訊息,沒注意到嘴角揚起的笑意。
自從他與MOMO形成合作關係之後,每天都有傳不完的訊息。起初,話題是很普通的談合作模式。MOMO坦承不擅長拍照,希望江品冠能協助拍照。另外,現在影片盛行,MOMO也想嘗試以影片分享美食。至於利益分配,MOMO做美食分享是純興趣,所以交由江品冠決定。
後來,談到美食,MOMO的謎之開關就像被打開一樣,訊息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這家尊爵大飯店的刈包就被MOMO認定為必吃的夢幻逸品。而且刈包只出現在宴席料理,不提供單點。
雖然聊訊息的氣氛十分歡樂,但是江品冠常常會隱約感受到MOMO與他保持隔閡。
『對了,這是上次在雅茶樓給妳拍的照片,妳可以放在PG上。』江品冠把照片檔案傳給MOMO,當然是有修飾過的。
總是秒回訊息的MOMO,那次大約一分鐘後才回:『謝謝你!不過你不要上傳到網路上喔!』
『咦?為什麼?我覺得拍得很有氣氛,還不錯啊!』
MOMO又隔一分鐘才回:『萬一我太漂亮,在網路上爆紅,走在路上被人認出來,就不能自在的大吃大喝了!』
『……。』
從那次之後,江品冠發現MOMO的所有社交平台上,不但沒有本人照片,也從未提及個人情報,例如居住地、職業、童年趣事等等,只有美食分享。MOMO對江品冠也是如此,維持表面歡樂的友情泡泡。
或許君子之交淡如水,而且與MOMO還認識不久,有些距離,也算正常吧?
MOMO突然又傳訊息過來。
「福迪大大,你在尊爵大飯店的翡翠廳裡面了嗎?本館七樓的那個翡翠廳對吧?」
「對啊。」
「有幫我留一個位置吧?」
江品冠看著隔壁座位,撫摸座位上的大熊寶寶,說:「恩,照你指示,跟他們的接待人員說大熊寶寶要來,他們的主管竟然真的在我座位旁邊的空位上放大熊寶寶。」
「太好啦!安琪真夠義氣!你等等,我想辦法溜過去。」
「你不是也在尊爵大飯店裡吃辦桌?」
「我這場的辦桌不是吃台菜,沒有刈包。」後面還加很多哭泣臉。又囑咐:「要是刈包上菜了,記得留給我。」
「還沒開場呢,你放心。」
「太好了!先不聊了,等等見。」
「好。」
江品冠身邊的中年婦女湊近他,輕聲說:「品冠哪、吃飯不要一直滑手機,這樣沒禮貌。多跟別人聊天。」
「媽,還沒開飯呢!而且在座是不認識的長輩,要聊什麼?」江品冠小聲地跟母親回嘴。
他們母子坐的圓桌共有十個位置。除了江家的三席加上大熊寶寶一席,江母身邊坐著一位熟齡貴婦,其餘都是空位。據母親的消息,似乎與趙氏食品集團董事長一家同桌。
「這些人有可能以後成為咱們家的生意夥伴,你是我們家唯一的兒子,未來也是你要接班的……。」江品冠的母親越講越小聲,最後幾乎聽不見聲音。
江品冠臉上的笑容消失,望向遠方與人談笑甚歡的父親,淡漠地回:「爸是不會把店交給我的。」
江母愁眉不展地看著兒子,不知道該接什麼話才好。
自從十三年前的那件事之後,江品冠與父親就沒有說過一句話。今天如果沒有跟MOMO約好要來吃刈包,他可能不會與父母同來參加生意人的社交聚會。
「來!讓一讓!董事長來了喔!」一個西裝筆挺的白淨高大小哥推著輪椅靠近江品冠這一桌,另外還有一位小哥在幫忙開路、拿東西。
輪椅上是一位約70歲出頭的男性老人,面頰凹瘦蠟黃,表情卻是橫眉豎目,眼神相當銳利。他身邊跟著一位年輕女性,目測約30歲左右,妝感艷麗,身穿黑色低胸禮服,左手食指上的鴿子蛋鑽戒特別刺眼。
坐在江品冠母親旁邊的熟齡婦女起身,向老人打招呼:「老公,你來啦。」她協助輪椅入座,從西裝小哥那裡接過透明塑膠袋,裡面裝有老人需要用的醫療備品。
年輕女性巧妙地擠開熟齡婦女,固定好輪椅,在老人的大腿上披上餐巾。她一臉抱歉地對熟齡婦女說:「啊、明珠姐,我沒注意到妳,對不起。」她蹲在老人身邊,朝著老人微笑,說:「我一心照顧謙哥,總是不小心忽略其他事。」
老人寵溺地握住年輕女性的手,說:「我習慣讓Rucy照顧我,明珠,妳就不用忙了。」
老人與年輕女性深情對望,若不是聽見身旁的西裝小哥喊熟齡婦女為夫人,還真以為眼前這對男女是鶼鰈情深的忘年之戀。
夫人仍是笑容溫煦,說:「謝謝如熙總是這麼細心照顧我們家董事長。董事長他身體不太好,記得別讓他吃太多維他命K的食物……。」
「唉唷!一年難得吃一次好料的,管那麼多好掃興喔!偶爾放縱一下,讓謙哥吃得開心一點嘛!」還沒等夫人說完,名為如熙的年輕女性就搶話回嘴。
夫人與如熙溝通無用,便轉向丈夫,說:「知謙,你不年輕了,不能像年輕的時候一樣隨便吃。你的身體狀況現在……。」
「好了!」老人揮手打斷夫人的話,不耐煩地說:「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老太婆真的越老越囉嗦了!妳要是太閒,就去跟其他家公司的夫人聊天,不要在我耳邊碎碎念。」
夫人嘆一口氣,向老人身後的西裝小哥們交代一些事情後,拿著酒杯離開座位。
原來八點檔劇情真的來自現實生活,甚至更誇張。
江品冠的母親倒吸一口氣,咬住下唇,禮節壓抑住她胸口積鬱的那股氣,使它不致噴發。每次她看到八點檔裡面令人氣憤的橋段時,就會出現這副表情。估計她已經在心裡破口大罵:夭壽狐狸精!
「快來B棟清掃室救我!」
是MOMO的訊息!她遇到麻煩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翼:分享神奈川生活、日本旅遊。赫奕:推理小說愛好者,特別是日本本格推理小說。 中日翻譯、業餘寫手,偶爾接單。 喜歡創作,希望你喜歡:}
在虛實模糊的網路上,有誰能看見光鮮亮麗的外表的陰影? 攝影大神福迪與美食大神MOMO偶然相遇,為了守護美食聯手解決各種謎團。在美食的追尋之旅中,福迪寄情網路的起因、MOMO當網紅的內幕漸漸揭開......。
留言3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