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議題文案便車指南 (4) 寫作方向思考,以藻礁公投為例

2021/03/25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講點務實面的事情好了,從藻礁公投引起爭議至今,很多人不理解民進黨溫吞的作法,但從政治學或選舉操作的角度,這一切其實再自然不過。
首先我們知道,長久藍綠的執政方式,使台灣真正支持環保並願意實際付出的人大多都偏綠,但這些人數量不多,所以藻礁公投連湊齊公投連署書都有困難。
當二月底,國民黨與大量文青偶像介入後,支持藻礁公投的光譜變得非常廣,原本不在意這個議題的人大量投入,即使深綠也有部分人不願單純因為國民黨支持就選擇反對,經濟部懶人包式的圖文,更讓部分人質疑起政府與民間溝通的誠意。
此時公投的正方有環團、小清新以及國民黨支持者,反方極少。
然後以王浩宇為首的敢死隊登場了,雖然我個人不喜歡他七分真三分誤導的打法,但不得不說他確實做了非常多功課。造成的結果是綠營群眾有了著力點,政治有感的藍綠大致歸隊,但問題是,環保議題在政治無感的圈子裡,本來就有著天生卓然的道德高度。
這也是為什麼民進黨會選擇跟王浩宇切割。他的打法雖然在極端不利時有著力挽狂瀾的氣勢,但能聚集的終究只是鐵桿的綠營支持者,這些人喊起來很大聲,每個都可以打十個,可是投票時也只是一票。深綠歸隊後,民進黨的任務就是拉攏光譜中間及淺綠的人,他們之中很多都還傾向支持藻礁公投甚至簽署過連署書,這些人如果曾在網路上發表過意見,這時大概都被王浩宇派得罪光了。
在一對一的情況下,選舉就是比誰能踩在比較中間的位置,王浩宇就是那種極端,是輸贏時你會希望他站在自己這邊,但絕不能公開承認的人。
選舉到最後兩派政見常常會往中間靠攏,就是為了取得中間選民理論中的優勢位置
為了贏得光譜中間的位置,民進黨非常努力要把這場公投營造成「環保 vs 環保」,目標就是扳回戰略劣勢,把議題從「要不要保護藻礁?」變成「為了減碳我們能做些什麼?」
剛好,這時潘忠政下了一著昏棋,選擇拒絕跟反國光石化出身、素來與多數環團保持友好關係的陳吉仲溝通。
站在護礁的立場,如果潘連國民黨及核電幫都可合作,有什麼理由不跟環保及農運出身的陳吉仲溝通看看?再者,即使他送件心意已決,仍可以見面後繼續堅持原本的要求,讓政府來拒絕他,繼續保有他的道德優勢。主動否決溝通的可能,除了看出他政治能力的侷限外,也等於是給了民進黨一個機會。
就是從這時候起,一個「可以跟國民黨合作、不能跟民進黨溝通」的護礁盟開始引起許多環團不滿,基層志工反彈聲浪尤大,這些人即使不親綠也是反國民黨,而潘忠政自認居功厥偉、拒絕溝通的傲慢姿態,更讓人覺得他在乎自己遠遠勝過環保。
於是民進黨要做的,就是進一步拉攏環團人士,達成一個政府跟多數環團都能接受的新方案,讓這場公投變成「環團+民進黨 vs 潘忠政+國民黨」,只有在這種情況下,那個不需要動腦也會支持的環保寶座才會被民進黨佔據,也才有一絲獲勝的可能。
這就是我們現在的時間點。
所以當你看到曾任環保署長的詹順貴律師提出方案後,不但政府釋出善意,連過去咄咄逼人、甚至失口說出「連署先簽下去」的環團都表示願意溝通時,真的不用太過訝異。因為不只民進黨需要環團支持,同時環團也需要民進黨的支持者,兩者一直都是唇亡齒寒的關係,許多人一直在背後努力牽線,就是為了不讓少數人的固執造成雙輸的局面。
公投已經成案,目標就是要贏。這種事情你懂我懂連韓總機都懂,但你要怎麼拿到足夠多的票?如果我是國民黨幕僚,這時候我就會把潘忠政跟其他環團都綁在一起,許諾更好的願景,試著讓他們無法跟政府達成新方案,只要把現在這個態勢維持到投票日,那我就勝券在握。相反的,如果你不想讓國民黨贏,你還要如國民黨所願把環團跟潘忠政綁在一起打嗎?
有時,心急如焚的我們,難免看得到眼前最直接的路,卻忘了那條路我們早已走過,而且每次都輸。當國民黨與護礁小清新合流時,包含我在內,只有最為激進的人會試圖螳臂擋車,但我們也該清楚自己的極限,我們從來都不是社會多數喜歡的人,如果我們真的想贏,那現在就是憤怒退場的時候,就是我們退場的時候。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6.2K會員
272內容數
大家好,我是艾德。 最近突然有感,報紙、網路媒體、新聞頻道各有立場,想靠文字評論生活就必須進入他們的體制,無形中也是接受了他們的束縛;方格子則提供了一個新的機會,看看我們能不能擺脫媒體的綁架,透過直接來自讀者的支持,得到真正獨立思考產生的文字,我想努力看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