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4之傷

2021/04/09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真正的生命是我們共同的生命,
而非我們各自的生命
維吉尼亞 ˙吳爾芙

以下劇情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辦公室內擠滿了許多人,似乎在為某事展開一番辯論。
△秘書將女士帶進辦公室後,讓女士先坐在一旁椅上,秘書閃過人群走到女王耳邊小聲說話。
△女王目光看向女士,向秘書低語幾句,秘書趨前向圍在辦公桌前的機要人員表示需要大家退出辦公室。
△當所有人退出,秘書隨後關上門。
△女王起身走向女士。
△女士也趕緊站起來。
女王:妳很不容易請。
女士:那是因為找我時,碰巧都有業務在身。
女王:小癸一直向我推薦妳,說妳的能力很好。
△女王轉身走到扶手椅坐下,伸手指了前方的椅子,女士順勢坐在了女王的對面。
△窗外陽光撒在辦公桌上,女士看向女王時感到有些刺眼。
女士:我就不浪費您時間,開門見山。不曉得您的秘書有沒有和您提過我有一個習慣?
△女王想了一下。
女王:哦..大概有說過,可能事情很多,有點模糊。
女士:是這樣的,我必須瞭解所有的實際狀況,經過統整後,我才能知道我可以做些什麼。
女王:妳的意思是,妳要知道的比律師還詳細?
女士:不,我不是學法律,所以這不是我關心的部份。我只需要聽到實話。僅此而已。
女王:實話?
女士:誠實說出心裡感受,非常簡單,或者說把我當成神父,聽人告解的角色。
女王:Okay…犯錯的人才需要告解,不過應該對我不難。
△女士從文件夾內拿出筆記本和原子筆。
女士:請放心,維安人員和您的秘書都檢查過了,沒有錄影錄音設備,手機暫時交出去,筆記本和筆都是您秘書提供的,結束後,秘書也會再檢查一遍筆記內容,所以您絕對安全。那我們就開始吧。
△女王點點頭。
△女士翻開空白筆記,按下筆芯。
女士:您是如何知道這場事故?
女王:我有三位秘書,其中一個負責連絡事宜的秘書告訴我的。
女士:那時您在做些什麼?
女王:用餐,和親人一起。
女士:所以秘書是打電話還是來家裡通知?
女王:我用不慣手機,這個年紀都有老花眼毛病,所以她來家裡告訴我,然後撥電話給小癸,試著弄清楚整個發生經過,囑咐他要妥善處理。
女士:大臣是怎麼向您表示的?
女王:他說狀況不太好,可能死傷慘重。
女士:您是否認為這次會為您的內閣帶來危機?
女王:不會,面對危機我們已經游刃有餘,都有一套應對的方法。
女士:方法指的是?
女王:不承認不否認,不清楚很難說鬼打牆這類,轉移焦點,時間會淡化負評,就像煙一樣飄走了,沒有痕跡。
女士:所以您覺得這個方法同樣可以用在這起事故上?
女王:當然,我們一直都這麼做,屢試不爽。
女士:對於已經查實是官員怠懈縱容工程公司,您如何看?
女王:其實與我無關,那是大臣自己的問題,我不介入,由他們自行處理。
女士:怎麼說與您無關?
女王:我今天可以繼承這個王位,只是因為我比這些人的血統還要純正,是他們缺乏的,拱我上位,是達成目的的一種手段,在我看來我可以提升一個位階,把外界對我名順不正的偏見給除掉,然後正當化它,又有何不可?
女士:所以您不認為您該為這件事負責?
女王:為什麼我需要負責?沒有邏輯。我和他們一直是走兩條不一樣的路。錢我已經多到三代都用不完,我只要地位,所以我完全不管他們到底在做些什麼。
女士:那權力呢?
女王:有地位相對的就有權力,如果我今日叫小癸下台,他是不能也不可以拒絕。
女士:您有打算讓他下台?
女王:We Will See.
女士:我換個方式問,您想用權力幫您達成什麼理想?
女王:有句話說:在絕大多數男人主導的歷史中,女人叫做匿名。
女士:喔…這話應該出自維吉尼亞 ˙吳爾芙吧?嗯…Monk's House。
女王:我開始有點喜歡妳了。
女士:謝謝。您認為大臣會採取什麼動作?會辭職負責嗎?
女王:以我對他們的瞭解,機率不高,他們最終的目的沒有達到,不可能放手。
女士:是指錢嗎?
△女王聳聳肩。
女王:公開的祕密。
女士:他們很缺錢?
女王:我想這不是缺不缺的問題,誰會嫌錢多呢?只怕是不夠多吧。
女士:應該還有其他原因?就您的瞭解。
△女王扭頭想了想。
女王:我小時候夏天都會到山上避暑,那裡有很多山雀,山雀記憶力很好,記得自己把食物儲藏在哪個樹皮裡,牠可以在冬季的時候不缺食物,同時呢,山雀也是一個群體生活的鳥類,牠有牠們的社會脈絡,當其中一隻山雀發明一種新的而且是成功的覓食方法,其牠山雀就會跟著模仿,發現效果不錯,於是變成一個永久記憶傳給後代,所以各地方的山雀在覓食的方法上會些微不同,牠是一種採取群體偏好習性的鳥類。
女士:所以意思是說,您的大臣也只是模仿前一批的大臣,然後發現新的而且是成功的取財方式,所以大家就都跟著這樣做。
女王:妳都明白了。
女士:這麼看來,您也是群體裡的一員。
女王:我屬別種群體吧。
女士:您如何看待因為人禍造成的死亡?
女王:我沒有想法,我說了,這與我無關。
女士:看到那麼殘酷的事故現場,您有什麼感覺?
女王:悲劇,可是無可奈何。
女士:有沒有話要對罹難家屬和受傷的人說?
女王:遺憾。
女士:家屬希望您能重視他們的感受,真的實際去做出改變。
女王:我聽到了。
女士:聽到不意味著會去執行,還是要看大臣的行動力。
女王:聰明!
女士:對於釀成悲劇的禍首,想法是?
女王:站在法律角度,一聽就知道他說的全是鬼話……
△女王探了一口氣。
女王:殺人的難道會說他殺人?通常不會嘛。他說配合調查,又沒有說會講實話,再說,檢察官沒問對問題,他又為何需要說話,自然是看證據到哪再說吧。
女士:我也是這樣認為。反正兜兜繞繞看誰厲害。
△陽光已退出辦公桌上,在窗格上晃晃盪盪。
女士:妳認為誰該為這場事故負責?
女王:妳認為呢?
女士:全民,然後是透過民主選出的大臣,顯然他們沒有專注在自身工作。
女王:這也是為什麼會有那個銀行專戶。為什麼會有人捐款?因為良心不安,做了錯誤的選擇,相信錯誤的人。
女士:這個錯誤也包括您嗎?
△女王陷入思考中,長達近一分鐘。
女王:如果人民意識到自己犯的錯,也許吧。
女士:我就是人民之一,我此刻就坐在您的面前,我有錯。
△女士攤開右手示意請女王回覆。
女王:哦……太糟了。不,我不能承認我有問題。
女士:承認很困難?還是因為會影響您的地位?
△女王顯得侷促不安,雙手頻繁交叉,緊縮肩膀,
女王:我的地位不容任何人動搖,任何人都不可以。
女士:誰會動搖您的地位?現在這個情況下。
女王:那些覬覦我位子的大臣,我不信任他們。
女士:那他們信任您嗎?
女王:和我一樣吧,通常我們合作模式,就是對外團結,但對內相互較勁。
女士:這麼說小癸大臣就不算您的親信?
女王:可以說這是彼此利用的關係,就像妳的工作一樣,用文字引導他人。反正對人民來說,真相無關緊要,也沒人願意知道真相。
女士:真相往往殘酷。
女王:所以人民根本不會從這次事故當中看見真相,他們會包裝它,綑起來藏在人民找不到的地方,然後拿出一個替代的潘朵拉盒,當人民一層一層打開,只會出現最接近人民心中所預期的過程和結果。不是人民太傻,對這些人來講,事故不是發生在他家,所以難過情緒短時間就會消逝,因為會有新的刺激再衝擊蓋過原本的,我們根本就不需要操控人民,相反的我們太清楚,只需要順著人民的思想,造一個他們理想的結局,心裡就舒坦了,接下來與他們也無關了。這是人求生存的方式,繼續生活下去。
女士:難道人民推理出來的結論,不是真正的事實?
女王:事實就是人民拒絕體認對於投下那一票所造成的遺憾。
女士:下午您要發表對人民談話,您預備說些什麼?或者人民希望能聽到什麼?
女王:這真是太愚蠢了,我覺得現在不是時機,會被當成箭靶,與我無關啊!但大臣們很堅持,至於內容,我還沒看到他們給我的稿子,不過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出來說話這個動作。
△窗外陽光已沒,陰霾悄悄到來。
△辦公室內的燈因著自動偵測系統啓動,瞬間亮了起來。
△女士反應似抬頭看一下日光燈。此刻她正站在一間小房間中間,房間傢具只有桌椅,桌上放著餐盒、水果、一疊白紙和幾隻原子筆。
△女士流下一行淚,讓情緒靜靜走出心尖。

△女士坐在前廳一角。
△秘書向女士走過來。
△女士身上的衣著同那日見女王的服裝。
△女王在會客室接見女士。
女士:女王。
女王:妳的文章很有意思,妳是如何想出來的?
女士:這並非我想的。愛爾蘭大飢荒期間,駛過危險風浪而移民到美國的約有一百萬人,梭羅當時因為看太多因船難溺斃的屍體在海中載浮載沉或沖到岸邊,越發覺得還不如想像這些死者已經移民到更新更美好的地方。以梭羅想法為基礎再加上平行世界,去搭一個緩解傷痛的橋樑,我認為這個方式應該是可行的。
女王:小癸不太滿意,不過管他呢,他現在自顧不暇,我只好幫他一把。
△秘書走到女王身邊低聲說話。
△另一位秘書要女士離開。

△以113化名的文章剛在皇宮論壇出現時,各大社交網路同時發佈女王和女士的全對話影像,舉國震驚。
△維安人員立刻徹查相關人士,檢方也將113拘提到案。
△經查113和到皇宮的113不是同一個人,真正的113去聖克里斯多福旅遊,有不在場證明。
△據了解113確實是小癸大臣介紹給皇宮的小編。小癸證實檢方拘提的113是他熟識的113,至於監視器上的113,小癸大臣表示似乎身高和體型不太一樣,可以確定那個不是他認識的113。
△檢調查出那段影像來源是出自秘書準備的筆,秘書喊冤,強調她是跟總務部門申請的文具。
△總務部門說他們為節約支出,故文具出入皆會記錄,連訂書針都有詳細數目,監視器上的筆不是他們採購單內的。
△檢調利用人臉辨識系統做真假113比對,系統顯示,相似度高達96 %。
△檢方透露,假 113離開皇宮後就消失在全國一萬多個監視器中,憑空消失了。
△鑑識人員在假113使用過的房間進行DNA採集,並帶回相關筆跡證物。沒想到結果未出來前,所有證據竟不見了,相關人員表示,當時工作人員皆離開用餐,實驗室無人,而錄影設備故障,當時刷卡機內皆沒有人員進入室內的刷卡資料。
△知情人士透露,秘書是女王親自面試的人,而總務是隸屬大臣下屬的部門,維安人員是多部門,而且錄影的影像只有女王,假113只出現聲音沒有畫面,整起事件看似相關的人又都好像不相關,讓人霧裡看花。
△有人爆料,假扮113的女子已經出境,女王和大臣悄悄下了追殺令。記者詢問皇宮,皇宮發言人沒有回覆。
△社會學家指出,影像揭露執政者無情又貪婪一面,所以這是一場白領階級組成的大型網絡組織,也可以說是人民的反擊,不管是秘書、總務、檢方、鑑識、警察、維安人員等等,每個人用自己的方式,向事故罹難者致意,願亡者安息。


△事故發生三個月後,鐵路局傳出靈異事件,一輛同型列車司機,在即將通往事故隧道口前方,看到軌道旁有人影,當影子看見火車駛來時,轉身跑近洞內,司機減速並鳴笛示警,當進入隧道後,突然眼前一亮,純白的亮光讓司機的眼睛下意識的瞇了起來,司機隱約看見多人站在他的前方,不知過了多久,當亮光消失時,司機早已離開事故隧道,即將抵達車站。事後,司機調出行車監控器,當時影像全都錄下,造成不小騷動,員工議論紛紛。
△當靈異傳出後,網友從 google地圖查找當時隧道前方畫面,並無發現,不過有消息指出,環保局監測燒煙空污的空拍機,意外拍到列車行駛時的相關畫面,有網友將畫面放大處理,發現確實有一小黑影站在隧道口的軌道旁。
△有網友聯想到假113的那篇文章,將文章內容和靈異事件連結起來,發現描寫罹難者如何去到美好世界時的過程。
△有人提出DNA比對,認為平行世界無稽之談,可是網友指出也許那個消失在監視器前的假113就是來自平行世界,也有網友對此說法提出時空時間論點,認為在另ㄧ世界時間是許久之前,那時事故還沒發生……

△小癸狼狽,相關案件法院仍進行審理中……

△黑暗中傳來嘶嘶聲,微火點亮了白色蠟燭,有隻手拿起燭光並高舉它,那些面容隱隱約約想開口說話,拿燭光的那個人說:請你們安息吧!往最亮處走,那是個好地方。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輕霜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