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謝謝曾揹起68公斤的我!《火神的眼淚》一通119的使命必達,是有人為你的生存在負重前行

2021/05/08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從一出生認識這個社會開始,這些救護車、消防車就在路上每日奔馳,我們已習以為常,甚至對鳴笛聲感到焦慮;卻是他們用生命在援救其他生命的關鍵每分每秒。我們認為應該安穩存在的體制,一通119就使命必達的理所當然,事實上是他們為了接住所有人生存下去的安全感,而不斷在負重前行。
台劇《火神的眼淚》據說連現實消防員都覺得超寫實,拍到心坎裡。(圖/《火神的眼淚》臉書)
我曾經待過一個戲劇工作,雖然時間很短暫,也只是耗大工程中的幕後一顆小小螺絲釘,但因此窺見了,要產出一檔戲比我想像得還不容易一千倍。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台灣願意自製戲劇的電視公司已經不多了,越來越多電視台是直接購買陸劇、韓劇來播,有些受歡迎的戲一播再播,收視率還是很好,像是我好友都已經會背《甄嬛傳》的台詞了,不時就能用「本宮體」說上一句:「再冷,也不能拿別人的血來暖手。」XD
不過這也形成讓人擔憂的現象,雖然國外很多戲劇非常優秀,借鏡他人也沒有什麼不好;但國產自製戲如果越來越少,我們就越來越沒有屬於自己這片土地上的故事。
朋友最近友情推薦《火神的眼淚》,本來只想看一些輕鬆喜劇的我,還有點猶豫,尤其我喜歡吃飯配劇,前幾天晚餐打開第一集來配,馬上被開場的救火場面深深吸進去,緊張到差點胃抽筋,很怕自己會棄劇;但看完兩集之後覺得⋯⋯拜託大家去看吧!是很有意義的一部戲,我決定繼續追下去。
救火場面原來有這麼多知識!(圖/《火神的眼淚》臉書)

謝謝當年揹我上車的救護員

消防員、救護員,對於很多人來說,可能就是一通119就能呼喚,理所當然的存在,沒有特別去想背後的意義。當然沒人希望自己有一天需要用到,但天有不測風雲,我自己年紀輕輕(說完有點嘴軟),就搭過2次救護車,不是陪同,而是被救護的人。
就在5年前胖到68公斤的我(根據健檢中心報告建議,我的身高應維持53kg),身體很差,心臟老毛病變得很嚴重,用盡過往慣用的小撇步都沒辦法恢復;原本還能自己搭小黃去急診,後來一次經驗發現差點在小黃升天。所以後來發作,為了不再拿命開玩笑,只好打了119。
第一次我連走路都困難,但好像因為空間窄小關係無法用擔架,於是救護員問可不可以揹我,從房間到門口的距離平常覺得很短,而揹我的救護員明顯體重比我輕,他很小心翼翼,我也感受到他舉步維艱,卻還是將我安全送上車,我既羞愧又感激。
抵達醫院後我問救護人員,搭救護車要多少錢,他說不用。當下才第一次體悟到,我們社會居然有這麼佛心的體制存在,是靠著多少隊員撐起這樣的安全網,默默接住每個可能需要的人。
那次對救護員充滿感恩之情,但也僅止於此,對於他們的工作和所面臨的事物,完全不知情,更難以想像,看了戲之後才更深刻明白,一切都是得來不易,也因為這齣戲讓我回想這段恩情。
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安全感,事實上是他們在負重前行。(圖/《火神的眼淚》臉書)

內外夾攻的處境⋯(微雷)


《火神的眼淚》裡頭讓我感觸最深的,是許多角色面臨「內外夾攻」的艱難。先不提火場和救援現場的難,最難的問題在我看來是「人」。
原來不是每個消防員或救護員都受到尊敬,也會遇到無所不在的「奧客」。例如很多鄉民在火場旁邊喊燒,罵他們幹嘛不趕快射水,但其實專業評估上,不是每個火災現場都能直接射水,因為若裡頭還有人,這麼做會讓火勢往裡頭傷害到屋子裡的倖存者。
消防員救災時還會遇到看熱鬧、出一張嘴的鄉民,不懂尊重專業。(圖/《火神的眼淚》臉書)
還有人幫昏倒的家人打電話叫救護車,卻在救護員抵達後,不斷地影響救護員從事專業評估判斷,一直叫救護員拿傳說中的「通心丸」塞給病患就好,試圖以不專業凌駕專業;甚至揚言說跟某某議員很熟,要去投訴。事後病患明明順利出院,奧客家人居然還真的向議員投訴救護員「延誤就醫」,動用人脈和官威欺壓認真在做事的人。
救護員除了要付出專業、生命、跟時間賽跑,還要情緒勞動,處理這些無理又繁雜的人事物。
而戲劇中唯一的女性隊員(陳庭妮飾演)也讓我印象深刻,她非常上進和拼命,在沒有出任務的時間,還努力用功唸書想考分隊長,卻被前輩調侃「女生那麼拼幹嘛」、「女生不要這麼上進,這樣不可愛」。但同期的男性做同樣的事,卻被前輩誇獎很有上進心。
陳庭妮飾演唯一女性隊員,常常被前輩挖苦,在家又要承受母親的情感勒索。(圖/《火神的眼淚》粉專)
消防員的家人幾乎不支持他們的工作。(圖/《火神的眼淚》粉專)
這些都只是消防員和救護員「對外」面臨的冰山一角,但對內呢?也沒好到哪裡去。
所謂的「對內」就是家庭。幾乎沒有一個消防員和救護員的家人,會願意支持他們所做的工作。除了因為危險性質高,也因為這份工作讓他們經常沒有太多時間陪伴家人。
雖然「擔心所愛的人」是人之常情,但我看見更多的是,這些消防員和救護員的家人或伴侶,常常一不小心以愛之名,對他們抱怨和情緒勒索。
「你就不能找個一般的上班族工作嗎?」、「你就不能好好在貿易公司上班,下班就能陪我嗎?」、「我讓你去唸書唸到OO,結果你做這麼危險的工作」、「我每次OO的時侯你都不在身邊,這樣我跟單親媽媽有什麼兩樣?」、「我已經幫你跟XX問了,他的公司很歡迎你去上班」、「換工作的事你會考慮嗎?」⋯⋯
消防員的家人幾乎不支持他們的工作。(圖/《火神的眼淚》粉專)
所以我為什麼說消防員和救護員的處境是「內外夾攻」,對外要面臨奧客和不理性的鄉民鬧事、找碴,甚至是職場前輩的欺負、挖苦;對內又得不到家人的支持,還要承受情感勒索。他們究竟要如何安住自己的心?從哪裡獲得穩定的力量支持他們前進?還要不斷淬練壯大自己的心志和體能,才能繼續扮演支撐社會體系的重要角色?
很多消防員面臨內外夾攻的處境。(圖/《火神的眼淚》粉專)
其實不只是消防員和救護員,很多工作都會面臨這種「內外夾攻」的窘境,只是我們沒有看見。看了這部戲讓我覺得,不只是對消防和救護員產生更尊敬的心,對所有「職人」都該如此。
雖然在職場上呈現專業,被人們認為是必要,但你不知道他面臨了什麼挑戰。也許他們在工作場域沒受到友善的對待,也許他被其他同事或前輩打壓,也許家人不支持也不尊重他選擇的路,也許⋯⋯。
你不知道眼前的人,他面臨著什麼處境。(圖/《火神的眼淚》粉專)

你的善意能帶來片刻欣慰

以我的例子來說,已經算很幸運,不過記者的工作可能會遇到酸民,或是在採訪時不一定每次都順利,加上常常跟時間賽跑寫稿的壓力,偶爾接到公關電話時,會有點失去耐心;這時候我也會發現,公關的語氣隨之也變得比較侷促,或是講得更不清楚,我也因此更得不到重點資訊。在一場不是很順利的對談經驗下,他可能會將這樣的挫敗情緒帶到下一通電話,影響下一個人;我可能也會在接下一通電話時,同樣失去耐心。
我們無法改變別人,所以至少從自己做起吧!對眼前遇到的每個職人,都抱著再「多一分的尊重和友善」。我默默稱這個練習為「友善實驗」,或許就從身邊的人開始,像是同事、長官、同業,還有商店的店員、餐廳的服務生、路上的交通警察、跟你通電話的人⋯。
就算眼前的這個人,不一定在他的工作崗位上待很久,不一定繼續跟你有交集,但我相信這樣的善意,會給那個人帶來片刻的欣慰,能夠再往前走。無論他的下一步是不是要轉彎,他可能會因為曾經被友善對待,所以選擇善待下一個遇到的人,成為一個正循環。
繼續支持用心製作的戲。(圖/《火神的眼淚》粉專)
*作者:漢納,綽號禽獸姐,喜歡動物,思考生命議題,看戲觀察人性,研究神秘學,但最近比較接地氣。臉書粉絲團「禽獸姐的萬應室」,IG hannah_737_1920
禽獸姐的萬應室
禽獸姐的萬應室
禽獸姐,本名林育綾,目前為新聞記者。喜歡透過寫作梳理思緒,療癒自己,也分享觀點。Facebook「禽獸姐的萬應室」,IG 「hannah_doors」,點進個人頭像可找到連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