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 – 99♀

2021/05/25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年關將近,阿糸先生決定去一趟德國找小夬。小貓那夜對她說的話,切中了她內心。她很快做了這個決定,撟假機票住宿快速搞定,在小年夜那日出發去柏林。阿糸先生帶著簡單的行李還有自己手繪的貞操帶設計圖而去。早先阿糸先生說過她遲早會為小夬設計出一款新的男性貞操帶,那份畫了一半擱置的草圖,在小夬離去後,阿糸先生想念時便持筆繼續畫了下去。完成後,找了人幫忙在電腦上繪製了完成圖。現在只需要找製作工匠及〇號模特兒,便可以將阿糸先生腦中的男性貞操帶實體製作出來。小夬是她的繆思,她完稿了,她終於可以帶著這份禮物,前往遙遠的異鄉。送機的那日,糸家幾乎都到了,連已經鮮少出席聚會的Wolf跟Work都到了,而我因為公務不克前往,只能在洽公途中跟她們通視訊說話。手機來到阿糸先生手中,看著螢幕裏的她,我忽然哽咽得說不出話來,像是被現場哭得最慘的小貓隔空傳染。小貓哭得似阿糸先生一去就不回台灣般的嚎啕大哭。「那個⋯⋯」我的腦袋無法控制我的嘴巴,說不出我想說的。
「你想問我會不會跟dt碰面嘛?我會。需要我帶什麼話嘛?」阿糸先生一出口,我的眼淚就掉了下來,打在手機螢幕之上。
「小衷啊,她並不是不想跟你聯繫,可是她這麼做就會阻礙了你所有的可能,你會被侷限的。只要你一直抱著想當她的軍犬,其他的未來便會消失。」阿糸先生停頓了會,「寵物養久了,主人跟寵物彼此會愈來愈像。你開始跟她散發同樣的氣場了,我之前會對著你叫dt應該是這樣。」阿糸先生對著我喊著她的名字那夜,我還記憶猶新,場面突兀得讓人記憶深刻。「我會告訴她你的近況的,你不用擔心。」阿糸先生獨自拿著手機到一旁,避開了糸家其他人。「小衷,有件事情,我得麻煩你,我不在的時候,幫我多注意著白小路。我有點擔心她。」雖然知道阿糸先生是過完年便會從德國返台,可是就在那麼一瞬間,我聽得出阿糸先生口中猶如託孤般的語氣,「不過接下來就是看她個人造化了。她已經比許多人在SM這條路上起步輕鬆了,我不可能永遠都幫她掃除阻礙,這樣她是不會成長的。女王不是穿著高跟鞋,揮揮鞭子甩甩披風就能自稱女王。所謂的女王是要能獨立自主,自我思考,攀越克服難關。在白小路遇到同輩的朋友之前,她身邊的女王只有小甜是不夠的,小衷追上來吧——」阿糸先生獨自對我說的話,讓我竟也覺得阿糸先生似乎就此不回台灣了——也許哭成淚人的小貓的直覺是對的。
大年初三,我才開始放年假。龍哥在營區門口接了我,特地載我回中部,專程送我回家。我原本沒有要讓家裏人知道龍哥的存在、我交男朋友的事,大嘴巴的阿耿說溜了嘴,搞得好像龍哥特地來拜訪。原本龍哥是把我送回家,再順道將阿耿送回台北。他跟阿烈這個高雄小孩約了初三台北家裏見。爸媽說既然都專程來了,不如就來家裏坐坐。從這一步衍伸出了後面好幾步,住在附近的親戚叔叔阿嬸堂兄弟姊妹通通都來,害我對龍哥超不好意思的。原本他傍晚就可以跟阿耿啟程回台北,只能延後到晚飯後。龍哥超得我家長輩緣,除了留他吃晚飯外,硬開了酒,一群人喝起酒就沒完沒了。一向嚴肅的老爸竟跟龍哥投緣得話多了起來,菸跟酒都來了。喝了酒的龍哥便無法開車回台北,得留宿一晚。當老媽說龍哥可以跟阿耿睡時,阿耿立刻傳訊跟阿烈炫耀。老爸回著老媽:「今馬少年人哪有茲爾閉思。佮小衷睏著好啦。(現在年輕人哪有這麼閉俗,跟小衷睡覺好了。)」阿耿歪嘴時,我都忍不住敲他的腦袋。他把手機給我看,阿烈知道這事,當場決定要在中途下車來我們家不回台北了。龍哥跟我睡就好了,幹嘛去跟阿耿擠,我這麼回著。這個尷尬場面,龍哥輕鬆得化解。不曉得龍哥哪裏來的魅力,把這些初次見面的人迷倒。這些喝了酒的親戚們好事地問起幾時要喝他跟我的喜酒。我的臉都歪了,龍哥注意到了身旁的我的異狀:「也要小衷欲嫁冇——(也要小衷願意嫁——)
龍哥說完,叔叔回著「好嫁一嫁了,不要當高齡產婦」。如果不是老爸變臉,這個話題不知道要打轉多久。「阿耿有女朋友了嘛,什麼時候帶回來?」唉啊親戚果然好事。正當阿耿尷尬時,龍哥說了聲要去抽菸,便把他帶走。一些抽菸的也跟著一塊。
阿烈來找阿耿,他用了他大學同學來找他,延後了上台北的時間。而原本沒有打算留宿的龍哥留了一晚後,被推延到跟我留在家裏到初五,我們四人再一塊回台北。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女性職業軍人李軍衷,因緣際會遇見了女性主人dt,開始了一段BDSM冒險——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