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同袍之間的談話

2021/07/11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六輪裝甲車外飄著白濛濛的雪花。後面的地球男睡醒吃了食物,又睡去又醒來刷牙用上漱口水漱了口腔,躲在路旁上了大號小號。如是者的摩堤好像不用睡,只需要不斷吃雞爪就有足夠的體能一路向北。外面開始下著雪,氣溫下降到零下攝氏度。
車子終於停在全數被淹沒在雪下面的一個人類沒法用肉眼看到萬人塚,只有摩堤感受到那一萬個女戰鬥天使在著陸前後已被地面的量子激光槍炮等著她㥃的到來,猶如大屠殺般,餘下幸免於難的天使殺出重圍,一路往南殺出一條摩堤往北開著車子時目睹的焦土,直到洛克戰船硬著陸更往南的南極方向,差不多把地球切開成東西兩面。
摩堤是否來晚了,在她的系統裡沒有這概念。站在幾米深的雪地表面上。感受到這方圓百公里的冰天雪地下,數不清的A.I. 被量子激光瓦解成肢離破碎的小部件散布在冰雪之下。到了南極的那些還有多少剩下來能依夠正常運作的,在她系統裡沒法計算出一個所以然。
摩堤:「希望在這裡開始的,在最南的極點完結就好了!我在這裡的作用也沒有派得上用場。多殺幾千幾萬又怎樣了?」
洛克冒著嚴寒站在裸體旁:「不像你的對話,像人所說的一種無奈無助的話!」
摩堤:「但紿終我要到南方之極去證實這推測是否正確。你不用陪伴我,我是單飛之戰鬥天使Morte……」
一手把美摟進懷裡,洛克:「我快被凍僵了,借你的三十五點八度體溫來暖和我的心!」
摩堤沒有掙扎或反抗,任由男人把她摟在他還有急速心跳的懷內。
洛克:「那一路往南走好了。我來開車。你先休息狂吃得了!」
大手牽到小手的掌心時,摩堤有點震動和失魂的搖晃著身體。洛克以為可以抱起她。但結果閃腰骨折都沒能移動這名不知到底有多重的身軀。
摩堤笑著把男人抱在她懷裡走回六驅車內。洛克即刻開啟暖氣取暖。發紫的唇和僵硬的手腳變回有韌性和彈性,像回個廿四歲壯男該有的模樣。
六驅車調頭,車內陀螺儀直指向相反方向的赤度及地球最南端的地方。
「車頂那些汽油還剩多少了?」洛克問。
「哦?這車還用老舊的汽油驅動的?難怪我每四個小時就要狂吃了。從一個月前上車開始到現在我都沒看到有加油站的地方。」
「那是你在補給該輛Hybrid電油兩用的車了!的確不是人的所作所為。超酷超炫的呀。你先停下來。」
車子停下,洛克躍下車,從車尾門旁的外置梯子快速攀上車頂,逐一在堆滿的防靜電的纖維油罐上敲打,全數都是滿盛著汽油的。
洛克大喊:「過來幫忙。」
摩堤單手接過拋下來的兩大罐,每罐二十加侖等於差不多八十公升重的汽油。左手凌空接著高速扔下油罐上的把手,不用放下就伸出右手在空等待車頂男人拋下另一罐。如是者,車頂合共二十多罐的汽油有半數存車廂內,方便下一次的添加。
洛克躍下來,為六驅車加入高鋅值燃油後,車子在提速及速度上有很大的改進。
洛克座副駕座上:「是不是油門給你有了比較敏銳的反應?」
摩堤:「是啊!省回我體內不少的電力和體力呢!真好,負擔沒那麼重身體就舒服多了。Hybrid是混合式的意思吧!」
「是的!」
摩堤終於可以按下自動駕駛的模式,騰出雙手雙腳跳到車廂後排的位置上開始充電。餘下的糧食絕對不足以維持一星期。坐副駕上的男人心裡想著七天內是否能擺脫這接近北極圈的地方,能進入愛斯基摩的社區看看這個十居其九是第一浪被戰鬥天使報復人類的聚居地。
不用七天,第三天的摩堤雙眼已呈紅色,洛克不由分說就把她壓在車廂地台來個半小時的濕吻,把一雙紅瞳吻到變回淡淡的藍。繼而回復到淺灰。
一雙小手纏著洛克不放,近距離看著壓在自己身體上的格洛克。
摩堤:「你真的不怕死,一路伴著我向南走到這星球的另一端?」
格洛克笑著說:「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聽不懂這兩句不重要,意思是必須的。」
兩件人與A.I. 擁在一起,跟隨著自動駕駛的車子左右搖晃和跳動。
摩堤笑道:「你下面頂著我的下面呢!好奇持的感覺!別走,就這樣保持五分鐘行嗎?」
洛克苦笑:「不成,這樣像釣魚,我是魚你是釣友。慘無人道的一種懲罰。閃了。」
躍回副駕座上,後隨的摩堤雙手繞過座椅的椅背,觸在洛克的胸膛。隔著軍裝在學習如何觸摸人類的心。一雙大手捉住那雙可以力舉千斤的小手在他胸前。
摩堤:「又感覺到你的體溫已回到三十六點三的稍高度數。帶給我渾身上下的充滿靜電的微微顫抖的麻痺。挺好的。」
摩堤也不自知一雙瞳孔已蛻變成翡翠般的碧綠。
洛克突然嗅到香奈兒五號的香水味撲鼻而來。洛克:「你小便還是上大號呢?別弄髒一天不到的麻辣雞爪啊!」
摩堤:「沒有啊?我沒小解也沒大解的呀!」
摩堤俯視一下自己的下面,果然有少量的體液滴到地台上。她也不明白出了啥事,縮回一雙小手後,坐地台上開始啟動系統內的自我分析及修復的運算,希望找到問題所在。
回首看到愣在一旁的女A.I. 她睜著一雙透明沒有任何色素猶如琉璃的瞳孔。他隱約聽到不是從她嘴巴而是一個像後備的發聲系統的聲音
系統:「在自我修復的運算當中。需時十分鐘,一切請稍候。謝謝。」
視線轉回前面的路況,在十一點的方向看到兩粒會移動的黑芝麻在白濛濛的雪地上。跨到駕駛座上,腳踩油門瞬間,把自動駕駛解除。朝著那兩粒芝麻大小的身影加速追過去。
車子的速度在接近一男一女的背影時,洛克留意到男的臂章已模糊不清的空降師那只鷹。他一身還沒脫下的軍裝,他身旁伴著他在逃命的女生回頭看逼近的六驅裝甲車。女生甩開男生的手凌空躍起。
洛克暗叫不妙,一個軍人跟第一代的戰鬥天使牽著手在逃亡。在垂死關頭的時刻,女A.I. 為地球男作最後的反撲。
洛克喊:「Morte……」
回頭看到沒什麼反應的摩堤還呆在車廂一旁。剎車瞬間,防彈的擋風玻璃被女生踹破。洛克飛身躍下車的同時大喊。
洛克朝著回身在看著女伴的軍人:「自己人啊!第十空降師的格洛克上尉!」
男生醒目地往回跑,高聲喊:「摩兒!自己人!」
叫摩兒的抱著同袍摩堤從副駕座那邊的車門躍下。
她聽到同袍的系統聲音響起:「在自我修復的運算所需時間還剩下十秒鐘,請稍候。」
男生奔到叫摩兒的第一代人工智能身旁。站起來舉起雙手在空中的格洛克走上前。
咋見到翻了翻透明琉璃瞳孔的摩堤蛻變成魚美人的防護罩,擺脫同袍的雙手,原地升到半空,摩兒也同時躍起。兩女空中眼神交集。不到一秒兩人同時降回雪地上。
腦電的互通後。摩兒走到男生身旁,手牽回男生的手,摩堤也照樣走到格洛克身旁,小手牽著大手。兩對男女都不知道該笑該叫還是該怎麼辦。
格洛克:「附近有沒有東西可以吃的?」
男生:「剛被我倆在這兩公里往西北的一個小區內找到的。我叫魯克,一等兵。」
脫下他的背包扔給上司,洛克打開背包看到不足四人用的罐頭食品。扔回給魯克。
洛克:「上車!」
兩名女A.I. 坐後面,前面開車的洛克和座副駕的魯克。車子朝著南方行駛了半小時後,車廂內的氣氛才有點緩和。摩兒遞罐頭給摩堤,兩人分享一罐全是菠蘿片的鮮果。摩兒扔了一罐給開車的格洛克。
格洛克回頭瞅了一眼跟摩堤差不多像孿生的摩兒:「謝謝。」
把罐頭拋給身旁的一等兵。魯克快手的接過,腰際的開瓶器打開鐵罐,內裡是沙甸魚。手拿一尾餵給上司,然後才自己吃一條,如是者各吃了兩尾沙甸。摩堤拿了一瓶水扔給魯克。摩兒跟摩堤都開始有了地球人化的舉止。好像懂得禮尚往來這招了。
魯克把水遞給洛克。洛克開了瓶蓋,遞回給魯克先喝。坐後面兩女彼此交換腦電波。
摩兒:「他倆在幹嘛呢?」
摩堤:「不知道,莫名其妙的人。」
摩兒:「你倆在談戀愛?」
摩堤:「還不知道。有沒有愛情還在分析中。剛才就是在自我分析出了啥問題。下面流出了體液。」
摩兒:「我也是啊!跟魯克接吻時下面就像有靜電像短路似的觸發流出體液呢!不過好過癮的全新感受呢!你說是不是呢?」
摩堤:「嗯!好爽的。有涼快的感覺,不像來到這星球那麼的灼熱。」
摩兒:「老家那邊怎了?贏了還是輸掉?」
摩堤:「雙方都輸了。再沒有火星這老家了。萬一地球也被我停止運作後的自動引爆,威力應該等於火星那邊的千倍。」
摩兒驚訝地:「摩堤是第二代的天使啊?我們都曾經接收過這第二代的支緩戰士會來的。」
摩堤:「只有我一個能在火星毀滅前,跟前面那名突擊隊的上尉及時逃出,來到這裡。後隨魔總的千多名第二代天使應該都沒能逃脫的了。」
摩兒:「明白。」
魯克:「我跟隨部隊北上時,印象中在這方位的大概兩百公里左右吧,我不確定的說,路經一個像愛斯基摩的自由戰士組織,那個男戰士說會轉戰地下游擊的。咱們還給了一卡車的物資他們呢!」
洛克:「那咱們去看看好了!」
魯克:「不到一個月,咱們差不多跟她們都全軍覆沒。我們人多,她們佔少數,我們以十比一之數猶如燈蛾撲火般衝過去……」
洛克聽到魯克的聲音像在嗚咽。手拍在下屬的肩膀以示安慰。
魯克:「摩兒看著我的時候,我沒有用上激光。我拿著槍只是看著她,她也看著我。然後我慢慢走到她面前親吻她那張漂亮如天使的臉孔。她雙手的手刀蛻變回一雙精緻的小手……」
魯克看到笑容滿面的上司也好像有個雷同的回憶和結局,把另一個女A.I. 不用武力不用槍械,用親吻就可以降服的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9會員
441內容數
腦震盪的多媒體CD,男女男女男男女。錯綜並不怎複雜的辦公室男女。 職場 日記 週記 散文 小說 任君挑 Merci beaucoup ^_^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