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我|被霸凌的解法就是霸凌回去

2021/07/3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這陣子在寫雨秋的過去,導致我的狀況有點不好。沒意外的話,應該下星期《聽,火車的聲音》就可以恢復正常更新了。
  因為狀況不好,可能寫法有點不順,請原諒我。
  來聊聊我的過去。
  我還滿認同【被霸凌的解法就是霸凌回去】,當年我就是這麼做的。國中時我們班是有名的流氓班,我在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
  我被霸凌,則是高中時的事。
  高二的時候,上課或是下課或是其他時候,只要我發言,就一定會有各種耳語。反正不影響我我也就當沒這回事。(女生擅長言語霸凌,而言語霸凌卻也是最難取證的事)
  總之有興趣的課我就認真上,沒興趣的課我就寫小說。
  (因為看起來像寫筆記不會被發現)
  某日的某位同學。
  我不記得名字,不知道為什麼高中同學的名字我都沒辦法記住,長相外貌也記不住。跟當年的事情有關吧!以前輔導老師是這麼對我說的。
  她升旗前說了頗過份的話。
  (內容不記得,但我也不想去回憶,好不容易才忘掉的)
  引起班上她們那一群人的訕笑,她們當我沒聽到,這時我已經有點不爽了,不過沒怎樣,我也無所謂。
  但進操場時又一次,而且更過份了。
  於是我轉頭,直接對著她飆髒話,應該是沒有揪衣領啦因為我討厭肢體接觸。
  然後她就哭了。
  我才想哭好嗎?妳言語霸凌我多久啊?我只不過在會計科三個班面前把她說的話回敬給她外加髒話,這就哭了?弱爆欸。
  後來就再也沒有耳語了,但我每個禮拜都要去輔導室找輔導主任報到,有沒有記過或警告什麼的不記得了。
  我對高中生活,只有這段記憶,前後都不記得了,大約高三左右就變成這樣,無法記住高中生活發生的事,也沒辦法記住同班同學們的名字跟長相。畢業前輔導老師對我說:「不記得沒關係,忘了也好,大學重新開始。」
  輔導老師說,我的情況不需要諮商,老師說,建議我在不影響生活的情況下,可以一直寫小說。我其實一直覺得我沒事,小事情吧!我大學也好好的走過來了,不過我一直有寫日記的習慣,因為小說不一定有靈感,但日記只是記錄生活,可以每天寫。
  至於記住名字跟長相,這其實是我現在做擅長的事情,畢竟我在飯店工作,我可以很輕易的記得來過一兩次的客人。
  然而我就是無法記住高中的同班同學,不過我跟別班的同學倒是直到現在依然有聯絡,她曾借我畢冊,我就算看著畢冊上的名字跟長相,還是記不住。
  我比較意外的事,我前陣子才知道,原來我媽知道我高中幹過這種事,以前她都沒跟我說過。
  總之,雖然我這輩子都不打算有小孩,
  但假如有,一定是【父母是真愛孩子是意外】這狀況。
  我一定教小孩被霸凌要反抗,老師才不會幫你,老師上課是來賺錢的,誰理這種麻煩事。
  (遇到國中那種會幫忙的班導,大概跟中樂透一樣。)
  如果兒子,我一定會告訴他,被打就打回去,打輸了我就不認你這個兒子。
  要是對方受傷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受傷就受傷,別把人打死打殘,只要不是不可逆的傷都無所謂吧!
  既然敢霸凌別人,就要有被反霸凌的心理準備啊!
  女兒的話,當然打扮的漂亮一點,裝弱裝委屈找厲害的男生打回去。啊跟我一樣不漂亮醜不拉機的話,那就跟我一樣自己動手囉XDD
  最後,我想說的是:
願每個人都被世界溫柔以待。

我是祐希。
用自己的文字,寫只屬於自己的故事。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楊祐希
楊祐希
一九八九年生,一個熱愛幻想的摩羯座。 腦子裡總是有很多很多故事, 十八歲以前寫故事是因為喜歡, 十八歲以後寫故事是因為, 只有文字不會背叛。 我是祐希, 用自己的文字,寫只屬於自己的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