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看《天空之城》的愛情體悟 INFJ w/ ENFP組合—希達與巴魯

2021/11/06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假日夜晚跟伴侶Y在家看了天空之城,他是重溫,我是第一次看這部動畫,但當我看到男主角巴魯、跟女主角希達的相遇與互動時,不自覺地有種熟悉感。因為熱情爽朗的巴魯彷彿就像是Y的動畫形象;而我對內向易感、遇到難關又閃爍出韌性的希達也很有共鳴。
雖然無法確定天空之城的希達跟巴魯是不是INFJ跟ENFP的組合(不過MBA智庫的INFJ頁面把希達歸類為INFJ https://wiki.mbalib.com/zh-tw/INFJ),這篇文章我想延續之前用MBTI的人格分析,談談自己(INFJ)與戀人(ENFP)這種類型組合可能的愛情模樣,以及我從中體悟到的一些事,剛好用天空之城裡希達與巴魯之間的感情做個呼應。
本篇不多說故事細節,但兩人相遇的橋段大概是這樣:
動畫一開始,被軍方狹持在飛行船艙房裡的希達,趁著空中海盜襲擊軍船的亂局,把眾人皆想奪取的家傳飛行石項鍊搶了回來,但在逃跑時,失足墜落到地面(但因飛行石的保護,使她緩緩降落),讓夜晚還在礦區勤奮加班的機械學徒巴魯給接住。
巴魯初次見到希達
魯後來成為希達最忠誠的守護與夥伴,兩人一起經歷各種患難冒險。希達也因為巴魯的陪伴,漸漸感染到他的正向與勇氣,使原本徬徨的心靈找到出口,並勇於追尋自我信念;巴魯也因為希達的存在,激發他朝目標更熱情的邁進,並在與希達的冒險裡,展現出更為成熟、有智慧的自己。最終兩人在相知相惜、互相陪伴下,準備開展新的旅途。

希達與巴魯性格之異同

動畫裡的女主角希達因血脈關係,具有某種至高的力量,但這種力量如雙面利刃,讓善良的她恐懼而不敢深究,以防傷及無辜。崇尚權力的人趨之若鶩的想奪取她的力量,使得她對人傾向謹慎戒備,甚至有與外界脫離,自我封閉隱藏的習慣。
然在她被巴魯所救的隔天早晨,她從蓬鬆柔軟的床鋪上醒來,身體安然無恙,飛行石項鍊依然掛在她的頸上,窗外藍天白雲,耳邊則傳來小喇叭有朝氣的音符,她起身隨著音樂爬上屋頂,看到白鴿環繞的小號手—巴魯愉悅的模樣,他雀躍開心地跑到希達面前盛情招呼,用他溫暖的性格融化希達的生怯。
希達初次見到巴魯
即便希達與巴魯都是善良、純真的人,但性格上有著內外向、敏感度的差異。
巴魯天生自帶對生活、生命的喜悅,且這份喜悅源自他對世界旺盛的好奇,及追尋夢想的熱切渴望。對巴魯來說,沒有什麼可謂挑戰或恐懼,他用活在當下的自信,去經驗自己想經驗的事,積極與外界接觸。反觀希達,容易回視過往與操煩未來的她,從過去那拿到了愧疚,從想像的未來那拿到了恐懼,而使她的現在常處憂愁。
某次希達在逃亡的路上向巴魯道歉,因為她的關係,讓巴魯吃了那麽多苦頭。巴魯的回應卻是,他所記得的,第一次遇見希達時的美好......
「看到妳從天而降那一刻,我心跳得好快,就好像有事情要發生一樣」
巴魯選擇看到事物美好的一面,就像希達批評飛行石不應存在時,巴魯第一句就說,是飛行石讓他能遇見希達!他把歸咎事件源頭的時間,都拿去奮力面對當下的問題,盡責做好自己的工作,保護自己心愛的人。甚至可以猜想得到,巴魯對於他人傷害自己也許不太有感受,但對於傷害他所愛的人,是絕對無法容忍的。
巴魯經典的鑽頭場景,總是義無反顧地衝去保護希達
同時,巴魯對心愛的人有著最大的包容力,能給予最大且真摯的照護與欣賞,樂意分享自己的所有。對巴魯來說,只要跟心愛的人處在一起,即便是逆境,也能很單純地滿足於彼此的陪伴。
就因為巴魯的善良純真,希達原先對他人好意的不信任(因他人內心有掠奪本意),在遇到巴魯後,漸漸瓦解,她下意識卸下武裝,開始信任別人,也重新釋放自己的善良與愛,不再逃離社會,並有勇氣接受他人的愛。

INFJ&ENFP間的吸引力

希達與巴魯很像硬幣的兩面,使用著不同的面孔面對外界,但卻享有同一個內在核心,因而兩人能夠從對方身上看到與自己相似的理想、信念,進而產生好感。
從MBTI來看,INFJ的希達與ENFP的巴魯,同樣屬於NF功能,表示兩人同樣以直覺(N),而非感官(S)方式認知世界、並在決策時會以個人感受(F)作為判准,而非邏輯(T),且對他人的情緒都有一定的敏感度。
以我與伴侶Y為例,雖然我性格內向,他外向,生活上我較偏好有規律、準備,他則喜歡保留彈性,更放鬆一點。但我倆接收事物資訊及對許多事情的觀感卻很類似,也就是說,雖然現實上乍看很不一樣的兩人,其實在思維、精神上是有某程度的契合。
另外一個讓INFJ會與ENFP發展出戀情的原因在,ENFP的外向性加上開放性。因為INFJ非常注重個人內在隱私,很難輕易向他人表達出內在真心的想法與世界觀,不喜歡人際衝突的INFJ,除非能感受到對方有很大的包容力,或能認同自己的觀點,否則不會主動傾訴自己的內在。此外,INFJ是出名的隱蔽,喜歡獨處,公眾社交場合中也不太主動交談或交朋友,因此跟較積極主動、熱於讓大家都感到舒服的ENFP比較能“搭上”。
我還沒跟伴侶Y在一起時,他也是很熱於找機會跟我相處聊天,而且我能感受到他是對我這個人感到好奇,想要更了解我的一切。言談中,我也能感受到他性格中很真誠、包容的那一面,態度愉悅溫暖,讓我不自覺地,在輕鬆的氛圍下就與他侃侃而談。
ENFP同時也是很熱烈的情人,他們被暱稱為小太陽,時常帶著歡樂的精神到處東奔西走,閒不下來,因為他們的好奇心很重,喜歡藉由接觸不同的人事物來激發自己,從各種”新”中擷取啟發,造就他們對生命與未來都抱持樂觀正向的衝勁。但他們同樣也想要遇到跟他們一樣有包容心、有理想,而且能夠與他們“對話”的人(很多時候ENFP比INFJ更喜歡說話)。
於是乎,當INFJ碰上ENFP時,INFJ會直覺地感受到太陽般的溫暖,以及ENFP提供給他們的一種新視野—更為豁達、正向的觀點,讓他們腦袋裡,許多千斤重的石頭瞬間被移開。而ENFP會感受到INFJ能往心底與事物深處探究,並能真正傾聽他們,與之討論的能力,且在溝通中,同樣直覺到INFJ對追尋善與美的理想—就跟他們一樣。

點亮暗幽的房間

在天空之城的設定裡,希達與那傳說中的天空之城有深不可分的連結,但她卻恐懼找到那個地方;巴魯則因為父親的關係,自幼將找尋天空之城的任務,視為人生目標。當兩人意識到彼此因為“天空之城”而有連結時,巴魯開心不已,但希達第一時間其實是壓抑了自己內心的恐懼,沒有實話跟巴魯說,直到後期與巴魯有深厚的信任,主動性受巴魯影響也越來越強時,才向對方傾訴自己對天空之城及擁有飛行石的矛盾心理。
半夜,希達走出房間去找巴魯談心
希達神秘的歷史身世,與背後強大的魔力,象徵INFJ複雜的內在世界,那是一個連INFJ自己都困惑,甚至有點恐懼看清的地方,它就像天空之城,是世人難以隨意企及、刻意被隱藏的神秘境地,它十分前衛先進,但根植著人文本性,同時也帶有自我毀滅的機制—當它的核心價值受到威脅,或失去自由時。
希達害怕自己(包括與她血脈不可分的天空之城)會帶來傷害,因此不願輕易坦露或去“憶起”自己的身世,這個階段的希達還沒學習到焦點的平衡,擔心黑暗的力量會無的放矢的釋放 ,寧可選擇壓抑。這種源自INFJ易憂慮及對負面事物較難以放下的慣性,讓希達一度要跟巴魯割離關係,自己逃亡或被當壞人所用,以免巴魯受到傷害。直到她看到巴魯不顧一切地回到她身邊,想要照料陪伴、與她同行,她才漸漸產生安全感,知道巴魯是她能揭露真實自我的對象。
現實中,我彷彿從自己與Y身上看到似曾相似的模式。INFJ害怕自我揭露時不被對方所理解或被批判,因而多數時候會封閉真實的內心,且INFJ有時太介意自我黑暗的一面,直到有人點醒他們擁有同樣強大的良善力量時,才會從失衡中恢復,或正眼瞧見自己美好的那一面。
ENFP恰好就是那位能替INFJ矯正視線的人,他們用自燃的爽快,使敏感的INFJ自然受到感染,ENFP釋放出的輕鬆感,彷彿創造了一個讓INFJ回到孩童狀態的安全網,享受單純簡單的自己。當INFJ越是與ENFP相處,就越能從對方身上學習到這種單純的勇敢,於是更能卸下層層防備自在地表達自己的心意,呈現真實模樣。自然而然地,ENFP就成為那位走近、照亮INFJ世界的人。此外ENFP的熱情與堅決,會給不停經歷撞牆期,逃避而想要放棄關係的INFJ一個緩衝的空間。
兩人剛抵達天空之城時,巴魯抱起希達跨出第一步

性格之外,彼此的理想驅力

透過巴魯的視角,希達終於改變了原先對天空之城的想像,從逃避轉而面對,也從一開始的受害俘虜角色,轉換成勇敢的反抗者,對抗想要利用天空之城,滿足私利的反派。最後在巴魯支持下,希達運用了本有與傳承而來的力量,決定了天空之城的命運。這一路上,都有嚮往找到天空之城的巴魯的陪伴,兩人相伴相隨,成為彼此奮鬥、勇敢的動力。
這裡我想說的是愛情裡,少被提及的理想動力。
我與Y交往前,曾問過他三個人生大哉問(沒想到看起來無憂無慮的他,竟然能馬上說出答案),其中一個是你這輩子最想得到什麼?當時我已經發現除了性格以外,他的聰明也很吸引我,還有我們彼此都是熱愛學習、想讓自己持續進步的人。我也從他的言談裡明白他已經很篤定的選擇了自己的人生事業,且很積極的在執行實踐。
所以,當他告訴我,是能有一生的伴侶跟家庭時,我其實有些意外。他用自己的生活體驗跟我說明,他認為即便事業在怎麼成功,回家若只是空蕩一人,無人可分享,那一點意義都沒有,但伴侶的意義也不是單純在分享自己的成就,而是雙方能一起成長、一起努力,互相扶持到老,共同打拼創造美好的家,這就是他這輩子最想要的。
Y的回答打中了我心裡兩處,一是他是個願意一同成長奮鬥的人,二是他想要創造一個溫馨的家。
希達第二次被巴魯所救後,終於敞開心胸對巴魯說出恐懼,她害怕去到天空之城,害怕那是個可怕的地方,根本不希望大家找到,即便她知道找到天空之城是巴魯的夢想;另外,她也不希望巴魯在海盜幫忙下也變成其中一員。理解希達心情的巴魯也說出了他的想法,如果天空之城很危險,那更不能落入壞人手中,他也沒有打算變成海盜一員,等到事情結束,他答應送希達回故鄉肯得亞,因為他也想看看她的老家。
這段對話迅速為兩人未來即將面臨的挑戰,打下信任的基礎,因為彼此已互通心意,擁有了共同努力的目標與方向,而能並肩作戰。
巴魯與希達共同作戰
「愛不是互相凝望,而是看向同個遠方。」 《小王子》
巴魯與希達的相遇是巧合、是緣分,好感的火花可能是好奇、是激情,但最終兩人能互相陪伴、共創未來,靠的就不是什麼命中注定,而是擁有共同的願景,這才是兩人為何能有更深及長遠的連結。
我想這大概也是伴侶的意義吧。
                             
攜手共同承擔不可知的風險,一同做夢、成長,未來再怎麼可怕,只要我與你相伴就不足為懼。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可以點擊下方拍手讓我知道,我會受到很大的鼓勵,並持續書寫。另外,每篇文章能拍手5次,無需任何支出,但卻可以幫助開放創作的書寫者,將流量回饋給自己:)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從小喜歡靈性相關,書寫自我探索與療癒,剛好是個INFJ,曾為律師法務,現正開糧倉休息重整,並嘗試使用社群與心靈的旅伴知音連結。 傳送門:https://linktr.ee/dreamyak
曾自覺不需要戀愛的我,在30+(歲)談了人生第一次的戀愛,一段有點瘋卻又真誠美好的戀情,這裡將留下高敏感、內向的我,在同居生活與晚戀經驗中學到的事情,包括對自我、愛情、情傷與人生認知的轉變。 “戀愛最珍貴的紀念物,是你留在我身上的,如同河川留給地形的,那些你對我,造成的改變” --蔡康永
留言3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