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是深藍的台北夜空

  曾經台北是除了家鄉以外我最熟悉的城市,過去的我在城市感受到生活的各種可能,但也曾在數個迷茫的也晚,迴盪在人去樓空的街巷,台北讓歡愉的氛圍更加澎湃,卻也使那些孤獨的時刻變得加倍晦暗。
  時隔半年我再度來到台北,不是為了工作,而是作為一個旅人、一個過客,來訪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一個禮拜的時間,我安排了和幾位在台北生活的朋友見面,和L將近兩年沒有見,我因為工作認識他,那是一部學生的畢業製作短片,當時他還是個高中生就被找來當主角,休息時間我們很常聊天,也就這樣成為了朋友。
  當時也沒有想過工作能帶來這樣的緣分,從認識到現在四年的時間,中間曾經一度超越了友誼,也曾經無端的斷聯過,能維持到現在絕對是因為這些錯綜複雜的過往。
  不過直到最近這一年,我離開了影視工作,而他卻才剛開始學習作為一個演員,彼此的生活圈差異越來越大,時間讓我們都走遠了,生活也磨去了很多原本吸引彼此的原因,讓我在面對人際關係斷捨離時,曾經想過安靜的流放和L的關係,但最終還是沒有真的斷了這份連結。
  L很喜歡分享他生活的事,一見面他便滔滔不絕的說著最近面對到的事,一直以來我就是個喜歡聽故事的人,所以也沒有阻止他的讓他說著他的故事,偶爾提供一些自己的經驗或想法。
  他告訴我,他很想與別人分享那些他鑽研的東西,但其實不是每個人都對於他喜歡的事有興趣,分享時找不到共鳴使他有些孤單,不過他仍然享受獨自研究這些事情的快樂。
  我知道對他來說矛盾的感覺,其實還是源於心裡的孤獨及匱乏感,當下也一時之間,很難完整的向他好好的說明我的想法,我告訴他:「我能理解對我來說我也正在練習,大部分寫作時是孤獨的,不過這件事本來就沒有人能並肩一起走被他人理解很重要,但理解不一定是那種出自言語上一來一往的討論,有時候傾聽給予的連結,並不會比討論時獲得的理解來得少。」
  說完我感覺L仍有些迷茫,但我好像明白了他的孤獨底下,想要的是一個全然在乎與理解他的人,超越了僅僅單純的陪伴,然而這樣的渴望只會放大孤獨。
  我想這就如同,世界上除了自己沒有任何其他人,能完全的理解自己,不過一定有在乎我們的人,不管我們說著對那個人來說有多麼不好懂,或是他不一定有興趣的事,但由於關係的連結讓我們在彼此心中都有了重量,所以他願意聆聽我們所有傾心的話語,因為在重要的人眼中,我們在分享時認真、熱情的樣子,讓陪伴與理解有了更美好的詮釋。
  離開台北幾天,我寫著這個故事,回味起我和L最初的相遇,或許當時的一見如故,只是兩顆孤獨的心產生的物以類聚,那樣的相依為命讓我們走到了現在。
  經過半年一個人的流浪旅行,如今我不再有這樣深沉的孤獨感,就像這次回到台北,我獨自一人坐在公園等著L時發現,原來台北的夜空是深藍色的,即使是光害使然,卻存在著屬於這座城市的獨特魅力。
  或許別人的白天固然不懂我們心中夜的黑,那就學習台北的夜空吧,允許光的進入,那樣即使孤獨也有分享的對象了。
插圖/夜空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79內容數
電影用影像說故事,那是第一次的創作,觀眾的體驗行程第二次的創作,文字電影院就像是翻譯機,透過我的體驗將電影的細節轉譯,用文字的方式寫下對一部電影的想像,闡述對我而言的「那部電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